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劍落驚鴻
劍落驚鴻 連載中

劍落驚鴻

來源:google 作者:落在雲巔的雨 分類:玄幻

標籤: 張勇 玄幻 落在雲巔的雨

一個偶然的機會張勇來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張勇努力的撐開雙眼,發現自己這具身體嗯……相當稚嫩數年後……「張勇」「哎」「在這」「啥事」……張勇心裏又暗暗埋怨自己為何重生後還會叫張勇故事要從很早說起……展開

《劍落驚鴻》章節試讀:

張勇躺在茅草鋪上,閉上眼回想着前身的經歷。

他發現這個世界,或者說土地廟不遠處鎮子上的人,都還是不錯的,至少民風淳樸,十二歲,前幾年是鎮長出面照顧的他,後來老鎮長病逝了,他也就沒人管了,經常被鎮上幾個小少爺欺負,於是才開始變得頑劣不堪,因為他知道對他好的人已經不在了,能夠靠着在鎮子上「偷雞摸狗」生活了十二年,真不知道該說前身是「上天垂憐」還是「福緣深厚」,小病不斷,但沒生過大病,經常挨揍,但卻從沒被官府抓過。

張勇心裏嘀咕着,這要是放在自己那個時代,估計器官早被人摘了不知道賣到哪了。

整理完思緒,張勇猛地坐了起來,決不能擺爛!

於是張勇沿着記憶里的路線,開始向聞溪鎮趕去。

張勇身上的衣服極不合身,鬆鬆垮垮,甚至有的地方的油污已經變硬,張勇就這樣,來到了鎮上唯一的酒樓前,店內的夥計眼尖認出了他,直接高聲喊着,「掌柜的,小勇子又來了!」

聞言,一個壯漢,急沖沖的從二樓跑了下來,跑到門口,但見到張勇並沒有逃跑的意思,直接上前伸手道:「拿來!」

張勇沒聽明白什麼意思以為壯漢要他歸還之前的燒雞和燒餅,於是忙說道:

「掌柜的,我知道,之前是我的不對,我不該偷拿你家的食物,可是我實在是太餓了,您看能不能讓我打工抵錢!」

壯漢一聽,這下輪到他摸不着頭腦了,這是咋了,張勇莫不是被那幾家小少爺把腦子給打壞了,剛想發作,但看着眼前渾身污垢的張勇,又於心不忍,直接揮了揮手。

「滾滾滾,哪遠滾哪去,別再讓爺爺我瞧見你!再偷東西給你小爪子剁咯!」

張勇覺得掌柜的沒有理解自己的意思,思索了一下記憶,指了指貼在門旁柱子上的告示,對着掌柜說道:「劉掌柜,我是說,你家不是在招人嗎,你看我行不行,我只要一半的工錢,管飯就行!」

二十一世紀乾飯青年的根本覺悟就是,干多少活,吃多少飯!

而現在張勇只想着,付出勞動,讓自己獲得溫飽,至於以後的發展,那些套路那些商業模式,自己的腦海里成功案例數不勝數,先解決溫飽,在謀求發展,這才是現在自己要做的。

而劉掌柜一聽,也是頓的一樂,合著小勇子是來找活來了?

「你這小胳膊小腿能幹活嗎?不是我說你,就沖你這些年在咱家偷得東西,你幹上半年都未必還的清!」

張勇一聽,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偷偷瞅了一眼劉掌柜,試探性的出聲問道:「那我不要工錢行不行?」

劉掌柜一瞧,嘿!這小鬼好像真的開竅了,跟變了個人似的,又用懷疑的眼光打量着張勇。

「真的?」

「真的!管飯就行!」

「那行,咱也不是啥周扒皮,鎮上也就咱一家酒樓,工錢還是該給的,不過咱可提前說好啊,干不好活可是沒有工錢的!」劉掌柜見張勇是真心實意的想來打工養活自己,便也開口答應了下來。

旁邊的夥計見狀,忙說道:「這小賊可是偷了咱店裡不少東西!這萬一偷到顧客頭上咱的招牌不就砸了!」

張勇自己也對小偷深惡痛絕!見到劉掌柜看向自己,忙大聲說道:「我張勇在這發誓!此生絕不再行任何偷盜齷齪之事!如若再犯便天。。。」

張勇還沒有說完,劉掌柜便用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行了,知道你的決心了,你若不是誠心悔改,發誓又有啥用。進來吧,小陳,你帶他去洗個澡換身衣服,這頭髮都髒的打結了!」

姓陳的夥計聽到老闆吩咐,雖然心中對張勇還是有點顧慮,但還是開了一間上房,帶着張勇去沐浴更衣,讓人打了一桶熱水,給張勇扔下一個水瓢,一套稍微小一點的夥計的衣服,便離開了。不過離開之前他倒是有一些小動作,在上房的妝台前丟下了幾枚銅錢。

張勇看着陳夥計的小動作,心裏暗自撇嘴,看不起誰呢?

一番洗浴,換上一身乾淨的夥計衣服,張勇看着銅鏡里的自己,稍稍摸了摸下巴,沒想到這小子底子還挺好的,前世自己就是個大眾臉,丟在人群里一眼望去看不出所以然的那種,跟自己的名字一樣。

盥洗一新的張勇,拿上破舊的衣物,回到了大廳,劉掌柜一瞧,感覺眼前一亮:「沒想到啊,小勇子你這收拾一下看起來還人模狗樣的!」

張勇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緊接着劉掌柜吩咐他們去把剛才用的上房收拾乾淨,快到飯店準備迎客了。

張勇和陳姓夥計又一次回到上房,陳夥計看了看妝台上的幾枚銅錢,分文未動,心裏尋思,莫不是這小子沒看見,哪知這時,張勇開口道:「陳大哥,我剛才瞧見狀態上有幾枚銅錢,想來是上一位客人留下的,等下咱么把它交給掌柜的吧!」

陳姓夥計一聽,頓住了想要收回銅錢的手,這。。

好小子,倒真是小瞧你了,於是陳姓夥計便說道:「行,這錢我就先收着了,等會下樓交給掌柜的。」

然而張勇此刻心裏卻在暗暗自喜,果然是民風淳樸啊。

二人迅速收拾完客房,帶着一下瑣碎的垃圾下了樓,只見陳姓夥計想着走位上策,借口說去後門丟垃圾,哪知張勇卻目不轉睛的看着他,任他再如何厚臉皮也知道,自己今兒要是不交出幾枚銅錢,怕是張勇接下來就要「告發」自己了。

只能將幾枚銅錢交給了劉掌柜,而掌柜的接過銅錢,卻是驚疑不定的將目光在陳姓夥計和和張勇之間徘徊,要麼說人家是掌柜呢,人情世故哦頗為通透,瞬間便明白了其中花花繞繞,輕咳一聲:「小陳啊,這客人的東西可能是忘記帶了,行了我知道了,我放在櫃檯等着客人回來尋吧,你表現不錯,拾金不昧,這個月月錢多發五錢!」

陳姓夥計一聽,感謝過掌柜的,歡天喜地的往後門扔垃圾去了,而掌柜的瞅了一眼張勇:「沒看出來啊,人小鬼大,收拾收拾準備接客了!今天要是活乾的好了,獎勵你吃頓肉也不是不行!」

張勇聞言,忙加入了大廳里的整理隊伍。

聞溪鎮旁邊不遠處就是官道,連接着青州和豫州,長長的官道上,只有這麼一個鎮子,所以每到夜晚,酒樓經常會有很多路過的商人或者江湖人士,前來吃飯或者住店。

張勇雖然第一次上崗,可畢竟為人兩世,人情世故待人接物這一塊還是很有把握的,為了不顯得太多驚世駭俗,張勇也只能拿出三分經驗來。

轉眼忙碌的一晚上便過去,張勇雖然能夠給客人們逗得挺開心,領桌上菜動作也挺麻利,可終究這副身體只有十二歲!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一晚上的忙碌,給張勇也是累的氣喘吁吁,客人們都已經送回了房間,此刻大廳內,老闆娘在前台算着一天的收成,夥計們都在收拾着餐余。

劉掌柜坐在張勇的對面,笑的直眯眯眼,看着累趴在桌子上的張勇,忙說道:「沒看出來啊,你還有這一手,不錯,你這工錢我給你按照正常標準給你算,以後你來當門童,不忙的時候來幫忙上菜!真是撿了個好寶貝啊!」

而此刻張勇已經累的手指都不想抬起來了,用軟弱無力的聲音說道:「我要吃肉。」

掌柜一聽更是樂開了花,這番年紀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於是便吩咐後廚,將今天剩餘的食材做幾道硬菜端上來。

不多時,水晶肘子,東坡肉,還有幾塊烤的滋滋冒油的烤肉便呈現在張勇面前,而張勇似乎是受到了美食氣味的牽引,身體麻利的坐了起來開始狼吞虎咽。

幾碗飯下肚,張勇感覺自己吃了差不多了,桌上幾盤菜都被自己吃完了,有些尷尬的看着劉掌柜:「掌柜的,我是不是太能吃了,我吃完了他們吃什麼啊?」

劉掌柜似笑非笑的看着張勇道:「他們都是回家吃,人家都有自己的家庭,肯定是回家跟家人一起吃了。」張勇聞言,眼睛頓時暗了下來,情緒也有些低落,雖然他能接受自己是孤兒的身份,但每當別人在他面前提及家庭的時候,總是不免傷感。

劉掌柜意識到自己好像說到了張勇的痛處,忙說道:「嗨呀,他們啊除了工資還有月錢拿呢,不然你以為人家為啥不在店裡吃,那還不是能多那些錢嗎!不過你可不行!你就得在店裡吃,而且工資只有別人的一半,誰讓你之前偷過我們家這麼多東西!」

張勇聽到掌柜的話,假如他真的是一個十二歲的少年,真的就把劉掌柜當成一個「壓榨」童工的周扒皮了,可他畢竟不是,眼眶有些微微濕潤。

劉掌柜想要給張勇安排一個住處,可被張勇拒絕了,臨走時,老闆娘還在張勇懷裡塞了幾張燒餅,說留給他明早吃,明天不用來太早,中午上客之前到了就行。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劍落驚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