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姜笙司夜爵小說
姜笙司夜爵小說 連載中

姜笙司夜爵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爹地寵妻太給力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爹地寵妻太給力

一場算計讓姜笙毀掉清白,被迫離家,六年後帶着仨小隻回國打臉虐渣。誰知仨小隻比她更有手段,找了個親爹靠山幫她,還把親爹拐回家:「媽咪,我們把爹地拐回來了,現在洗乾淨放床上等你!」某男人看着三個縮小版的他,將她堵至牆角挑眉一笑:「都三個了,那就再生一個?」展開

《姜笙司夜爵小說》章節試讀:

姜薇也是聽說司夜爵跟姜笙來了原料庫,陳主管還被叫過去了,生怕暴露什麼所以急急忙忙趕來。

她將內心的慌亂壓住,當做什麼都不知道的問:「發生什麼事了?」

「夜爵,你怎麼會在這裡?」

該死,姜笙這賤人回來就是給她使絆子的吧,竟然還找到原料庫來了!

當時為了能省一筆錢她可是讓人拿了一批偷工減料的原石貨物,沒想到這賤人一回來就故意給自己找麻煩!

司夜爵看着她,語氣淡漠:「這些摻假的原石是怎麼回事?」

姜薇拳頭不由捏緊,卻表現得很無辜:「我不知道啊,我對寶石的原石是一竅不通你也知道的,這些年來,原石的材料進購是經過我手,但我一直以為跟以前是一樣的。」

她的確對這些原石一竅不通,這點對她是有利的。

姜笙卻是一笑:「爸爸的心可真大啊,把公司交給什麼都不知道的人,也不怕公司真的破產了。」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姜薇沒轍了,只好看着司夜爵:「夜爵,你要相信我。」

賤人,她遲早有一天要把她趕走!

司夜爵不是不相信姜笙的懷疑,只是,這些年姜薇在他身邊,即便對珠寶並不了解行情的她,都在悉心的請教他,他是清楚姜薇不像會作假的人。

他看向陳主管:「你被辭退了。」

陳主管愣了,但他也接受了,誰讓對方是他惹不起的人呢。

姜薇看着陳主管被辭退,咬了咬唇,幸好,司夜爵相信自己。

司夜爵轉頭對姜笙說:「以後,原石的材料你負責採購。」

說罷,他離開了原料庫。

走回辦公室,姜薇跟上她的腳步,伸出手拽住她:「姜笙,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姜笙轉身看她,好笑道:「什麼故意的?」

「你……你就是故意接近夜爵吧?還把他引去原料庫?呵,你以為夜爵會相信你么?」

姜薇眼底閃過一抹得意:「你也看到了,夜爵相信的是我,你別再費盡心思了。」

「哦,你的意思是,我是為了分裂你倆的感情把他帶去原料庫,告訴他那批原石是摻假的,讓他對你起疑心?」

見姜薇表情不爽,姜笙環着雙臂冷笑:「我有空閑管你倆的事?去原料庫是他自己要跟着的,關我什麼事?」

「姜笙,別以為我會相信你。」

「你不相信就不相信,說那麼多做什麼?」

姜笙實在是煩了,又道:「摻假原石的事情,我跟你是沒完的,要不是看在維納是我母親創立的,我不忍心揭穿,管你背後幾個司夜爵?」

司夜爵的確是能覆手遮天,可她姜笙不是軟柿子就得任人拿捏。

她就要離開,姜薇又拉住她:「姜笙,別以為你現在回來了,就能為所欲為了,別忘了,你的視頻……」

姜笙忍無可忍,轉身奪過她的手機。

「你幹什麼!」

姜薇想搶,卻被姜笙躲開。

見姜薇害怕的模樣,她笑了笑:「總喜歡拿視頻威脅我是吧,行。」

她走到走廊窗口,把手機伸出窗外,突然鬆手。

她眼睜睜的看着她的手機從十九樓墜了下去,那也只能是機身粉碎了。

「你……」

「不是喜歡拿視頻來威脅我么?現在視頻沒了,我看你怎麼威脅。」

她頭也不回地進了自己辦公室。

姜薇氣得渾身發抖,可想到視頻被毀,她卻又心存僥倖。

毀了就毀了,這輩子司夜爵是不會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誰了。

因為今天這賤人攪渾出來的事情,司夜爵估計要對自己失望了,她沒辦法再繼續等了。

只要今晚拿下司夜爵,她才能名正言順的成為他的女人!

夜幕降臨。

司家公館,書房。

「爵爺,我查到了,姜笙是姜慎跟前妻的女兒,是姜家嫡大小姐,姜笙的母親是珠寶設計師。」

「維納公司就是她母親跟姜慎創立的,她母親去世後股份都在姜慎手裡,而姜笙六年前不知道為什麼出國了。」

放在一旁的手機里傳來羅雀的聲音。

司夜爵手裡拿着zora的資料查看,聽完羅雀說的話,眸光微沉。

是因為公司落在姜薇手裡,所以她心有不甘,才會那樣針對姜薇?

不過,既然姜笙是姜家人,姜薇為什麼從一開始沒有認她?

時間有些晚,司夜爵把事情都放在了身後,回到房間察覺到床上有人,他將燈一開,就看到姜薇穿着單薄睡衣從床上坐起。

他眸色微涼,冷道:「你怎麼會在我房裡?」

他讓她住在司家,可沒讓她睡在自己房裡。

姜薇特地穿成這樣,都已經如此明目張胆的暗示他了,可他卻好像不高興。

她咬了咬唇,心有不甘:「夜爵,我只是想,六年前那一次後,你就再也沒讓我靠近,是我哪裡做錯了嗎?」

表情清純可憐,柔弱無助。

司夜爵是正常的男人,沒點反應是假。

見他沒再說話,姜薇主動的走下床上前去抱住他,雙手抱住他脖子,踮起腳尖就要去吻他。

在她的唇靠近時,司夜爵腦海中卻閃過姜笙的臉,他猛地將她推開,眼底有了一絲厭惡。

「夜爵……」

被推開的姜薇有些不知所措:「夜爵,我……我就這麼令你厭惡嗎?」

為什麼?

為什麼六年前那晚上他可以碰姜笙,而到了她這裡就不能?

「六年前是意外,我把你留在身邊,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作為補償,但今晚的事情,下不為例。」

司夜爵轉身時,想到什麼,側過身看她:「姜笙是你姜家的人吧?」

姜薇怔着,他怎麼會突然提到姜笙?

難道他知道了什麼?

「她是我妹妹……」

「那為什麼她到公司時,你沒有認她,反而還動了手?」司夜爵起初是以為那個女人激怒姜薇在先,姜薇才會動手。

可查到那個女人的身份後,才知道她是姜家人,維納珠寶是以那個女人母親的名字創立的,姜慎不過是持有着公司的股票。

姜薇輕咬着唇,雙手緊擰,可面上卻表現得無辜:「其實我跟妹妹以前有一些過節。」

「什麼過節?」

姜薇想到了什麼,紅了眼眶:「六年前那晚,是她對我下了葯,我知道因為我是私生女的事,我跟媽媽到了姜家妹妹就一直針對我們,本來妹妹是要接任維納珠寶的,可因為那件事,爸爸很生氣,就把她趕走了。」

司夜爵臉色微沉,她六年前也是因為被下了葯?

那個女人真是對姜薇做了這樣的事?以那個女人傲慢的性子,卻又不是沒有可能。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因此覺得煩躁。

「你睡吧。」司夜爵漠然地離開。

望着門被關上,姜薇眼神逐漸隱狠下來,姜笙姜笙,又是姜笙,姜笙的存在簡直就是她的威脅。

她絕對不能再放任那個賤人留在維納!

《姜笙司夜爵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