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灰姑娘遭遇壞總裁
灰姑娘遭遇壞總裁 連載中

灰姑娘遭遇壞總裁

來源:google 作者:韓若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莉 現代言情 韓若晴

凌寒辰大學是在這座城市最好的大學,上學期間涉獵美女無數,畢業之後,也是和很多美女相處着,而韓若晴只是一個長相不錯的灰姑娘而已,但是隨着兩個人由開始的矛盾到後來不斷接觸過程中,韓若晴發現自己竟然喜歡上了凌寒辰,這個和自己完全是兩個世界的男人……展開

《灰姑娘遭遇壞總裁》章節試讀:

  一屋子的奔跑聲,汗水淋漓,夏日的一個傍晚,一家健身中心的二樓,兩個男人正在交頭接耳討論着什麼。

  「喂,你到底看沒看到啊?」男人皺緊了眉頭。

  「廢話,哪有那麼容易?教練的更衣室都是密室的,而且沒有鑰匙進不去,你說你個堂堂的富家公子哥兒怎麼會好這口?偏讓我去拍人家換衣服的照片?」

  「噓……這麼大聲,你生怕別人聽不到是不是?趕緊閉嘴!」

  兩人的交談隨着一個女子的出現戛然而止,這女子身材高挑,婀娜有形,尖尖的下巴還沁着剛剛因為運動而留下的一滴汗水,她用毛巾在脖子上輕輕擦了擦,長長的眼睛掃過這邊。

  「說吧,你是怎麼知道韓若晴今天會來的?」一男子低頭裝作沒有看女子的方向,可他心虛的表情這屋子裡的人都看得出來,滿屋子十多個男人,哪一個不是衝著這個健身中心的天才美女教練來的,之所以這麼稱呼她是因為她一身模特的體質卻做着健身教練的活兒,通常的健身女教練多少也是有些健壯的,但韓若晴不同,她身上有種讓男人無比想親近卻又感覺會被敬而遠之的東西,這種忽近忽遠的東西正好吊足了這些男人的胃口。

  「喂,韓若晴,叫你呢!剛剛那個器械明明我今天已經預約好了要用的,接下來我的客人過來了第一個就要用,你憑什麼先搶過去?」

  韓若晴拿着毛巾的手頓了頓,臉上的表情有着瞬間的僵硬,隨即微笑的看着走過來怒目四射的女人,「平姐,我就是知道你預定了,所以才約了稍後一段時間使用的,跟你使用的時間並沒有衝突,怎麼,這麼點兒小事兒也惹了平姐不高興了嗎?」韓若晴雲淡風輕把那個平姐憋了一肚子的話硬生生堵在了嗓子眼兒。

  「咱們公司這套器械是新進的試用階段,上邊已經實現吩咐過了,這些使用器械通通由我來掌管,論資排輩也輪不到你插手,如果不想從這裡被炒魷魚,就痛快的放手。」

  「是啊,你才來了多久,跟我們面前裝什麼老油條?看好了形式再站好自己該站的地方。」

  「幾位說笑了,我雖然來這裡的時間並不長,但咱們向來都是靠業績說話的……」韓若晴的話那幾個女人當然聽得懂,她雖然才來了幾個月,但這幾個月來給健身中心帶來的利潤卻是這幾個女人開飛機追都追不上的。

  「臭丫頭,你竟敢瞧不起我!」平姐的臉已經漲得通紅,屋子裡好多客人都看着,平常她可沒有這麼丟過人,之前在後面跟韓若晴起衝突的時候她都是一笑置之,從來沒有回過口,她不知道韓若晴那是給她臉,可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找韓若晴麻煩,韓若晴已經忍不下去了。

  平姐不分青紅皂白上千衝著韓若晴揚起了胳膊,誰知胳膊停在半空中竟被制止了。她怒視着,順着抓着她小臂的粗壯的手臂朝着它的主人望去,霎時愣在了當場,「樊,樊先生。」平姐的臉登時從紅變成了白色。她瑟縮着朝後退了一步,恨不得馬上從這個空間里消失。

  「健身中心是大家過來休閑放鬆的好地方,你們既然是這裡的員工就應該秉承着這裡的宗旨。」男人雖然輕描淡寫,可他冷峻的面容似乎透着殺氣。

  平姐連忙將手臂抽了回來,推着身後的幾個女人一起逃開了。

  韓若晴看着面前的這位,「救場英雄」,他鼻樑高挺,一副單眼皮的鳳眼,微微薄唇,看着倒有幾分嬌媚,只不過通神的硬朗又給人男子漢氣概的感覺,韓若晴心中不禁低語,「真是一個矛盾結合體啊。」不由想着,嘴角已經泛起好看的弧度。

  「怎麼?這麼高興啊?」那個姓樊的先生此時的目光直盯盯的看着韓若晴的臉,看得她有些不好意思。

  「哦,沒什麼,剛剛謝謝樊先生替我解圍了。您好像不是這裡的常客?」

  「哦,我上個星期剛剛辦的卡,今天過來瞧瞧,沒想到倒是碰到了一場好戲。」男人說著,朝着四周正朝這邊官網的男人們掃了一眼,大家都知趣兒的各干各的了,韓若晴向來了解這些公子哥兒們的品性,他們向來都是高傲的,可今天這是怎麼了。

  「初次見面,你好,我叫樊曉鋒。」樊曉鋒非常紳士的伸出了一隻手。

  韓若晴的手在毛巾上擦了擦,隨後笑着迎上去,「韓若晴。」

  樊曉鋒離開健身中心的時候,打開車門,動作突然停止,饒有興緻的回頭看着二樓健身中心的方向,嘴角微揚,「有趣……」

  韓若晴自來到健身中心的第一天就是其他女教練的眼中釘肉中刺,不是因為她的個性張揚,相反她是個很隨和很好相處的人,可偏偏從古自今長相美好的女人們大多招來嫉妒的目光。韓若晴也不例外。

  下班走出健身中心的時候,韓若晴已經換好了自己的衣服,一身颯爽的休閑裝,她走到樓下的一輛杜卡迪696cc面前,戴上安全帽,一頭烏黑的長髮散在背後,長度就快及腰了。

  「好兄弟,回家了。」這輛摩托車跟了韓若晴幾年了,是她攢了很久分期付款買下來的,想來呵護備至,大街上人頭攢動,此時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夏末將至,可行走着的摩托車也帶給韓若晴無比的涼爽。

  一個還算乾淨的小區門口,韓若晴取好了停車場的卡,將摩托車在停車場自己的專屬位置停了下來,一路朝着面前的通道跑過去。

  16樓到了,她大步邁出了電梯,看一看時間,已經快到六點了,韓若晴心頭一顫,趕忙跑了兩步,鑰匙咔嚓一聲就開門了,並沒有鎖,「看來阿姨已經回來了。」韓若晴放好安全帽,剛想脫下手裡的鞋子,卧室里嬌嗔的聲音傳來,她不禁心頭怒火泛起,「這個女人又把自己的男朋友領回來了!」心想着,她特意提高了音調,「我回來啦!」

  李阿姨卧室響起了一陣慌亂的聲音,隨即一個男人跟在她的身後前後腳走了出來,李阿姨的頭髮還是亂蓬蓬的,她的保養技術向來都很好,自從嫁給了韓若晴的爸爸之後更是很注意這方面的工作。明明已經是四十多歲的人了,看着卻像是三十多歲。她理了理自己的頭髮,臉上的表情絲毫沒有羞愧可言。反而瞪了韓若晴一眼,「死丫頭,怎麼回來的這麼晚?都快餓死我了,趕緊做飯!」

  「知道啦知道啦,這就做行了吧?」對於這位後母李莉的怒斥,韓若晴向來都是微笑以對,她笑着,李莉倒還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對付這個丫頭了。

  「阿姨,我早上走的時候跟您說幫忙買下菜的,您買了吧?」

  李阿姨怔了一下,「哎呦,你知道的,我從來都不會跑到菜市場那麼髒的地方,我今天事情很多,忘了。」韓若晴無奈的搖了搖頭,順勢看了李莉身後的男人一眼,跟上次領回來的不是一個人,看來她又換男朋友了。

  韓若晴很無奈,走向冰箱,空蕩蕩的只剩下幾個雞蛋,「阿姨,我現在是下去買菜還是咱們晚上就靠着這幾個雞蛋吃打滷麵呢?買菜時間可能就會長一些,您選擇吧?」

  「打滷麵吧……」李阿姨說完,拉着身後躲藏的男人又進了卧室。

  韓若晴掏出冰箱的雞蛋,熟練的在廚房裡忙了一陣,不到幫個小時,已經端了一鍋熱氣騰騰的面出來了,「阿姨,飯好了,快出來吃飯吧!」韓若晴說完,自己盛了一小碗,澆上點兒雞蛋鹵,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自從爸爸走之後,這個李阿姨明面兒上跟親戚們說要照顧家裡留下的這個女兒,可事實上是韓若晴一直在照顧她,李莉整天在家好吃懶做,剛開始幾年還很收斂,後來索性就把自己交往的男朋友往家裡帶了。

  韓若晴從很小就開始打工,讀書也是半工半讀,一路自己打拚過來,還要養着家裡這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後媽。對於這一切韓若晴沒有絲毫的怨言,即便李莉對她一點兒沒有母親的樣子,但韓若晴還是把她當親人,無奈她身邊的親人太少了,即便從李莉的身上得不到親情,她還是覺得屋子裡多個人會讓她舒服一些。

  吃好了面,收拾了碗筷,韓若晴的手機在卧室里不動聲色的響了兩聲,是好朋友雨兒的電話,她們的命運差不多,但不同的是跟雨兒生活在一起的是她的親媽。這幾年韓若晴跟雨兒打工的地方大多在一處,只不過這次的健身中心健身教練的職位雨兒沒有競聘過關,所以她們有一陣子沒有聯繫了。

  「雨兒,這陣子都沒給我打電話,工作還順利嗎?」

  「恩,很順利,我打電話是想告訴你下周末有個車站,要找兼職模特,我已經報名了,還替你叫了報名表,留了電話號碼的,你記得接聽電話昂。」雨兒非常有信心韓若晴會被選中,她天生就是一副模特的長相和身材,如果車展沒有選中韓若晴,他們真的是眼瞎了。

  「真的嗎?太好了,謝謝雨兒你最好了,么啊。」韓若晴上學的時候,無論是高中,大學,雖然在學校的名聲很大,但卻很少有朋友,只有跟她身高相近,相貌還稍遜的雨兒才是唯一形影不離的。她沒有朋友的原因有兩個,其一是韓若晴在學校的學習時間很少,她下課時間幾乎都在忙着做作業,複習預習,然而那十分鐘對於其他學生來說也許是去廁所,聊天兒等。放學後韓若晴急忙忙的要趕去打工,所以她在學校雖然名聲遠揚,卻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我可跟你說了啊,手機一定要暢通哦,別像之前一樣,錯過了好機會。」

  「哎呀好啦,你也知道的,我在健身中心有時候工作的時候是沒辦法接聽手機的,明天我把手機待在手臂上好了吧?好啦好啦小美女,你的新工作怎麼樣啊?」

  「恩,挺好的,老闆對我也很好。」雨兒說著甜甜的笑聲傳了過來,「你呢?有沒有被那裡的女人們排擠啊?」雨兒非常了解韓若晴的境地,就憑着她這張臉,走到哪裡都會被女人們敬而遠之。

  「我也很好啊,顧客都很光顧我的,我的業務排了好遠呢。如果我有分身術估計都會不夠用呢。」韓若晴淡淡的笑着。

  跟雨兒熱鬧了一會兒,韓若晴放下電話,看一看時間,距離晚上到酒吧打工的時間就快到了,一天的時間裏她要跑好幾家。收拾收拾包包,又要出發了。

  韓若晴走到李莉的房門口,剛想敲門,卻聽見裡邊呢喃着,**着,她無奈的搖了搖頭,已經舉在半空中馬上要接觸到門板的手,已經收了回來。

  她重重的嘆了口氣,走出了家門。

  酒吧里濃重的酒氣,韓若晴來到員工區域,化好了妝,走到酒水區,對着面前一個戴着棒球帽的同齡男子打了個招呼,「帥哥,我來接班啦。」

  「好的!」男人放下了手裡的瓶瓶罐罐,將嘴湊到韓若晴的耳邊,「今天老闆的心情好像不太好哦。」他拍了拍韓若晴的肩膀,甩下一個「祝你好運」的目光,離開了。

  韓若晴在桌面上的瓶瓶罐罐中穿梭着,面前一排的空位置瞬間滿了,一個個男人色眯眯的看着韓若晴,她只當什麼都沒看見,自顧自的專註手裡的工作。對於這些男人的目光,如果是普通的女人一定會慌亂至極,滿臉通紅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可她卻習以為常,真心當做這些人是空氣一樣。

  三天後,韓若晴正在健身中心吃員工餐,手機鈴聲如期而至,「對……我是韓若晴。」

  聽筒對面傳來溫柔的聲音,「您的資料已經審核通過了,其他女孩兒都是要過來面試的,你的資料我們看了之後覺得很滿意,所以你就車展當天直接過來吧,不用帶衣服,我們這裡會提供,費用方面我看你之前有從事這方面很多的經歷,咱們這行兼職向來這樣我應該不用多說了吧?」

  「恩,我都了解,謝謝了。我會按時到的。」

  車站如約而至,地點是在城市中奧體中心的旁的大廣場上,臨時的檯子都已經搭建好了,由於天氣還不錯,所以地點設在室外,韓若晴的摩托車聽好了之後,朝着工作人員專屬區域走了過去,這個專屬區域是臨時搭建的帳篷,裡邊是專供模特們換衣服用的,門口站着慢慢的鶯鶯燕燕,女孩兒們身材高挑,雖然有些相貌並不出眾,但白皙的皮膚,窈窕的身材也明顯佔了上風。

  從一群人中,韓若晴一眼就把雨兒揪了出來,「妞兒!」

  與此同時,雨兒也見到韓若晴了,雨兒站在人群中,那嬌俏的小臉兒洋溢着歡快的笑容,朝着韓若晴這邊用力的招了招手,幾步迎上來。

  「我已經換好衣服啦,你怎麼來的這麼晚,路上堵車了嗎?」

  「不知道怎麼了,今天的紅綠燈好像故意跟我作對一般,一路遇燈就紅,行了,先不說啦,我進去啦。」

  「哎哎哎,這邊啦,先要到那邊工作人員那裡簽到。」

  「恩恩,好,先幫我拿着東西。」韓若晴將手裡一大堆東西都塞到了雨兒的手裡,衝著帳篷旁邊的一個大桌子奔了過去。

  由於自己來的比較晚了,所以車展的衣服被選的沒剩下幾件兒了,韓若晴左翻翻右翻翻,剩下的禮服露着的都太多,雖然她平常也接模特的工作,可從來都不穿過於暴露的,今天這些衣服算是逾越了韓若晴的底線了。

  「你還幹什麼?其他的模特都已經換好衣服了。」外邊的一個女工作人員掀開帳篷的帘子衝著裡邊狂吼,「還有啊,你們這裡有么有一個叫韓若晴的,怎麼還不來?」

  「我……我就是啊。」韓若晴愣愣的看了面前的工作人員一眼。

  「你就是韓若晴?怎麼沒有簽到啊?我沒看到你的名字,趕緊的,跟我過來,你的衣服不是在這裡的。」韓若晴披上了自己的外套跟着工作人員走出了帳篷,原來剛剛在小桌子旁邊她只是提了一句,那工作人員點了點頭,回過頭把她的名字給忘了。

  韓若晴的衣服是專門定做的,為車展中最新推出的一輛重點車型而搭配,那工作人員將衣服遞給韓若晴,上下打量了一圈兒,臉上的表情很古怪,很矛盾,韓若晴一時被這表情給弄懵了。

  其實工作人員早就接到上頭的命令,關於這次VIP車型的模特上頭是內定的,直接就選定了這個叫韓若晴的女孩兒,這樣看着她,身材倒是很勻稱,長相也不錯,不過這工作人員倒是很好奇,這女孩兒的背景有什麼特殊之處。

  韓若晴換好衣服走到廣場邊緣的時候,主持人的台詞已經說得差不多了,廣場周圍圍了很多人,有過來看車的,有過來湊熱鬧看美女的,韓若晴輕車熟路的走到VIP車子旁邊,停下了腳步。

  轉身的一瞬間,眾人都看愣了,她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好像被按了「刷新」鍵,禮服的藕荷色跟車子的顏色無比登對,車展舉辦方專門安排的攝影師圍在了韓若晴的周圍,閃光燈瞬間形成了圍攻的局勢。相比這邊韓若晴的情況,其他車輛就遜色很多了。

  車展的人越圍越多,銷售區域那邊人頭攢動,賣的火熱,甚至一會兒就傳來消息,整個車展達到了一分鐘賣出六輛VIP車的巔峰。

  韓若晴站了一上午,腿都快站麻了,可她依舊保持微笑,從外表上絲毫看不出她有任何的異樣,周圍看車的人在打量着韓若晴,她的眼光也在打量着周圍的人,突然她眼光在一個方向停止了,一張似曾相識的臉出現在她的視野範圍中,她努力的在腦海里搜索着這張臉的訊息,最後鎖定了目標,「樊曉鋒。」

  樊曉鋒的目光跟韓若晴的交匯,兩人相視而笑。

  車展過後,韓若晴換好衣服,找到上午的那個女工作人員,「今天真是多謝你的幫助了,衣服在這裡。」她雙手將禮服交到了女孩兒的手裡,女孩兒的臉上不再是僵硬,而是掛滿了笑意,看來今天車展的效果不錯,「今天有好多人過來這邊要你的電話號碼呢。」女孩兒繼續笑着,轉身忙去了。

  韓若晴無奈的搖了搖頭,剛一轉身,卻迎面跟另一個人撞了個正着,她連忙低頭,「對不起……」抬頭瞬間,卻見樊曉鋒正饒有興緻的看着自己。

  「樊先生?你也過來買車啊?」

  「恩,算是吧,呵呵,我是今天那個VIP的廣告商。」

  「哦?那就是說今天我擔任這個工作期間,您也算是我的頂頭上司嘍?」

  「恩,可以這麼說,你今天給這次車展帶來的業績中我可以分一杯羹的,所以呢,為了獎賞你今天的好成果,我可以請你吃個晚餐嗎?」

  樊曉鋒說到這裡,卻見韓若晴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後,他不禁回頭看了一眼,卻見一個跟韓若晴身高差不多的女孩兒站在自己身後,正朝着韓若晴微笑,「我剛換好衣服。」

  「樊先生,這是我的好朋友雨兒,這位是今天的廣告商,樊曉鋒先生。」

  雨兒衝著樊曉鋒微笑着點了點頭。

  「既然有朋友,那就一起吧?」樊曉鋒眼睛一眯,看向面前的兩人,可雨兒分明就從他的面容中讀出了一絲無奈,她覺察出自己的多餘,衝著韓若晴微微一笑,「晴兒,我看今晚你還是跟樊先生一起用餐吧,我還要早點回去照顧媽媽,咱們下次再約。」

  「雨兒,哎雨兒。」韓若晴還沒反應過來,雨兒已經從自己的身旁消失了。

  韓若晴心中暗罵,這個雨兒,原本想着接着這丫頭為借口就拒絕了,現在可怎麼辦啊?

  「那若晴,請吧?不介意我這麼稱呼你吧?」

  「哦,不介意。」

  城市中最高的摩天大樓頂樓餐廳,韓若晴看着滿桌子的西餐,和這一屋子的排場,不禁有些吃驚,「樊先生,請我一個臨時模特恐怕不用這麼隆重吧?您這會嚇到我的。」韓若晴雖然對這個樊曉鋒沒什麼排斥的感覺,但礙於上次他的挺身解圍,還是有些感激之情在其中的,雖然這男人長得很像韓劇中的女主角,可韓若晴天生也不是花痴的料,看着這麼豪華的一餐,再怎麼不想入非非的人也會懷疑面前這位樊先生的真正意圖了。

  韓若晴想着,拿着餐具的手不禁抖了抖。

  「哦?你會被嚇到嗎?」樊曉鋒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他打第一次見到面前的這個女孩兒就覺得她很不尋常,也許說出去別人會以為這是借口,以為自己只不過是被這女孩兒的美貌所迷惑罷了,可樊曉鋒就是說不出這女孩兒到底有什麼好,禁不住想多看着她,想知道關於她的一切。

  只是淡淡的一笑,既然來了,也沒有不吃的道理,對於韓若晴來說,美食崩於前而面不改色是絕不可能的,美食對她的誘惑可遠遠大於那些美男,更關鍵的是她有着怎麼吃都不胖的體質。

  邊笑着,韓若晴的手已經開始發動了,樊曉鋒只是端着手裡的紅酒杯,抿一口,看一眼韓若晴,抿一口看一眼韓若晴,整個晚餐期間,兩人沒怎麼在交談了,只不過樊曉鋒問了一些韓若晴年齡,讀過的學校之類的問題。

  晚飯過後,樊曉鋒熱情的要送韓若晴回家,被她婉言拒絕了,如果被李阿姨看到自己是被一個開着豪車的男人送回到家裡的,她一定會想方設法知道這男人的底細,然後從中榨取點兒油水,想想就覺得可怕,更何況,自己的鐵杆兒坐騎還躺在大樓的地下停車場等着她呢。

  韓若晴帶好了安全帽,飛上摩托車開始在停車場裡邊一圈兒一圈兒的轉,可是怎麼都找不到出口,她就奇了怪了,不就是一個城市最高的摩天大樓嘛,一個地下停車場至於設計的這麼古里古怪的?美其名曰設計美感,這簡直就是讓人找不着北嘛,韓若晴想着想着,終於找到一個不怎麼像出口的口兒,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三十秒鐘之後,韓若晴上坡的摩托車跟正朝着下方開過來的一輛豪車差點兒撞到了一起。

  她心愛的坐騎在她緩過神兒來的時候已經穩穩的躺在了地上,關鍵是韓若晴的一條腿還卡在摩托車下邊,還好不是凸出來的部位,所以沒什麼大礙,沒有疼痛的感覺。

  車子很快熄了火兒,韓若晴帶着頭盔的臉揚了揚朝着面前的豪車看了一眼,副駕駛座位上坐着一個嫵媚的女孩兒,那妝容濃的簡直不敢想像,一口紅唇好像剛喝了一大碗的血。

  韓若晴一手緊緊的抓着摩托車,另一手想將自己的大長腿從摩托車下邊抽出來,無奈腿的長度此時發揮了不該發揮的作用,這地方地勢又是斜坡,摩托車傾斜着很容易就滑下去。韓若晴卡在中間只能一動不動。

  突然自己握着摩托車的手被人鬆開了,那雙手健碩有力,卻很白嫩,韓若晴連忙從男人的手裡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男人打量着頭盔里的韓若晴一眼,別過頭去,扶起了摩托車。

  剛剛下車時候的怒氣沖沖早已經煙消雲散了,現在一臉諂媚的看着韓若晴,她也同時打量着這個男人,他臉型跟自己差不多的,尖尖的下巴,可卻有着一雙圓圓的,大大的,囧囧有神的雙眼,那眼仁兒烏黑明亮,好像可以洗凈世間一切污濁,只是跟這男人此時的表情好不搭嘎,這男人的表情韓若晴再熟悉不過了,這就是通常酒吧里男人們看她的表情。這還是隔着一個頭盔呢,要是摘下來更了不得了。

  韓若晴想着不禁死死的按了一下頭盔,好像怕這頭盔會突然掉下來一樣,「這裡不是出口嗎?」她張口問着男人,男人卻裝作聽不到一樣狡黠的湊近了,好像要挺清楚的摸樣。

  韓若晴無奈的從男人手裡接過了摩托車,上下打量了一圈兒,除了剛剛落地的那一面兒有點兒摩擦的擦痕之外,沒什麼大礙,啟動也一切正常,她環顧四周,在自己面前的一堵牆上看到了入口兩個字,瞬間懵了,原來還以為自己多少有點兒占理兒的,現在看來都是因為自己走錯了通道,幸虧剛剛開的不快,不然碰到了豪車,可是賠不起。

  韓若晴思索了一陣兒,表情變得有些愧疚,她衝著男人低了低頭,就要啟動摩托車,誰知卻被男人一把拉住了手臂,這動作讓車裡的女人有些沉不住氣了,她從車窗探出頭來,「凌少爺,您何必跟這麼沒禮貌的丫頭一般見識呢?我好餓啊,咱們去吃東西吧?」

  男人沒有管車上坐着的女人的聲聲抱怨,而是目不轉睛的看着韓若晴,「美女,留個電話號碼吧?」

  男人的話一出口,韓若晴立刻覺得胃裡邊翻江倒海的快要吐出來了,原本剛剛看着男人很面善,還以為他是個好人,至少這幅皮囊應該不是空空白白長得吧?這麼一看卻是是白長的。

  她白了這個姓凌的男人一眼,剛想起上車,卻被男人突然拔下了頭盔,韓若晴剛剛車展的妝容還沒有卸掉,盤在腦後一頭烏黑的亮發由於男人拔頭盔的動作一下子散落了下來,這一幕讓男人不禁有些吃驚,他長這麼大,怎麼說也算是閱女無數了,可對於這個騎摩托車一身帥氣的女孩兒還真是倍感興趣,這一頭烏髮好像黑色的瀑布一般傾瀉而出。

  隨即,韓若晴一個扭頭,一張務必精緻的臉呈現在男人的面前,「你要幹嘛?」

  男人拿着剛剛獲得的頭盔,面容僵硬的愣了兩秒,這女子長得的確精緻,他簡直懷疑這張臉到底被動了多少刀,可卻看不出有一絲的假來。

  隨即男人恢復了一臉微笑,「要個手機號碼而已,美女這麼不給面子啊?本來還想着幫你修修車呢。」

  韓若晴一把奪過男人手裡的頭盔重新帶在了頭上,啟動車子揚長而去。

  後邊車輛緊急的催促笛聲響了好一陣,可見到走到駕駛座位旁邊的是翩翩公子的時候,手上的鳴笛動作瞬間停了下來。

  副駕駛座位上的妻子憤憤的說道,「你幹嘛呀?還不催他?這都等了多久了,擋在半坡兒上不下去,後邊兒排了好長的隊他看不到嗎?」

  「行了,這人咱們惹不起,還是等着吧。」男人將手的位置移動到了方向盤上。

  韓若晴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她一路騎得飛快,晚上跟樊曉鋒吃飯之前給李阿姨打了電話的了,不過依據她對這個懶人的理解,她一定仰面朝天的躺在家客廳的沙發上等着韓若晴回去給她做飯,果然不出所料。

  韓若晴剛剛打開家裡的房門,就聽到一陣哀嚎,「我快要餓死啦,你個臭丫頭,你是想存心餓死我是吧?」李莉一邊說著還一邊丟來了一個沙發上的靠枕。

  韓若晴動作敏捷的接住了突然丟過來的「炸彈」,回了一個甜甜的笑容,「好啦,這不是緊趕慢趕的趕回來了嘛,給你買了好吃的,快吃吧。」韓若晴剛說完,就見到一頭猛獸突然奔到了自己的面前,下一秒鐘手裡已經空空的了,抬頭李莉已經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開始用手抓了一個食物放在手裡。

  「哎呀,你洗手了嗎?」

  「哎呀,洗什麼手,我都快餓死了,保命要緊。」李莉不由分說竟然自顧自的拿手抓着吃起來,韓若晴去了筷子走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吃了一半兒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韓若晴脫下外套,換了睡衣,重重的仰天躺在了床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小腿已經站的有些腫起來了,這些年的兼職模特下來她雖然早已經習慣了,但還是心裏很不舒服,一直堅強的一個人走過來,雖然家裡還有一個李阿姨一起生活,可根本沒有親人的溫暖可以依偎。

  細長的腳放到洗腳木盆的一瞬間,韓若晴感覺自己的頭都是暖暖的,她閉上眼睛,彷彿回到了爸爸還在的時候,那時候每次她兼職模特被爸爸發現,他都會對自己一番訓斥,可是在她臨睡前,都會托這一木盆的熱水走進自己的屋子,泡着泡着腳,自己一天的辛苦就全都趕跑了。

  幽暗的辦公室里,只有一盞辦公桌旁的燈光是亮着的,哐啷啷一聲響,辦公桌上的所有擺設都被推到了地上,隨即覆蓋上的是一個豐腴美人兒的臀部,她緊擁着面前這個帥氣又多金的男人,與此同時,她的唇也在這個男人的嘴角肆意遊盪,屋子裡曖昧的氣氛快要爆滿,男人的冰冷的手漸漸的沿着女子的領口滑向不知名的所在,瞬間一股溫熱襲來。

  「凌少爺,你想要我嗎?」女子嬌嗔的嗚咽着,那聲音彷彿被浸了蜂蜜一般。

  男人突然雙手扶住女人的肩膀,用力一撕扯,女人的衣領已經懸掛在小臂處,裸露着的胸膛使得昏暗的屋子瞬間亮了起來。

  男人的唇湊了上去,手也在不停的摸索,他閉上眼睛,享受着這一刻的溫存,可腦海里突然閃現出一張極其精緻的臉孔,那張臉膚色白皙,被烏髮環繞,那個秀髮的背影,那個疾馳奔走的倩影。

  男人一頓,睜開眼睛一把推開了面前的濃妝女子,相比剛剛自己腦子裡的那女孩兒,這女人看的讓人覺着油膩,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再不看桌子上的女子一眼,「你走吧,本少爺我今天沒有興緻了。」

  女人吐了一句髒話,將掛在小臂上的薄薄衣衫提了上去,轉身拂袖而去。

  凌寒辰,凌氏集團新任總裁,家族企業的現任掌權人,風流成性,卻是商場中的佼佼者,是城市中眾多女人都使勁了力氣想往上貼的男人。每天投懷送抱的女人數不勝數,換女人就跟每天早上換衣服一樣。可這幾天他遇到了愁事兒,每次跟新的女人在一起溫存之時,閉上眼睛,腦子裡就是那天碰巧遇到的那摩托車女郎的背影。久久揮之不去。

  這一晚,凌寒辰獨自在辦公室的沙發上躺着的,即便他風流成性,卻也從來沒讓一個女人陪着他過夜過,都是玩兒過就趕走了,他還不習慣睡覺的時候身旁躺着另一個女人的日子。

  噹噹當的敲門聲吵醒了睡夢中的凌寒辰,他揉了揉眼睛,緩慢的坐了起來,雙手支撐着膝蓋,一張俊俏的臉直視門邊,「誰啊?」

  「老闆,劉部長說有事情找您。」

  這個劉部長是凌寒辰手底下專門負責分店工作的,他平常都不在公司,偶爾公司開大會,或者有事情的時候才會過來找凌寒辰。凌寒辰起身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後,堆着桌子上的鏡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襯衫,隨即讓劉部長進來了。

  「凌總裁,上次您交代我說好好布置一下健身中心的工作,我已經都按照您的安排在器械等各方面加大了力度,最近咱們第一個分店的業績還算不錯,這是數據統計,我整理好了,請您過目。」

《灰姑娘遭遇壞總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