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幻滅鬥毆這些極端的特質
幻滅鬥毆這些極端的特質 連載中

幻滅鬥毆這些極端的特質

來源:google 作者:鄒昕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震雲 現代言情 蘇童

子,何以能與莫言齊名第三本:長篇,《一句頂一萬句》劉震雲,某種程度上,其實有很濃重的世情小說家氣質他從不苦大仇深,但極其擅長寫人與人之間的那種微妙關係,寫普展開

《幻滅鬥毆這些極端的特質》章節試讀:

子,何以能與莫言齊名。
第三本:長篇,《一句頂一萬句》劉震雲,某種程度上,其實有很濃重的世情小說家氣質。
他從不苦大仇深,但極其擅長寫人與人之間的那種微妙關係,寫普通人在紛紛擾擾的社會關係中的生活狀態。
他早期寫官場小說,後來又寫小市民的雞零狗碎生活,及至後期大成,交出了這張成績單來。
許多人說這是中國版百年孤獨,千萬不要以為這是出於宣傳,不要以為這是捧殺。
劉震雲通過無數個轉彎抹角的故事,通過他那種轉彎抹角的語言,繞來繞去,繞來繞去,不經意間就讓你明白了,中國普通小老百姓的那種微末而憂傷的孤獨感。
這本書極其好讀,就這麼說吧,只要你看的進去故事會,就必然看的進去這本小說。
第四本:《蛙》本來想推薦的是檀香刑,但因為考慮到易讀性的問題,改為推薦這本。
這本書基本上可以當作我們國家老一代現實主義作家作品的一個代表,即通過虛構對改革開放前那段混亂、壓抑、腥臭的歲月給以重現,因為作家親身經歷過,往往寫得無比的厚重而翔實。
同時,這一輩作家們還試圖描繪當下這個光怪陸離的中國,但囿於精力或理解力,卻總是如同盲人摸象,總是一拳打在沙包上。
這是部泄了氣的優秀小說,對姑姑這個計生執行者的刻畫極其深刻,對那個時代的臨摹也極其鮮活。
你可以當作小說看,也可以當作一段虛構的歷史去讀。
第五本:短篇集,《香椿街故事》蘇童就像福克納一樣,給自己的一系列短篇小說安裝了一個虛擬的坐標:陰鬱潮濕的南方里一個名為香椿街的地方。
蘇童極其擅長描寫少年,那些無所事事的迷茫的少年,那些幼稚而崇尚暴力的少年,那些陰鬱的少年,他們一個一個幻滅。
我一直讓為,寫作初學者們很容易喜歡蘇童的短篇。
為什麼呢?
因為在最初,蘇童的香椿街是極端的:死亡,陰鬱,幻滅,鬥毆……這些極端的特質與青春期是如此的匹配,而且模仿起來,圖個形似也不是很難。
當然,中後期的蘇童就不這麼陰鬱了,也有《白雪豬頭》這種溫情的小說集。
那是另一種風味了。
第六本:且聽風吟,年彈...

《幻滅鬥毆這些極端的特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