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混成皇后不過分叭
混成皇后不過分叭 連載中

混成皇后不過分叭

來源:google 作者:遇羽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紀崇蘭 遇羽魚

無穿越×純架空×無歷史背景×考究黨歉退——崇蘭,猶從蘭耳紀氏崇蘭卻如耀陽,在女子無才的年生才高八斗熟讀四書五經年僅豆蔻,名滿京城情竇初開一眼傾心,能高嫁主母的身份只求得側妃,本該平淡一生卻經歷重重波折如果說再讓我選一次,我從最初就應只想要母儀天下的——「若願,天下不過爾爾」展開

《混成皇后不過分叭》章節試讀:

康盛年間,國富民強,皇帝膝下十五子,其中二皇子秦淵止為嫡,幼年便冊太子之位,其餘皇子也各有優缺,其中又以四皇子秦淵昀為最,騎射文墨皆不在話下,得皇帝寵愛。

「我不嫁!」

京城紀府日日上演着這一幕,紀氏主母耐心的拉着姒姒的手語重心長的勸:

「姒姒乖,四皇子是如今除太子外最得寵的,嫁去便是當家主母,吃不了苦。」

太常正卿紀老爺家的嫡幺女紀崇蘭,乳名姒姒,如今才年僅14歲,紀老爺年過半百才老來得女,從小到大那真真是溺愛至極,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指什麼要什麼。

好在姒姒自己爭氣,知道自己頂的是紀氏嫡女的名頭,尊禮儀矜持,更是從小習四書五經,才高八斗,只是偶爾有些小女兒家的驕縱。

比如現在:

「娘親!我不要嫁!」

姒姒跪坐在榻上,嘟着嘴苦着臉,眸子里都含着沒有流出來的眼淚,可憐巴巴的望着紀夫人。

四皇子秦淵昀如今也到了娶妻的年歲,皇帝恩寵讓秦淵昀自尋心愛女子,到底不知四皇子府是看上紀府還是盯上紀崇蘭,這親竟是提到了同他素未謀面的姒姒身上。

紀老爺也思慮良多,秦淵昀如今深得帝恩,姒姒嫁入府做正妻,這輩子都該是平平淡淡幸福美滿的。

紀夫人除了長嘆氣也拿姒姒沒有半點辦法,氣得抬手拍她後腦勺:

「你自個兒好生想想。」

兩步就退出房門,一把鐵鎖將姒姒鎖在閨房內,還吩咐丫鬟小廝不準去陪她嘮嗑解悶,更不許私自開了房門。

氣沖沖的朝着閉上的房門大喊了一聲,有些泄氣的癱軟在床上。

「小姐??小姐!」

聽到個小小聲音,立馬坐起來四處看,看見窗戶開了個小口伸進來個小腦袋,立馬從床上蹦下床湊到窗邊:

「桃羨!」

把丫鬟桃羨腦袋推出去,再把自個兒的腦袋從窗戶的縫裡探出去左右四處打量,外頭空無一人,甚至丫鬟小廝都沒有,只有桃羨丫頭站在這裡:

「娘親呢?」

桃羨連忙把雙手窗戶推開,心怕小姐磕着碰着的:

「四皇子府來人了,夫人跟老爺都去了前廳。」

一聽這話,快速的在房裡換了個衣裙,還帶上了個白色的面紗,窗戶大開,搬個小凳子墊在底下,三下兩下的就翻了出去。

帶着桃羨繞過了前廳,跟着廚房這邊的小路悄悄摸摸的跑到後門,咳嗽兩聲,大搖大擺的領着桃羨從後門走出去,甚至還跟侍衛說了句:

「本小姐出去隨便走走,你們好生看着門,別讓些奇奇怪怪的人進去。」

侍衛們整齊劃一的應:「是。」

這也不是姒姒頭一次偷跑出來閑逛了,面上帶着面紗倒是無人認出,桃羨跟在身後如同往日一般心驚膽戰的。

隨意的進了家茶樓,尋了個最角落的位置點上了壺花茶和些小糕點。這是姒姒最喜歡做的事情,在茶樓大廳里聽着來來往往的人講一些奇聞趣事,一坐能坐上一整天。

今日里茶樓里討論的都是四皇子府和紀府的婚事。

說得離譜至極:

有說四皇子看上了紀小姐才高八斗名滿京城,娶回家為錦上添花。

也有說紀府沒有攀上太子的高枝,退而求次選擇四皇子,畢竟事事難料,皇帝還正直壯年。

當然也有說婚事已定,明年正月的。

聽得姒姒一愣一愣的,不說四皇子提親紀老爺還在觀望,就算婚事已定也定是不會明年正月這種日子的。

「以前倒是不知道流言還能傳成毫不沾邊,虧得我往前聽得趣事還信過幾分。」

輕哼,姒姒捻糕點小口咬,再抿口花茶一同咽下,聽得直搖頭。

突然聽着茶樓一陣熱鬧,轉頭去看:

二樓包間出來幾位公子,順着階梯向下,其中算是領頭的位容貌拔尖,說是貌若嫡仙也不為過,畢竟大廳里的男女老幼如今都在討論這位公主。

聽着眾人的討論歪頭去問桃羨:

「三皇子?」

桃羨抿着唇搖頭,也對,自個兒都不識人,如何能指着桃羨認識:

「去打聽一下。」

桃羨轉頭便沒入大廳人群,到底是個名人,不一會就打聽歸來,壓低了聲音:

「領頭的是三皇子,身後是三皇子母妃奕貴妃母家的同輩公子,聽說今日是陪同四皇子前來紀府提親的,只是不知,為何會出現在茶樓。」

「三皇子?」

姒姒暗暗記下,都說眾皇子各有所長,有關三皇子聽得最多的便是容貌出眾貌若天仙,畢竟奕貴妃當年可是被污成妖姬的容貌,三皇子遺傳了個十成十。

坐回座位,手肘放在桌子上撐着腦袋,另一隻手擺弄着茶杯,依舊有一搭沒一搭的聽着周圍的笑談,但不知為何心裏總是冒出三皇子的離開的背影,雖只是遠遠的一眼,但總覺着三皇子整個人都如同星辰般閃閃發光。

用的甩頭,長嘆氣,命桃羨去結了賬便揣着心事往家回。腦子一時沒轉過來,竟然從正門進,剛進家門就被從前廳出來的紀老爺喊住:

「姒姒!」

氣得紀老爺想罵人,但又轉頭看了一眼四皇子,扯着姒姒的衣袖到跟前:

「還不給四皇子行禮。」

這邊還沒拜下去,四皇子便出聲止了:

「無妨。」

抬頭看他,同父之人到底有幾分相似的,忍不住的在心裏對比,眼睛沒有三皇子的大,嘴唇也沒這麼好看,身高看起來也矮了兩分——總的說來像歸像,卻生得沒有三皇子這般好看就是了。

覺着有些冒犯,還是垂頭給他一禮:

「請三皇子安。」

拜完就被紀老爺拉到身後悄摸摸的被瞪了一眼,再眼睜睜的看着紀老爺笑眯眯的送四皇子出府。在府門口注視着皇子府的馬車走遠了紀老爺才氣呼呼的喊:

「紀崇蘭!」

本來想悄咪咪的遁走,這下更是加快了腳步,紀老爺更氣,指着姒姒的背影:

「紀崇蘭,你哪裡有半點世家小姐的模樣!一天到晚偷跑出去,哪個姑娘家像你一樣。」

姒姒跑得飛快,不管不顧的連忙跑到閨房門口,看着還上着鎖的房門,心一橫從窗戶翻了進去,這邊進屋,就聽着開鎖的聲音,紀夫人也是滿臉生氣的站在門口。

《混成皇后不過分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