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九州泣血途之龍城飛將
九州泣血途之龍城飛將 連載中

九州泣血途之龍城飛將

來源:google 作者:竹魔羽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呂樹 竹魔羽

呂樹無意中觸動古墓機關,和上古武神簽訂契約,來到了異世界呂樹從一個小小的賤民,修鍊逆天功法,討伐忤逆諸侯,娶最美的女人,奪取無上兵權,一步步登上權力的頂峰......展開

《九州泣血途之龍城飛將》章節試讀:

晴雪不僅幫助呂樹趕跑了乞丐,還給了呂樹一點銀兩,以及,回到家裡給呂樹買了一套衣服。

這讓呂樹感覺很不好意思,畢竟自己也是現代文明青年不是嗎?

晴雪可不敢把呂樹帶回家,要是被自己的哥哥看見了那可不得了。

「現在兵荒馬亂的,你一定是因為兵亂和家人走散了吧?」晴雪語氣溫柔,說的呂樹心裏一陣暖意。

他點點頭道:「姑娘,你怎麼知道的?」

晴雪眼見着自己猜對了,莞爾一笑,但隨即眼睛裏閃過了一點憂鬱,道:「如今不太平,很多家庭都被打散了,僅僅是雪都城,就有從各地來的落魄的寒門,那些乞丐,就是和你一樣的,他們有可能原先也是可以不用過的這麼凄慘的。」

呂樹開始默默分析着這個世界,原來,這個世界並不太平,從城牆那頭貼出的告示就知道了,北武皇帝開始在全國範圍內招兵,並且指派了大元帥宋伯仁領兵。

「這位姐姐,是不是大武要打仗了?」

呂樹擺出一副呆萌小弟弟的表情看向晴雪。

晴雪心裏一暖,道:「何止啊,大武這些年就不太平,流寇四起,諸侯稱霸,官府為了剿滅這些流寇也是耗費了大量的人力兵力。」

她一頓,聲音變得很輕,道:「而且呀,聽說大武內部出了叛亂,宋伯仁在前兩天剛剛鎮壓下去呢。」

呂樹認真地聽着,他感覺這裡真的是不太平。

說著,晴雪又話鋒一轉,看着呂樹細皮嫩肉的,也不像是貧民的孩子,她心裏想,應該也是苦命人,因為戰亂和家裡走散了吧。

可是,她又哪裡知道,呂樹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是地球人,呃,準確的說,應該是有一個高度文明和法制社會熏陶的高級知識分子。

要知道,古代貧民是根本沒辦法讀書的,能夠讀書的,也大多是寒門子弟,或者官宦貴族。

但是,呂樹就不同,他雖然是乞丐,可是也是一個有文化的乞丐。

晴雪說道:「我前兩天聽官爺說,城西那邊缺少勞力,如果你不想餓死的話,就去那裡看看吧。」

說完,晴雪便走了,留下了一臉彷徨的呂樹。

看着晴雪柔弱的身軀,一襲青衫隨風擺舞,頗有些仙女的韻味。

「城西,招勞力......」呂樹自己心裏默默盤算着,沒想到,他呂樹也落寞至此。

可是,他心想,這裡適逢亂世,自己又有武神的傳承,那麼自己豈不是可以於亂世中逐流,成為一代英雄豪傑。

他在心裏默默盤算着,可是現實還是打敗了他,要想學習的武神的功法,沒有個十年八年的也做不到,到時候又沒有經濟來源,自己豈不是得餓死。

萬般無奈,他起身,朝着晴雪所說的城西走去......

後來,他就從事了這份工作,因為是冬季,每天給貴族掃雪,可以被管兩頓飯,也還是可以保證不死,至於別的,那就不敢奢望了。

在這裡,他結識了同為寒門的小六子。

那小六子和他的工作不一樣,因為小六子會來事,就做起了給這些貧民施粥的工作,一來二去,他就和小六子認識了。

那小六子很年輕,看他也是年紀輕輕的苦命人,心生同情,每到一天的工作結束,小六子就會偷偷帶着半個粗糧餅子,來到呂樹所在的民舍,跟呂樹分享。

兩個人聊得投機,逐漸地就成了朋友。

正在呂樹想要睡覺的時候,一道人影坐到了呂樹的身前,「喂,在外面睡覺,凍不死你。」

一聽是熟悉的聲音,呂樹睜開了眼睛,絲毫不在意地說道:「那又怎麼樣,冰天雪地,適逢亂世,沒人愛,沒人疼,每頓還吃不飽,早點凍死得了。」

那人聽見呂樹這麼說,也是一陣沉默,他們現在確實是處在這樣的狀態下生活。

呂樹的說法還是比較貼合實際的,比起他們大多數人,有些剛來的時候還有夢想,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夢想變得越來越低,結果到了最後,能吃飽飯就是最大的夢想了。

「小六子,說吧,今天帶了什麼好吃的?」呂樹睜開眼睛看着這個熟悉的男人。

小六子從自己有些破舊的衣服里取出了半張粗糧餅,遞給了呂樹,「諾,今天就只撈到這麼點。」

呂樹今晚正好沒吃飽,也不客氣,拿過來就吃。

「小六子,你吃飯了嗎?」呂樹咬了一口,說道。

小六子笑了笑,看着呂樹狼吞虎咽的,有些不好意思,道:「沒怎麼吃飽。」

呂樹聽了,當即把餅子分了一半,給小六子,「真是的,沒吃飽不說話。」

小六子半推半就地把餅子拿了,吃了起來。

像他們這樣的人,平時能夠吃上飯,就已經是最大的寬慰了,更何況,有時候還吃不上飯。

小六子和呂樹是好朋友,他們之間很熟絡,每當他們忙完各自的工作以後,就會來到這間殘破的小屋子裡閑聊。

有時候會碰巧遇見晴雪,那小姑娘也會過來湊熱鬧,三個人有說有笑的。

「喂,小六子,問你個事兒?」呂樹吃完了,擦了擦嘴,說道。

「你問。」

「你說,晴雪到底是什麼身份?」

被呂樹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給噎到了,「水,水。」

小六子滿世界找水。

呂樹從自己的披風底下掏出了一個水葫蘆,「諾。」

小六子接過來,咕嚕咕嚕就喝了。

「爽!」

喝完以後,小六子還不忘吐出一口哈氣,道:「晴雪,人長得漂亮不說,還讀過書,跟我們不一樣。」

呂樹來了興趣,晴雪那倩麗的身影浮現在了呂樹的眼前。

「她難不成是貴族?」呂樹開了個玩笑。

小六子搖了搖頭,道:「我好像聽晴雪說過,她是西韓人,因為家道中落,就輾轉隨着家人來到了北武避難,可誰想,剛到北武,她母親就病死了,父親就拖着關係,在雪都城找了一處住所,因為之前她父親是經商的,走南闖北,在雪都城給晴雪找了個工作。」

「聽晴雪說,她還有個哥哥,只不過,那個哥哥好像脾氣很怪,動不動就愛發脾氣。」

聽小六子這麼說,呂樹好像也能體會到晴雪的苦楚。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九州泣血途之龍城飛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