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劍鞘誅心
劍鞘誅心 連載中

劍鞘誅心

來源:google 作者:熙地港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熙地港 秦菅

一日起,一少年仗劍騎馬同道友,遊歷四方,嘗人間百態,揭開最終迷霧排雷:本文無cp,套路死,文筆差,邏輯有不通地方,海涵另外所涉及到的皆為虛構,不要當真,第一次嘗試更新時間不定大家多多包涵展開

《劍鞘誅心》章節試讀:

雲邊染上了一層嫣紅裹着薄霧,遠處的祁山聳立,拔地而起。江上碧波蕩漾,漁人獨坐一舟。蘆笛蕭蕭,在耳畔回蕩。大風吹來,吹動一片蒹葭。

無人知曉,在這清麗的山水之中,昨夜是怎樣的腥風血雨。

他走到拐角處的大院里,大門早已破敗不堪,歪歪扭扭的歇着。院內一片狼藉,院內曾經那棵大樹,已被連根拔起,樹葉全無,把大庭砸出了個巨大的窟窿。樹根深深陷進大院的石板里。

那姑娘正抹着眼淚,秦菅也很是愧疚,早知如此便不冒事去打開那扇大門了。

他半紅着眼道:「姑娘實在對不住。」說這正想下跪,那姑娘逗笑了,沾滿淚水的眼裡終於漾起了笑意,趕忙將他扶起。

笑道:「哪有公子這樣道歉的。」

他撓了撓頭坦誠道:「小時頑皮常常犯錯,娘便讓我跪到酉時方肯原諒。」

她微微蹙眉而後長聲嘆了口氣道:「其實不勞公子麻煩結果終是相同。」

他也隨即正色道:「姑娘,何出此言。」

她抬頭望天道:「許多年了,我與家中親人搬了許多地方,也請了先生看過,到了滿月之時她便會來。」

他疑惑道:「此地風水極佳,倒也不像是能生出晦物來。」

「倘若不是此地生出來的呢?」身旁那人終於發話了,「許是許久之前沾上的。」

秦菅頓時豁然開朗,即是姑娘又身着華服。他一拍手,直奔去了遠處的閨房。她正想囑咐可別再去那間閨房,不料那小公子正巧跑去那裡,想攔下她。

那人又道:「姑娘,不必擔心他只是去拿一些重要的東西。」

不消一會兒,秦菅便跑了過來,手上還帶着兩樣東西,一個破碎的香囊和一張不成章法的符。

她有些膽怯向後退了幾步道:「公子取那房間里的東西作甚?」

風來,帶了隱約的風鈴聲,旁邊那人又道:「姑娘可聽說過冤伶。」

那姑娘皺眉道:「只在一些志怪雜書中聽到過了,莫非?」

「真如姑娘所想,冤伶是女子身前積攢的怨氣,若小時父母並未佩有鎮靈珠,死後便化為厲鬼,尋來討債,大多是些女子極深的愛恨情仇,極為頑劣夜間行事,白晝消散。」

秦菅嚴肅道:「所以此前在家中有沒有人負過別的姑娘。」

她怔了怔無力的搖了搖頭。也並沒有什麼不對,這大院里住的都是富足之人,負過的姑娘倒是多了去了,又有誰在意這些女兒家呢?

秦菅道:「姑娘別灰心。」說著手搭在那人肩頭,「我們能幫你解決的。」

她驚喜的笑道:「當真?」

秦菅點頭道:「區區冤伶綽綽有餘,還得多謝姑娘的恩准才得以睡好了一夜。」

旁邊傳來一聲輕笑,秦菅望了望天,鴻雁飛過,霧罩青山。他道:「天色還早,姑娘可否能幫個忙。」

她笑道:「既是幫我們剷除邪祟,自是有求必應了。」

他笑道:「一個風鈴。」

月亮向人間灑下白霜,「茹茹不怕,月亮來啦,我帶你回家。」

慶林大院里便只剩下秦菅和千煙二人藏匿於角落裡,也許是蹲下身來的緣故吧,他竟覺得這幾堵大牆格外高,一眼望不到頭。

「牆好高。」他喃喃道

「別分神。」那人握着即待出鞘的劍,悄聲提醒道。

月亮圓如玉盤,二人估摸等了一炷香的時間。院內蓬草亂飛,樹木蕭瑟。昨夜熟悉的感覺一去不復回。

又在原地等了會兒,他小聲道:「公子這冤伶莫不是不來了吧。」

聲旁那人聽聞,輕輕搖了搖頭道:「照冤伶的習慣至少需要在自己積冤的地方待兩日,除非......」

二人對視片刻,直冒虛汗:「她記得害死她的人是誰!」

二人紛紛心叫不好,御劍向著那戶人家避晦的客棧奔去。二人趕到門前,門內的小廝傳來爽朗的笑聲,秦菅身旁之人仙風道骨的,笑着道:「二位道友喝點什麼?」

秦菅道:「不必了,道友可知曉先前過來的那大戶人家?」

那人摸了摸下巴道:「還真有客官裡邊請。」

二人隨着那小廝上了二樓。風鈴,黑霧,秦菅瞬間警惕手中的劍待可出鞘。

那小廝並未覺察,只是摸了把後背嘀咕道:「怪陰嗖嗖的。」

越近秦菅便覺着怨氣衝天,道:「前面便是那戶人家的客房了吧。」

小廝點了點頭,「正好勞煩把這些人請出去吧,我要包下這店子。」

那小廝愣了愣,動了動嘴似是要說什麼,啪一聲只見兩塊黃澄澄的金元寶擺在眼前 ,他識相的點了點頭,揣起金圓寶道:「二位客官稍等。」

秦菅補了一句轉頭道:「勞煩將人請出去後帶個門,道友也勞煩出去迴避一下。」

他有些納悶,但看着自己懷裡金元寶也便不再多嘴了,連忙道了幾聲好後便扯着嗓子將人轟了出去,有幾個壯漢鳴不平但瞧着二人背影,應都是高人,還佩着劍,便罵罵咧咧的出去了。

待人群散後,秦菅舒了口氣,掏出先前的風鈴搖了兩下,見正在門外徘徊的黑霧循聲而來。他便又搖了兩下風鈴,此時那冤伶正顯出了原型,而這時她不笑不鬧,彷彿如傀儡一般,靜靜死盯着秦菅手中之物。

秦菅又快速搖了幾下,那冤伶乖巧的就地而坐,搖頭晃腦的盯着。秦菅出聲道:「為何人?姓甚名誰?」

那冤伶呆愣了一會,猶如木頭一般的出了聲:「南山雁安人,谷淑茹。」

雖不知雁安為何處,便又問:「為何在此?」

「為何?」女人面露猙獰逐漸露出尖牙,「你怎麼不問問他如何待我的。」

秦菅心叫不好先前分明謹慎的避開了所以使他發憤的話。劍隨即出鞘抵在她的脖子上,才使她靜了不少。可她仍在喃喃:「怎麼不問他呢?」

秦菅迅速在她全身貼滿了符紙,將她定住了,片刻走進房門內,只見那姑娘正和她的母親蜷着身子抱在一塊,見他們來了那女人跌了下連忙帶着女兒磕頭道:「多謝少俠相助,多謝少俠相助。」

秦菅趕忙扶她們起來,隨即問道:「伯母可知谷淑茹為何人嗎?」

《劍鞘誅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