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極品陰陽先生之道祖
極品陰陽先生之道祖 連載中

極品陰陽先生之道祖

來源:google 作者:陌城飛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盼十五 陌城飛

你相信這世界上有用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嗎?例如我是一個陰子,例如我是道祖轉世,又例如村口那枯井中夜夜發出女人的哭聲……展開

《極品陰陽先生之道祖》章節試讀:

很快時間已是下午,趙無顏準備好起壇所要用的東西早早的坐在井邊等着太陽落山。

另一邊梁平吩咐完梁興去喊眾人一同觀看法事,自己則拿着滿滿一罈子黑狗血以及一把桃木劍躲在了井邊的一個草垛里。

時間轉瞬即逝轉眼已經到了黃昏,此時古井周圍已經圍滿了人。

眼看太陽已經落山趙無顏站出來朝着眾人說道「三叔今天不舒服不過來了,我來起壇作法」

說話間他已經點燃了手中的三炷香清香,插在了香壇之中。

只見他大手一揮手中赫然顯現出一張黃符,隨着他手猛的一抖,黃符竟憑空燃燒了起來。

眾人見到這驚奇的一幕紛紛瞪大了眼睛。

「天地道法,無極歸一,乾坤扭轉,神鬼浮身~起」

隨着趙無顏口中法咒一出,桌上猛然亮起一道燭火。

緊接着一道黃符丟入井中,瞬間一股惡臭蔓延至四周,井水此時也翻滾了起來。

「本師來收鬼,惡鬼還不快快現形」

一聲女人的慘叫傳來嚇的眾人連連後退,其實他們不知道這一幕全然是趙無顏和井中那月桂商量好的一齣戲碼。

趙無顏見效果達成抓起一旁綁在井邊槐樹上的繩子跳入了井中。

片刻過後趙無顏全身濕漉漉的從那井裡爬了出來,手中拿着一把油紙傘扔到了地上。

隨着趙無顏的離開,那井水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清澈透明。

「好了,惡鬼已除,大夥可放心喝井裡的水了」

眾人見井水變得透徹紛紛歡呼雀躍了起來,更有甚至願意出資給趙無顏蓋房子讓其留在村裡。

見眾人熱情似火,趙無顏這才朝着草垛中大喊一聲。

「三叔出來吧」

不料老頭子因為上了年紀,蹲在草里睡了起來,聽見趙無顏的聲音竟端起黑狗血就朝着井邊衝去。

在眾人詫異的眼光之下將那黑狗血一股腦的全部倒進了井裡。

「現在沒事了吧,你們怎麼都這樣,不怕那鬼出來害人嗎」

一眾大小被梁平的操作逗的捧腹大笑起來,更有甚者藉此起鬨。

「三叔啊,你是不是老糊塗了,朝井裡潑血幹什麼」

「就是就是,三叔你剛剛不是身體不舒服嗎」

……

趙無顏見狀連忙解釋道「這事不怪三叔,是我讓他做的,倒點血去去晦氣」

片刻過後眾人散去,正當兩人收拾東西時,那把油紙傘突然動了起來,飄至半空,緩緩的傘下出現月桂的身影。

「好你個老頭子,竟然想拿黑狗血潑我,你不知道那玩意沾在衣服上會很臭嗎」

看見這一幕梁平差點癱倒在地,顫顫巍巍的指了指一旁正在收拾東西的趙無顏。

「是他讓我這麼做的」

趙無顏苦笑一聲「快走吧,別讓閑逛的村民看見了」

到梁平家門口時,趙無顏故意將傘撐開,因為他早已在大門處貼了兩道黃符。

正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有,趙無顏正是如此,面對如此奇怪的鬼,他可是從來沒有放鬆過警惕。

讓他感到奇怪的是當他跨過大門時卻沒有他提前預料的那樣,甚至沒有任何反應。

以往家門口貼上黃符鬼是進不來的,就算是附身到東西上也會有反應的,而此刻那油紙傘竟然沒有一絲反應。

「哎,月桂你還在吧」

「幹嘛」

「沒事,就是問問你還在不在,別半路跑咯」

確定過後梁平內心更加坎坷,他不知道這個女鬼會給自己帶來什麼,甚至都不知道對方的實力如何。

見到這一幕趙無顏索性舉着那傘就進了堂屋,看看有家仙坐鎮那東西會不會怕。

可是結果卻很是讓他失望,縱使他走到神龕面前,縱然是他面對着三清像,那傘依舊紋絲不動。

「哇~這是你家啊」

一道聲音從那傘里傳來,嚇的原本坐在床上哄盼十五睡覺的女人竄到了牆角。

「老頭子快來啊,家裡又出現鬼了」

趙無顏連忙解釋道「三嬸別怕,她不會傷害你的」

話音剛落月桂便出現在趙無面前。

「哇,這小孩好可愛啊,好想捏捏他的臉」

說完話月桂便朝着盼十五所在的位置走了過去。

正當他伸手要抱躺在床上的盼十五時忽然一道紅光從盼十五左臂發出。

「啊~這娃娃咋比鬼還凶」

趙無顏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的瞪大了雙眼,片刻他才想起鬼道姑臨走時的那一幕淡淡的說道:「那是締結」

「啥,締結?這麼小的娃娃竟然會被締結」

望着桂月拉的像驢一般的臉趙無顏苦笑一聲「唉~沒辦法啊,誰叫這孩子是陰子命格不同」

「難…難道昨晚百鬼夜行就是為了他?天吶我錯過了一場好戲」

「唉,算了不聊這些了,說說你的事情吧」

月桂此時若有所思的掏出一塊玉佩放在手心,沉默了片刻才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鬼,只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身邊就有好多鬼」

「他們還好一點,沒有那麼可怕的樣子」

「後來有一天我一覺醒來自己已經一個我不認識的地方,那裡非常可怕到處都是鬼」

「他們都欺負我,終於有一天我忍不住了,就把他們全給吃了,然後我就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瞧,這是你那會丟到井裡的符」

趙無顏看見月桂手中的黃符心猛的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心想着特么該不會什麼厲害的的髒東西吧竟然連符紙都不怕。

月桂見趙無顏此時的樣子連忙解釋道「別怕我不會傷害你們的,我就是找個棲身之所,待在井裡也太冷清了」

聽見月桂的話趙無顏這才鬆了口氣,指着已經睡醒的盼十五說道「你留在這也可以,只是別再去碰他」

「唉~好吧,這麼可愛的孩子我都不能捏一把」

「這樣吧,這個玉佩我一直隨身帶着現在送給他吧,就當是見面禮了」

此時梁平拿着一塊嶄新的梨木牌跑到了兩人面前。

「這塊上好的梨木就給她做個靈位吧」

(梨木指的是黃花梨,防潮耐腐很多地方將它用做做棺材的材料)

趙無顏看見梁平手裡的木牌眼前頓時一亮。

「三叔,你哪裡找來的上好的黃花梨」

「嘿嘿~這原本是準備給我和老婆子做棺材用的,現在需要老頭子我就拿了出來給這姑娘做個牌位」

趙無顏接過那木牌放在神龕旁點了根清香說道「這可是上好的黃花梨,對你修為很有幫助的快進去吧」

「咦~醜死了,我不去,我看院子里正好有一顆月桂樹,我還是去那把,正好月桂住月桂樹」

《極品陰陽先生之道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