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禁慾戰神養的小祖宗又嬌又軟
禁慾戰神養的小祖宗又嬌又軟 連載中

禁慾戰神養的小祖宗又嬌又軟

來源:google 作者:會飛的豬豬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陸然 霸道總裁 黃志豪

書寫得很好,有喜歡看書的書友們看看這本《禁慾戰神養的小祖宗又嬌又軟》,會飛的豬豬把喻若宴景行等人物寫得淋漓盡致,堪稱完美,主要講的是:「她和我哥根本沒有血緣關係,我們才是我哥的直系親屬,遺產理應由我們繼承,憑什麼不能賣?」宴景行沒有答話……...展開

《禁慾戰神養的小祖宗又嬌又軟》章節試讀:

陽光正好,微風不燥。
副官站在樓梯口把守,在天台的一片空地之中,只有喻若和宴景行兩人獨處。
因為校服的設計喻若不方便坐下,宴景行像是瞧出了她的難處,解開西裝外套鋪在地上,伸手拍了拍,「坐吧。」
喻若順勢坐下,小口咬着紙包里的奶黃包,其實她已經許久沒有吃這種豬豬形狀的奶黃包,總覺得像是在哄小孩子。
「今天早上,是我態度太強硬了些。」
喻若驚訝的半張嘴回望着宴景行,一向說一不二的叔叔,這是在向她表達歉意嗎?
「跟個小孩子一樣。」
宴景行看她嘴角的碎屑,伸手輕輕的用指腹替她擦去。
也是來學校的路上,副官開車的同時,小心翼翼的建議提點了他。
「若若小姐如今畢竟已經成年了,不是小孩子,先生你也不能像對待新士官一樣嚴格……」副官的話猶在耳旁。
宴景行將手收了回來,聲線又放柔了些,「要是以後受欺負,第一時間告訴我。」
喻若愣愣的點了點頭,還沉浸在方才停留在唇間的觸感。
宴景行常年訓練,指腹升起一層薄繭,划過的瞬間之時,讓喻若身心一顫。
不過,她向來鎮定自若,從神情上並沒有顯露半分。
這是叔叔對她為數不多的親昵,要好好在記憶中珍藏。
早餐間發生的不愉快,兩人卻是默契的沒有再提及,喻若也是瞧着氣氛緩和,想起了徐老師的搭訕,她的好奇心再次被牽起。
「叔叔,有想過什麼時候結婚嗎?」
喻若試探性的問道。
宴景行沒有立刻回答,單手撐起身子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居高臨下的說道,「好好念書,你還小,不用管這些。」
說罷,便大步流星的離開。
只留下喻若坐在原地,像是在回味方才的溫存。
在天台傷神片刻,喻若也沒了胃口,將剩下奶黃包封好,起身時瞧見鋪在地上的西服,心中卻是一暖。
怕什麼,宴景行永遠是她的叔叔,就算沒有血緣關係,多年來的相處,情感的累積,還不至於讓她患得患失。
至於學院的事,徐徐圖之吧。
總有一天能說服叔叔的。
等喻若回到教室,卻發現其中空無一人,攝入過多糖分的喻若,有些昏昏沉沉。
「睡一下吧。」
喻若這樣想着,看着課表上,半個小時後,有軍事理論課,這是她最愛的課程。
因為宴景行的關係,喻若對那些冰冷的武器,還有枯燥的戰略十分感興趣。
為這心儀的課程,也要好好養精蓄銳。
喻若將頭枕在手臂之上,不消片刻,意識便開始模糊。
就當這時,喻若聽到了身後有桌椅的挪動聲,她迷迷糊糊之間,以為是外出的同學趕了回來,也無甚在意,可是聽到一陣細碎的腳步聲正悄悄的向她走來,還有一股若有若無的刺鼻氣息。
喻若頓時睡意全無,藏在手臂間的一雙眼睛猛然睜開。
有人在她身後!
一呼一吸之間,喻若飛快起身,一隻臂膀直擊向後,卻是迅速拿捏住身後人的脖頸。
「黃志豪?
怎麼是你?」
喻若瞧着對方怒目圓睜,只覺得這人陰魂不散,視線右移,這才發覺刺鼻氣息的來源,之間他手上拿着裝滿紅色油漆的桶。
喻若心中大喊不妙,身子飛快側過去,先發制人,一隻腳高抬,極漂亮的做了個迴旋踢,正正好踢在在油漆桶上。
那原本應該浸染喻若一身的紅色油漆,如今悉數落在黃志豪身上。
而這一幕,確實被姍姍來遲的朱瑩瑩看到。
「黃志豪!
你有完沒完?
你是不是想休學了?」

《禁慾戰神養的小祖宗又嬌又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