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
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 連載中

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

來源:google 作者:叄柒不是三七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叄柒不是三七 懸疑驚悚 陳長歌

【殺伐果斷瘋批主角無限流詭異末世】失恐症:因腦內杏仁體異常,導致患者失去恐懼這一情緒,無法治癒,目前患者僅一例,患者姓名:陳長歌陳長歌穿越到了一個詭異復蘇,邪神降臨的世界,人類瀕臨滅亡的世界僅存的人類在世界一角築起高牆,於恐懼之中苟且偷生同時,驚悚遊戲降臨,成為了人類的噩夢,也是人類僅存的希望通關驚悚遊戲,克服人類的恐懼,即可開啟詭樹,達成進化,獲得詭異般強大的力量而陳長歌,這個無恐無懼的異類,即使面對災厄級詭異,也只會感到興奮,嘴角咧開,露出狂笑於是,一個比詭異更加恐怖的存在出現了展開

《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章節試讀:

待到眾人體力恢復一些後。

漢斯最先從地面上站了起來。

他快步走向了怪物的方向。

陳長歌見此,挑了挑眉。

這傢伙的腦子,似乎比陳長歌想的還要更好用一些。

而此時,少女也是走到陳長歌身邊。

「謝謝。」

剛才若不是陳長歌使用道具,她多半直接就會死在那巨狼的爪下了。

那種危急的情況,也只有陳長歌出手幫忙了。

面對少女的感謝,陳長歌甚至沒有抬眼去看。

剛才他使用道具的原因只有一個。

那就是不能讓這巨狼,在如此早的時間點就斬獲首殺。

線索中明確指明,如果讓怪物飽飲鮮血,這巨狼估計就得原地來個賽亞人變身。

無視了少女,陳長歌此時的注意力,都在不遠處的漢斯身上。

漢斯此時將那沉睡重新化為枯瘦老者的怪物拖到一旁,在其身上翻找着什麼。

見此,陳長歌悄無聲息的走向了一層的方向。

漢斯在翻找一番後,最終是一無所獲。

放開老者,漢斯皺着眉頭,自言自語道:

「沒有?難道是我推測錯了?線索指向的含義並非如此?」

這是關於第一條線索的解析。

【生路不止其一,有時亦需向死而生。】

生路不止其一很容易解釋,就是很明確逃生之路有兩條或以上,不只是大門一處。

而後半句,有時亦需向死而生。

這半句其中的信息就較難破解了。

漢斯也是剛才才豁然想通。

向死而生,這莊園內最接近死亡的東西,不就是這怪物嗎?

這半句的含義其實是,通往第二條生路的關鍵道具,就在怪物的身上。

漢斯想通了這一點...

只可惜,有人更早一步,捷足先登了。

陳長歌早在聽聞第一條線索之時,就已經輕易破解了。

一陣的自我懷疑之後,漢斯也是放棄了。

而此時,陳長歌已經順着長廊回到二樓東側階梯口了。

安東尼和少女也是繞開了怪物老者。

直到現在,這兩人的心跳還保持在一個極高的速度,恐懼感一時間還未盡數消退,畢竟剛剛險些死亡。

漢斯也要離開,前往一層拿到那最後一條線索。

就在陳長歌準備下階梯時,稍稍回頭。

就看到...

遠處長廊中,眾人最後面,那混混青年也不知是從哪裡找來了一把破舊的長柄斧,此時已經高高舉起。

「你們真是慫,還找線索做什麼,直接殺了它就是!」

混混的話語,終於是引得其他人的注意。

「不要!」

漢斯此時的聲音顯得有些凄厲。

他嘗試以最大的音量,制止混混的行徑。

而陳長歌則是轉頭就朝階梯下方狂奔。

當陳長歌看見那混混舉起斧子時,就深知一切都來不及了。

以那傢伙的腦容量,以及自帶的莽夫屬性,絕非單純語言就能阻止其犯蠢的。

除非是能趕上,親手阻止,否則其餘手段難以奏效。

然而明顯時間來不及了。

【戰鬥是強者的專利,愚蠢是愚者的權利】

那長柄斧迅速落下,落點自然就是那怪物老者的身體。

還算鋒利的斧子,在重力加速下,勢大力沉的直接嵌入了老者的胸膛中。

但也只是沒入了幾厘米後,便彷彿被什麼卡住,無法繼續深入。

詭異的是,斧頭在老者身上劈出的傷口,沒有半點鮮血溢出,就彷彿是砍在了乾枯的木頭上一般。

就在混混嘗試拔出斧頭,再來這麼一下時...

那老者的眼睛猛然睜開,整個眼球都是一片漆黑色,同時身體開始迅速膨脹。

『噗』

這是猶如利刃沒入血肉中的聲音。

一隻狼爪自下而上,從腹部深入,自後頸處剖出,鮮血幾乎是潑灑一般飛濺出去。

混混還沒反應過來,人就已經被穿成串了。

再看那老者,哪還有半點人的模樣,已經變成了身高三米的巨狼,尖爪如刀,利齒如鋸。

「啊啊啊...」

慘叫聲剛發出,便已經被迫終止了。

巨大的狼口,輕而易舉的將混混的頭顱撕咬了下來,脊椎並未能阻礙這一過程。

一整個頭顱落入巨狼的口中。

隨後,便是令人不寒而慄的咔咔聲。

那是顱骨被咀嚼的聲音。

【提示:由於隊伍中有驚悚玩家盲目攻擊,怪物已被激怒,立即蘇醒,開始攻擊驚悚玩家。】

機械音回蕩在所有人的腦中。

其實,不用系統提示。

早在異變發生之時,混混鮮血潑灑出去的那一刻,其餘三人就已經開始拼盡全力,向著階梯處奔跑了。

只不過,那巨狼卻並未第一時間去追逃跑的眾人。

而是在原地,開始撕咬,吞噬混混的屍體。

一個身高一米七以上,體重大約一百五十磅以上的成年男性,在巨狼的口中,幾下就被撕咬的只剩下些許殘渣了。

大量的血肉被那巨狼吞入口中。

其體型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次膨脹。

身上銀灰色的狼毛,也開始纏繞上絲絲鮮紅的顏色。

而早就跑路的陳長歌,躍下階梯之後,並未立即跑向一層的東側長廊。

而是身形一轉,走向了階梯後面。

這種斜向上的段型階梯,只要不是實心的,在階梯背後都會有一小塊留空。

很少有人會在意這被階梯遮蓋的小型空間。

在這小型空間之中,陳長歌從側邊的口袋處,取出了一枚金色的鑰匙。

這正是對應向死而生線索,從巨狼怪物身上搜出的關鍵道具。

上下搜索一番後,陳長歌卻是沒有找到自己想要尋找的東西。

「在另外一邊嘛。」

陳長歌並未氣餒或者失望,只是淡淡說道。

隨後,陳長歌便重新收起那金色的鑰匙,然後從階梯下方走出,向著一層**的大廳快步走去。

反倒是顯得不急不緩。

絲毫沒有怪物蘇醒,隨時可能會出現在身後的緊迫感。

而在陳長歌檢查階梯後方空間時,其餘三人也已經跑下階梯,衝到了一層的東側長廊中。

卻是沒人注意到階梯之後的陳長歌。

在長廊快到盡頭的位置,陳長歌追上了三人。

索性,陳長歌從一邊的房間繞了一下,隨後從眾人身邊的房間走出。

三人都在大口喘息,沒人注意到陳長歌出場的異樣。

《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