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絕處生
絕處生 連載中

絕處生

來源:google 作者:去碼頭寫文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去碼頭寫文 李言苓 武俠修真

李言苓十歲在山上撿到小孩那一刻起,就走上了一條被不斷追殺的絕路如何才能絕處逢生?只能變強,不斷越級反殺展開

《絕處生》章節試讀:

月亮出來了一點。

光照在李言苓平靜的臉上顯得她純潔無暇。可對面兩個敵人並不這麼想。

刀疤老大充血的雙眼,直勾勾盯着李言苓,像下一秒就衝過來撕碎你的凶獸。

他的身旁本應該站着的老五,卻跌入陷阱已經暈過去了。

「箭頭上居然有毒!」

刀疤老大咬牙切齒一字一字的蹦出來。聲音不大,卻滿含憤怒。

這句話更像是說,你居然有毒,明明一直呆在山上,怎麼可能!

風呼呼的吹,樹葉婆娑。

春天的風,本不至於如此刺骨冷冽。

站在大樹下的李言苓一動不動。只是平靜的盯着刀疤老大。沒有回應,只是陳述語氣的發問。

「誰派你們來的。」

但回應李言苓的只有直直砍過來的快刀。

李言苓後仰堪堪躲過,下一瞬,落空的刀立刻又追來。李言苓趁空檔拿出木棍抵抗,剛碰就被砍斷。

在躲閃時抓住箭柄,反勾手刺向敵人頸部,卻被手臂格擋住手腕。

剛剛被擋,令李言苓的手瞬間無力。於是立馬幾個翻滾拉開距離。

可下一秒,刀依舊直直砍來。李言苓靈活閃躲,力量卻差太多。很難討到好處,不覺身上已經有幾個血線。

「我要你的命給我兄弟們陪葬!」刀疤老大大呵一聲,舉刀衝來。李言苓逃向樹榦,助力塌上樹榦而後空翻落在敵人身後。

看着刀疤老大後頸破皮的傷口,李言苓終於有點放鬆。接下來就是拖時間了。

可是這副身體太過羸弱,長線奔跑本就體力不足,剛剛的空翻已經耗盡所有力氣。

不慎腳無力一頓,就被敵人找到破綻,抬腳就踹在李言苓後背,「噗」的吐出一口血。

倒地的李言苓看着提刀靠近的刀疤老大,突然聽到身旁沙沙的聲響,勾起了唇。

終於來了……

「我要讓你死無全屍!」刀疤老大兇狠提刀落下。身旁樹枝上突然躥出一條毒蛇,緊緊咬住刀疤老大的手臂。

刀疤老大反手就給了一刀,可是毒蛇立馬躥到他後背。繼續咬住了肩膀。

在刀疤老大與毒蛇糾纏的時候,李言苓已經走到陷阱處,用老五的刀,插穿他的身體。

刀疤老大看到這幕,吐出一大口血,對着李言苓大喊。

「你也會跟我一樣,體會到失去同伴的滋味!你也會!」

下一秒不知道是劇毒還是因為昏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但毒蛇看到斷氣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原地只剩下兩具屍體,而刀疤老大的胸衣露出了一截帶血的破布,正是之前裝死蛇的那塊破布……

在前幾天發現蛇洞的時候,李言苓心裏便有了計策。提前一天殺了雄毒蛇,藏在第一個標記點。然後引到第二個標記點蛇洞位置,練武的人手上有刀,面對突然飛過來的異物,必定是砍斷。這時候身上就全是雄蛇血。

最後跑到陷阱的地方,即使警惕也架不住陷阱數量多,總會失足掉進坑。為了防止帶人逃跑,聽到慘叫聲時就回頭對峙剩下的人。再乘打鬥近身趁亂把破布塞到敵人懷裡。

為了以防萬一,最好還是要用毒箭頭割破敵人。雙重保障做好,就是拖時間。不論是等藥效,還是等雌毒蛇都可以。

這就是李言苓在有限的條件下想出的最穩妥的辦法。好在有驚無險……

全身狼狽不堪的李言苓,捂着胸口,慢慢抹黑走向山洞。

在走到分岔口的時候,李言苓閃過刀疤老大的話,你也會失去同伴……又突然想到……

老三問刀疤老大會不會已經下山了?

刀疤老大斬釘截鐵說,不會。

李言苓冷汗已經冒下來,為什麼那麼確定我們在山上?因為去了村裡我們不在?還是因為找到了我們的痕迹?難道……已經找到了我們的山洞?!

忍住胸口疼痛的李言苓快步跑回去,緊皺着眉頭,嘴角血流不止……

快靠近時,聽到山坡洞頂位置有個男人大聲顛笑。

「你們!你們給我的兄弟們陪葬!」

「我們老大肯定已經把她殺了,你們不用擔心,馬上你們就團聚了。」

李言苓低頭搜尋可用的武器,看到一根毒箭頭,拿起毒箭悄悄來到男人的身後。男人一直在用茂密的樹枝蓋緊山洞頂部,沒有想到還會有人襲擊自己。

隱藏在暗處的身影跳起來一個利落的砍刀手,把男人擊暈。李言苓再將毒箭頭扎進他兩條大腿。

忙完後迅速掀開樹枝,山洞裏濃煙噴出。嗆咳幾下,立馬對着裏面大喊,「麻姑!樂淮!」

良久才聽到虛弱的女聲,「大牛,快救救樂淮……」

話音剛落李言苓從倒地男子身上搜出了繩索,立馬將一端綁在樹榦,另一端放入洞中。

「麻姑,你把樂淮綁上,我拉他上來!」

又是良久繩子這端扯了幾下,示意綁好了。李言苓一邊拉上樂淮,一邊推測麻姑情況不太好……

樂淮年紀小,不是那麼重。拉到頂就抱住樂淮放躺在地上。然後李言苓綁上繩子就下去了。

洞內情況果然很糟糕。麻姑躺在小潭旁,樹枝在洞里肆無忌憚的燒,還點燃了之前的柴。不僅僅只有嗆人的煙味,還有油味。

洞口被烈火堵住,好在小譚靠內側,才讓兩人撐了一會兒。李言苓觀察的同時,將繩子的尾端綁緊麻姑。自己則拉着繩子向上爬。

如果在沒受傷的情況下,攀爬到山頂的距離已經是這副身體的極限。

現在體力消耗殆盡,還受了重傷得李言苓,每一次向上全身都在撕裂,在嚎叫。可是李言苓知道自己只能咬牙堅持,不然麻姑就沒救了……

嘴角的鮮血已經停下,嘴唇顫抖不止。繩子上也是都是雙手磨出來的血。就像是長跑運動員最後那段旅程的麻木一樣。李言苓已經失去知覺,只有大腦不斷重複,爬上去……快爬上去……

爬到頂端的李言苓差點倒地,硬是扶住樹榦撐住,回頭神來就迅速把倒地男人拖近,將樹榦上的繩子解開,最大程度的綁牢男人腰間,反覆測試好。

李言苓又將剛才的樹枝去掉葉子,只留下主幹。弄了三四根擺在頂口和繩子接觸的下方。

最後李言苓用盡全身力氣將男子推下山坡。男子每下去一些,麻姑就上來一些。不斷的推扯。最後將頂口的麻姑拖到旁邊躺下,在解開麻姑身上的繩子後,李言苓終於暈倒在麻姑身上。

李言苓做了一個夢。雖然李言苓很討厭做夢,想儘快醒來。

可是,真的太累了……

《絕處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