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君言鳳和
君言鳳和 連載中

君言鳳和

來源:google 作者:天光乍破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君離 武俠修真 玄宸

玄宸神君很苦惱,向來喜歡清凈的她最近被一個小鬼死纏爛打,偏偏這小鬼還是天界帝君的寶貝女兒還記得初見,那眉眼還未長開,看起來卻已有幾分絕色的小鬼仰着腦袋認真說:「先生,你真好看,我喜歡你」玄宸抽了抽嘴角,沒想到自己竟被一個小鬼當眾調戲:「想不到殿下小小年紀,臉皮竟這樣厚」後來,玄宸意外准許了小殿下留在她身旁,她的決定出乎所有神仙的意料,神仙們都不知,喜怒無常的玄宸神君為何突然改了主意誰知孩子長大了心性不改,不聽玄宸叮囑和教導,奄奄一息掉下天界,氣得神君百年不想再見到她帝君:「神君啊,小離在凡間修鍊,危險重重,身邊無人看管,你不去看看?玄宸:「不去」帝君:「神君啊,小離她在凡間被狐狸精勾搭了,你不去看看?」玄宸:「不去」帝君:「神君啊,小離她被這狐狸精抓去雙修了……」話還沒說完,玄宸挑了挑眉,嘴角浮起一絲冷笑:「很好」玄宸面如春風,說的話卻冷如冰霜:「信不信我把你狐狸皮扒了做狐娑?烤成狐狸串?」被冤枉又被嚇得瑟瑟發抖的狐狸:「神仙姐姐,是誤會,誤會……」險些被剛剛的大妖重傷,正捂着傷處掉眼淚的柏離:「你,你是誰啊……」是你先生展開

《君言鳳和》章節試讀:

「想不到殿下小小年紀,臉皮竟這樣厚。」

玄宸笑得溫柔,看着君離亮晶晶的眸子,語氣也是溫柔的,只是這說出來的話卻一點都不溫柔,她也絲毫沒在意其他神仙的表情。

君離她還是個孩子,玄宸想着,不能打也不能罵,這麼多人面前,自己總還是要點臉面的,但也不想就這麼被她調戲了。

語出驚人,卻也符合玄宸神君的性子。

天界小殿下遇到玄宸神君,神仙們都忍不住猜想是誰更勝一籌,帝君緊張的咽了一口口水,和自家兒子君明交換眼神:要不要去把小離拉回來。最後默契的點了點頭,決定讓君離自生自滅。

畢竟,這可是喜怒無常出了名的玄宸,萬一玄宸一生氣,又離了天界幾百年,或者再閉關個幾百年,可就不好了……

君離臉上的笑容卻綻得更大了些,兩個小小的酒窩看起來煞是可愛——想不到神仙姐姐不但好看極了,性格也和那些神仙們大不一樣,不愧是她一眼就喜歡的姐姐!好一個清新脫俗的玄宸神君,和那些古板不變的神仙們都不一樣!

不行,這麼好的姐姐……君離心裏頓時冒出一個念頭:玄宸神君只能是她一個人的!

小殿下從來沒發覺自己的心跳居然可以這麼快,她欣喜的看着微微彎着腰的玄宸,玄宸正溫柔的注視着自己,真是好看到極致了……

她想,只要玄宸當她的先生,她就可以天天和玄宸在一起,天天都看到她,所以她對玄宸正式說的第一句話,稱呼就是先生。

小殿下一門心思的想着要把好看的玄宸姐姐留在自個身邊,偏偏腦子沒轉過彎,只想着讓她做自己的老師,當自己先生,好讓自己能名正言順的跟着她。

若是今後的她想起這一幕來,只怕悔得腸子都要青了,當什麼先生,當場定下親事是上上之策。

聽見玄宸的話,君離不但不生氣,反而充滿期待的眨巴着眼睛望着她:「玄宸姐姐,你能不能當我的先生,教我讀書寫字呀?」

幾百年來,教過君離的神仙數都數不清,全都因為受不了她折騰人的性子,怕落個教導不當而離去,她這話一說出來,整個宴會頓時安靜無聲,等着玄宸接話。

「不能。」玄宸笑眯眯的低頭看她,順便把她的手從自己身上拿開。

這小鬼,把她衣服都捏皺了,她實在有點嫌棄,更何況,讀書寫字有什麼好教的,都五百歲了,要是連這都不會,那她還是別當什麼殿下了。

玄宸可不想看到天界的小殿下是個不如凡人的傻子。

小殿下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掛在她身上了,小臉埋在她身前,抱着死也不撒手,悶着聲音撒嬌:「先生,我一定會很聽話不會鬧的,你就收我做學生嘛,好不好?」

「好不好嘛,先生你就答應我嘛,先生……」君離聲音軟軟的,整個人身子也是軟軟的,仰着小臉可憐兮兮的望着玄宸。

玄宸第一次被幼子如此對待,推也不是,抱也不是,心底有些嫌棄,也莫名有些緊張。

等等,她都說了不能啊!這個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又抱自己又喊先生是要鬧哪樣!她又沒答應,怎麼就叫上先生了!怎麼感覺還是她欺負了這小鬼……

不過,她不得不承認,這小鬼,真是好看得過分……她也不好一把提着小殿下的衣領把她扔回去。

這一幕是神仙們,包括小殿下的老爹,老哥,都沒見過的——君離雖然也會在其他人面前裝乖,卻不會撒嬌,可現在居然對玄宸神君撒嬌!

帝君心裏的憋屈簡直快要溢出來了,君明也羨慕得不行,他們有見過君離頑劣或乖巧的一面,卻從沒見過她這麼軟萌,對人百般親近的一面。

明明是自己家的孩子。

於是,接下來,宴會上所有人都看着君離和玄宸拉拉扯扯——

「殿下,我方才就回答過你了,我不想,所以我希望殿下能讓我現在離開。」玄宸無可奈何的看着她,稍稍狠下心來,把她輕輕推開。

畢竟還小,不能對她太凶。

小殿下又黏了上來,哼哼唧唧:「先生……你就再考慮一下嘛……我喜歡你。」

玄宸總感覺自己被這話噁心到了,渾身發麻。

「殿下,我不收學生。」玄宸臉色黑了兩分,再次把君離從自己身上扯下來,這次用的力道大了一些,「我從未教過什麼人,也不適合,殿下請自重。再說,讀書寫字這種凡間幾歲小兒就懂的事,殿下要是不會,倒也不用再當什麼殿下了。」

她可沒什麼耐心天天管教別人家的孩子。

「先生。」君離抱住她的腰,蹭了蹭,拿出對付其他神仙的一貫裝乖手法,「我很乖的,我也很可愛的。」

這小殿下,說的都是些什麼奇怪的理由,乖和可愛就可以為所欲為嗎?哪裡像個正經的小神仙。

玄宸深吸了一口氣,端正姿態:「殿下……」

她還沒說幾個字,君離又急忙道:「要是覺得我不乖,先生可以責罰我的,如果……如果還覺得我不夠可愛,我以後一定會努力更加可愛的!」

她以往每次搗蛋,如果死纏爛打不湊效,裝起乖來就一定湊效,她怕裝乖不夠好,索性對着玄宸姐姐撒起嬌來,她就不信玄宸姐姐不吃這套。

君離說得信誓旦旦,好像可愛就能當飯吃似的。

玄宸第一次遇見這麼蠻不講理的小神仙,現在只想翻白眼。

小殿下見她不為所動,大失所望,嘴一撇,拉着她的手,竟是快要哭出來了。

……她幹什麼了,這小鬼就要哭了?

帝君,君明,在場的仙女,仙君,小神們,都知道君離要幹什麼了——

哭,哭得個梨花帶雨,委屈可憐,你是對的她也哭得讓你不得不讓着她,你是錯的那更是哭得你心肝肺都疼,攔也攔不住,勸也勸不住,只能等她自己停下來,渾然天成,收放自如的哭功,跟調皮搗蛋的性格一樣沒人學得來。

這是小殿下除了死纏爛打和裝乖外,最大的殺手鐧。

果然,下一秒,君離臉上已經掛着閃閃發亮的淚珠子了,她抽抽噎噎地說:「玄宸姐姐……我……我喜歡你,你能不能……不要拒絕我……嗚嗚……」

她剛開始哭的聲音很小,似乎還刻意憋着,到後來忍不住,直接哇的一聲大哭起來,收也收不住,一張好看的臉哭成了泥里打滾的小花貓,可憐兮兮的,看得人心生憐惜,恨不得把她揉進懷裡哄。

玄宸微微皺眉:「……」

這位小殿下,當真奇葩。

神仙們既喜歡她懂事乖巧的一面,又對她調皮搞怪的一面避之不及,每每生氣起來,只要小殿下眨巴眼睛一哭,他們哪還有氣啊,趕緊把人家哄了送回帝君那才是。

確實是看着惹人憐愛。

帝君心疼得不行,連忙走過去勸:「玄宸啊,你看在今日是君離生辰的面子上,就答應她吧,你要是有什麼意見要求,儘管和我提就是,你看她這樣喜歡你,應當不會給你帶來麻煩什麼的……」

她本身就很麻煩了好嗎?自己又不是什麼專門帶孩子的神仙,誰願意天天管一個還沒長大的小神仙啊?

「帝君,」玄宸沒去管哭的一塌糊塗的小殿下,抬起頭來假笑着看帝君,聲音咬牙切齒的,「你我相識數萬年,我問你,你見過我身邊陪着什麼人沒有,見過我教導小神仙沒有?」

帝君總覺得她笑得陰森森的,背後一涼,強裝鎮定道:「我知道沒有……不過,玄宸啊,就看在我面子上,只要隨意教教小離吧,什麼都行,法術之類的……」

他壓低聲音,傳音給玄宸,無奈道:「你不知道,你要是不答應,她停不下來啊……今日是她的生辰,她若是一直哭下去也太……」

玄宸恍然大悟,原來帝君也不是不明白自己的性子,只是怕誤了君離的生辰,留下一個不好的回憶,才希望自己應下。

他倒是想得美。

君離還在一個勁的哭,有幾個心軟的老神仙甚至都想站出來為小殿下說兩句情,只是顧着玄宸神君的身份,一直猶豫着。

玄宸向帝君點了點頭,伸手摟住君離的腰,把她攔腰抱起,大步走過去,塞到了帝君懷裡。

君離只感覺鼻尖一陣馨香,陷在玄宸柔軟的懷抱里,愣得只張嘴不出聲,眼淚還掛在臉上。

好……好香,好軟的懷抱啊。

只可惜,不過片刻,便離了懷抱。

她眨巴着眼縮在自家老爹懷裡,又很快掙脫了出來,站在地上,撇着嘴,想着玄宸不答應做她先生,就不能天天見到玄宸了,又哭了起來,這次是十分的真情實意。

玄宸無奈的嘆了口氣,走過去揉了揉她的頭髮:「殿下別哭了,以後再找位神仙當你的先生便是,我幫你找也不是不行。」

可是她就是只想要玄宸神君啊。

君離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難過,她第一眼就喜歡玄宸神君,可玄宸就是不答應她,為什麼啊?明明其他神仙看她哭了都會答應她各種事的,可玄宸神君為什麼不啊……是她做得不夠好嗎?君離捏着衣角,眼淚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

玄宸蹲在她身前,又輕輕說了一句:「別哭了,殿下。」

罷了,罷了,看在帝君的面子上,只是多了個名義上的學生而已,也不一定非要管……啊,可是還是好麻煩……

玄宸也不知道,教小神仙法術,是怎麼個教法,這種東西,難道不是天生就會嗎?

仔細想想,確實不是,只有天界初生之神,才能自然掌握法術奧妙,並逐步修鍊至尊,其他新生或各界突破而來的神仙,都得靠自己琢磨學習。

真是麻煩。

「……殿下,」玄宸猶豫再三,鬆了口,「容我考慮後,再同你談論此事吧。現下進行宴會要緊,殿下千萬別再掉眼淚了,這種日子哭多不吉利。」

容她考慮?……也就是說,有可能要答應!

君離的眼睛一下子亮起來,瞬間止住了哭聲,破涕而笑,使勁擦了擦眼睛:「好!我不哭了!先生!」

神仙們再次目瞪口呆。

這,這……玄宸神君三言兩語就讓小殿下不哭了?這又是怎麼做到的?

玄宸心裏欲哭無淚,她是真的只想來宴上蹭個吃喝,結果也沒吃上什麼喝上什麼,反而被一個小鬼給纏上,她可從沒想過要收一個半大的小鬼當學生啊,這小鬼也是膽大,居然敢在自己面前糾纏。

她努力憋出一個笑,心裏安慰自己:反正也只是考慮,過些日子再說,自然是不會輕易答應這個小鬼的,現下就吵人得很,誰知道以後還能怎麼著,她玄宸可最是討厭麻煩。

「既然如此,那麼殿下,我先告辭了。」

玄宸看都不想再看那個小殿下,只感覺有些頭痛,真不知自己是倒了什麼霉,八百年前怎麼沒算算出關的時日,瞧着君明以前死皮賴臉的性子,就該猜到他妹妹君離會是什麼樣子,果不其然,一個比一個厲害。

她連忙捏了個訣御風離開,一秒都不想多待,生怕又要多費口舌。

「玄宸姐姐再見!」小殿下開心的衝著她的背影道。

遠處那道影子似乎踉蹌了一下,隨後以更快的速度消失不見了。

《君言鳳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