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家父永樂,永鎮山河!
家父永樂,永鎮山河! 連載中

家父永樂,永鎮山河!

來源:google 作者:明雁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朱棣 朱高燧

建文四年,朱棣入主金陵城,後世青年魂穿朱高燧,為方孝孺發聲以淘金之法打開局面,引出城中建文餘孽,與朱棣父慈子孝(嬉笑怒罵),與兄長相親相愛(勾心鬥角),與美女吹拉彈唱(字面意思)晃晃大明就此展開了新的篇章,千古治世從此而起「我就想做個逍遙王爺,誰樂意當皇帝誰當去,反正當皇帝的就沒幾個命長的!」朱棣:「……」「娘子,經常運動有益於身體健康!」徐媛:「……」「大哥,不是我說你,咱得動起來,少吃多運動,你看看我,經常拉着夫人運動,身體倍棒!」朱高熾:「……」「大侄兒,知道什麼叫做演員的誕生嗎?」朱瞻基:「……」展開

《家父永樂,永鎮山河!》章節試讀:

朱棣見自家大兒給自己遞台階,立馬就接住了。

但是前提是朱高燧的淘金之法必須是真的,而不是什麼障眼法。

朱高熾面色一滯,這老三到底是不是耍的什麼障眼法,他也沒底,但現在既然朱棣已經鬆口,就證明氣也消了。

哪怕真是障眼法,即便不能立即恢復老三的身份,也能為後面打下良好的基礎。

所以,他趕緊接過任務,朝朱棣保證道:

「兒子這邊去找三弟,若他真會淘金之法,必定從其口中問出,讓他主動獻給父親。」

朱棣滿意的點了點頭,揮手讓其趕緊去辦理此事。

而此刻的朱高燧,在兌換了白銀後,正在金陵城中閑逛。

有着錦衣衛在身後跟着,他絲毫不擔心會遇到什麼危險,大搖大擺十分安心的這裡走走那裡瞧瞧。

絲毫沒有被貶為庶人的自覺,正是兜中有錢,絲毫不慌的典型代表。

而就在錦衣衛也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另外的一撥人也在悄悄地跟隨。

「那小子有人暗中保護,不好下手啊!」

「做事要靠腦子!別動不動就想着動手!這是金陵城!不是特娘的戰場!」

「去,找人繞到他前面……然後……」

領頭之人一番吩咐,眾人紛紛大讚。

「此計甚妙,老大啥時候這麼聰明了?居然能玩起文人的那一套了?」

「滾!這叫兵法!趕緊的,咱們先去應天府打聲招呼!」

走在路上的朱高燧絲毫沒有已經被人盯上並算計的自覺,還在不斷感嘆這金陵城月余前還遭遇了一場生死危機,此刻居然便能恢復得如此之好。

沒多久,他便被一名行人給不小心撞了一下,那人還十分有禮貌,朝他道歉來着。

可是再過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那名撞了他的人便帶着應天府的官差攔在了他的去路上。

一臉悲憤的指着他說道:

「官爺,就是他!他偷了我的銀子!」

朱高燧:「???」

為首一名官差也不廢話,直接一揮手,旁邊的衙役便有幾人上前將朱高燧拿住,然後又從他身上搜出了幾兩散碎銀子。

接過來自己觀察後,那名官差點了點頭道:

「沒錯,上面的記號與你所敘一模一樣,拿下!」

朱高燧一臉懵的看着這一幕,啥情況啊?

「不是?這明明是我從錢莊里換來的銀子,怎麼就變成偷的了?」

可是官差們根本都不搭理他,直接拿人,而不遠處的紀綱等人剛想上前,卻被忽然闖出來的一伙人正好給擋住,這一耽擱下來,在看過去時朱高燧已經沒了人影。

「頭兒!怎麼辦?那些人好像是應天府的!」

紀綱微微皺眉,隨即說道:

「你們跟上去,若無事,便按兵不動,一旦有危險,強闖也要確保三皇子的安全!我這便入宮請示!」

說完,他當即快步離去,事涉應天府,必須要有朱棣的點頭,他才能帶着人進去將朱高燧給弄出來。

不然對方一個反告,弄到朱棣那很可能反倒成了他們這些人的不是。

去應天府的路上,朱高燧基本上已經確定,這特娘的就是個局。

因為他從那名官差手中的銀子里看見了幾塊不屬於自己的,再想到之前被撞,然後又被人帶着找上門。

這若不是擺明了坑自己就有鬼了,不過他也絲毫不慌,有紀綱在一旁看着,別說這銀子不是自己偷的,即便是,應天府莫非還能打自己板子不成?

一入應天府,推官劉贊已經等候多時。

這種小案件還輪不到府尹出面,只不過是簡簡單單的偷竊案而已。

《家父永樂,永鎮山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