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霍少又在求復婚
霍少又在求復婚 連載中

霍少又在求復婚

來源:google 作者:藍莓很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三年暗戀,三年婚姻,萬錦將自己的真心捧到他的面前,他毫不留情的將她的心碾壓成灰她怕了,退卻了她再也不敢喜歡他了他卻強勢的將她摟入了懷裡,「萬錦,從你喜歡我的那刻起,你就沒了退路」萬錦轉身離去,「霍長霆,你配嗎?」多年後,他將她護在身後,「我的命給你,你不要忘了我好不好?」展開

《霍少又在求復婚》章節試讀:

第8章

英俊的五官依然會讓路過的男女老少頻頻側目。

特別是剛剛情竇初開的少女們,只要看他一眼就會心跳加速。

當年的她就是這麼一眼,卻為之付出了一切。

萬錦的視線因為雨水模糊,頭髮、衣服都濕噠噠的貼在身上。

萬錦手上用力,依然將段雲溪的病床往醫院裏頭推着。

霍長霆倒是沒有阻止,看到媽媽終於不用淋雨,萬錦的一顆心也放了下來。

只是當萬錦要將段雲溪往原來的病房推時,那四個保鏢直接就擋在了病房的門口。

萬錦自然知道事情不會那麼容易。

可是媽媽不能長時間的離開這些儀器,她必須要讓媽媽進入這間病房。

她從口袋裡摸出手機。

她在手機的便簽上寫下:【霍長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不該愛你的。我已經不愛你了,你放過我和我媽媽好不好?】

萬錦把寫好的內容拿給霍長霆看,但霍長霆的臉色卻越來越冷沉。

娜娜的話他還記得,萬錦是因為不想跟他說話才不說的。

霍長霆瞥都沒瞥一眼,直接抬手就將那隻手機摔在了地上。

手機頓時四分五裂。

萬錦撿起手機碎片,想要把它拼好,卻怎麼也拼不好了。

「萬錦,你當我霍氏的病房是什麼地方,說進就進,說走就走?」

霍長霆的聲音如同一把把的尖刀能夠扎人。

萬錦望着段雲溪,看着氧氣筒上顯示的越來越低的數值,萬錦知道不能再拖了。

萬錦來不及多想,直接噗通一聲跪在了霍長霆的面前。

萬錦想要伸手去抱霍長霆的腿,結果霍長霆退後了一步,萬錦直接抱了個空。

身體因為慣性往地上栽去。

光潔的額頭,就這樣重重地撞在了地上。

「呯——」聲音很響。

萬錦突然就想到了霍長霆一年前對她說的話。

只要她磕頭,而且嗑得響,他就能看在他們曾經夫妻一場的份上饒了她。

像是受到了什麼啟發,萬錦一下又一下的朝地上磕去。

響聲一聲蓋過一聲。

霍長霆的身子有片刻的怔愣,她竟然下跪了,而且還磕頭了。

這女人到底在做什麼?

看着萬錦額頭漸漸鼓起的包,霍長霆煩躁的扯了扯領帶。

當萬錦的頭要再次往地上嗑去時,霍長霆的腳動了一下,萬錦的額頭就這樣磕在了霍長霆皮鞋的鞋面上。

「雨珊得了抑鬱症,你知道嗎?」

萬錦詫異地抬起頭,看向霍長霆刀刻般的俊臉。

霍雨珊得了抑鬱症嗎?

霍雨珊得了抑鬱症,關她什麼事啊。

她最後一次見霍雨珊的時候,霍雨珊還好好的。

她已經一年沒見霍雨珊了,霍雨珊在這一年裡得了抑鬱症,不能怪到她的頭上吧。

霍長霆對着萬錦緩緩地蹲了下來,他修長的手指重重地捏住了萬錦的下巴。

指尖漸漸用力,「要不是你介入我和雨珊的感情,雨珊會是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轟,萬錦的腦袋像被什麼砸中,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還真能怪她頭上啊。

霍長霆甩開萬錦的腦袋,轉身就要和宋浩離開,好像他來找萬錦只是為了給萬錦找不痛快。

萬錦慌了,不顧一切的攔在霍長霆的面前。

他要是走了,那她媽媽怎麼辦啊?

霍長霆覺得萬錦擋路,直接就將萬錦推開,萬錦的力氣哪裡比得上霍長霆,被霍長霆這麼一推,萬錦整個人都撞在牆上。

後背疼得發麻,腦袋也一片暈眩。

而霍長霆和宋浩已經走遠。

萬錦想要再追,又被那幾個保鏢攔住了去路。

萬錦簡直崩潰,她帶不走媽媽,媽媽又沒辦法住進病房,霍長霆難道是要讓她眼睜睜的看着媽媽離去嗎?

霍長霆坐進車內,直接扯掉了勒人的領帶。

咳嗽聲一聲聲的響起。他的咳嗽是越來越嚴重了。

以前只是氣候乾燥的時候才會咳嗽,現在這樣的下雨天也開始咳了。

醫院裏,萬錦還在做着掙扎。

她從護士站里找來了紙和筆,在上面寫下【我會付醫藥費的,求求你們讓我媽媽用上儀器吧。】

萬錦甚至拿着紙,找了醫院裏的領導。

但霍長霆不發話,沒人敢做主,哪怕這是人命關天的事。

就在萬錦慌了神時,一個人出現在了萬錦的身後。

「請問,你是萬小姐嗎?」

萬錦扭頭去看,是一個長得很瀟洒,打扮也很中性的女人。

「我叫蔣雲逸,是霍爺的**之一。」

「爺說他可以繼續讓萬夫人在這裡住下去,萬夫人的一切費用,爺也會承擔。但前提是——」

蔣雲逸有些猶豫,但在萬錦期盼的目光下還是說道,「前提是萬小姐必須在醫院人最多的地方跪上一個下午。」

蔣雲逸看着面前這個纖瘦美麗的女人,覺得她一定不會答應的。

誰知萬錦在蔣雲逸說完這話後,直接一改剛才的愁容,臉上甚至還有了笑意。

原來只要跪一個下午就好了啊。

只要跪一個下午,媽媽就能有救。

與霍長霆曾經的狠辣相比,萬錦都要懷疑這次是不是霍長霆在大發慈悲。

蔣雲逸的手機響了,蔣雲逸接起電話,「喂,宋浩,這到底是你的意思,還是爺的意思?」

掛完電話,一個保鏢已經將一塊主板遞到了蔣雲逸的手裡。

蔣雲逸似乎有些難以開口,「爺讓你跪在這上面。」

萬錦卻一點都不覺得驚訝,這樣才是正常的。

萬錦很自然地從蔣雲逸的手裡拿過主板。

醫院人最多的地方嗎?

萬錦直接就跪在了醫院的大門口。

當蔣雲逸把段雲溪推進病房用上儀器,護工還給段雲溪擦身換衣服的視頻拿給萬錦看時。

萬錦跪得更安心了。

周圍時不時的有人拿出手機拍照,她也毫不在意。

只是萬錦的身體底子已經在一年前壞掉了,剛才又淋了那麼多的雨,在萬錦跪了兩個小時候的時候,她還是暈了過去。

萬錦醒後,她是被蔣雲逸送到如意巷的。

因為她的膝蓋已經走不了路了。

蔣雲逸從後備箱里將輪椅拿出來,只是萬錦住的房子太舊了,這裡連個電梯都沒有,蔣雲逸真不知道該怎麼把萬錦弄到六樓去。

「妞,你回來了。」

《霍少又在求復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