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橘子味軟糖
橘子味軟糖 連載中

橘子味軟糖

來源:google 作者:嘉月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諾 阮棠

【現言·久別重逢·青春校園·暗戀成真】高中時,理科學霸男神同桌成了理科學渣阮棠的緋聞男友,在她一次勇敢發聲中,謠言戛然而止時隔多年,阮棠怎麼也沒想到,去趟口腔醫院竟能再次與他相遇而她的牙醫程醫生,正是她的緋聞『前』男友,程諾阮棠:程醫生到底想怎樣?程諾:想你程諾:想讓你再靠近我一點【表裡不一禁慾系寡言牙醫x外冷內熱嬌軟網文作者】展開

《橘子味軟糖》章節試讀:

緋聞前女友?

阮棠猶疑了一下,不敢相信地吞吐着問,音調都高了幾分,「你是?」

「程......程,程諾嗎?」

程醫生微勾起唇角輕笑,「還以為你不記得我了。」

阮棠往椅子上一靠,恍然大悟。

怪不得他能直接叫出她的名字,原來是真的認識她。

此刻,阮棠很想收回她之前的想法,論尷尬,這才是最尷尬的尷尬瞬間,如果有尷尬榜,這絕對是TOP1,獨佔鰲頭。

「哈哈。」

阮棠尬笑兩聲,「好久不見,緋聞前男友。」

程諾嘴角掛了一抹淺笑,腰背坐得筆直,柔情暗蘊的眼神從未在阮棠身上離開過,正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靜靜地觀察着她的反應。

「咳咳。」

阮棠直了直腰,露出標準的職業微笑,「好巧。」

阮棠怎麼也沒想到,給她看牙的醫生竟是她在高一理科班時的同桌,程諾。

她只是來一趟口腔醫院看牙,竟也能再次與他相遇,這概率按道理來講,不該是這麼高的吧?

阮棠想走,可見程諾一直在本子上記錄著什麼,她也不好意思打擾。

要不,她默默地先走一步?

阮棠動作輕緩地起身,徑直走到門邊,還沒等碰到門把手,程諾平靜的聲音,叫住了她。

「治療情況還沒說,就要走?阮小姐是有急事?」

「沒......」

阮棠收回手,垂眸看向自己的腳尖,頓了數秒後,默默轉過身坐回椅子上。

她低着頭,「程醫生,你說吧。」

程諾定了定神,言歸正傳,「今天是開髓治療,俗稱殺神經,回去之後有點疼是正常的,實在忍不住了可以聯繫我們。」

程諾嘴角噙起一分笑意,「加客服微信了?」

阮棠點點頭,耷拉着個腦袋應了一聲,「嗯,好,知道了。」

敷衍三連?

程諾蹙緊眉頭,沉吟片刻,「看屏幕。」

程諾的聲音總是讓她無法拒絕,阮棠緩緩抬起頭,避開程諾的視線,直直地看向屏幕。

上面是她牙齒的「裸.照」......

阮棠蹙了下眉又立即舒展,原來拿相機是要給她的牙齒免費拍寫真啊。

「牙是挺齊的。」

程諾平淡的誇了一句,接着又補了一刀,「就是問題有點多。」

阮棠,「.....」

「看這裡。」

程諾把筆記本電腦往阮棠面前推了推,修長手指所指的牙齒上,有一條黑線。

「這種情況也需要治療了,別看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條黑線,裏面很可能早已變成一個大的柱洞了。」

程諾側臉看向阮棠,「你又那麼愛吃糖,蛀牙跑不了。」

聞聲,阮棠視線偏移和程諾對視。

他那副神色清朗的模樣一如往日乾淨的少年,耀眼又奪目。在看到程諾薄唇微微勾起的一剎那,阮棠心跳幾乎漏了一拍。

她咽了下口水掩飾自己內心的慌亂,強裝鎮定地繼續和程諾對視,直至程諾先躲開視線,她才鬆了一口氣。

「有空都來看一下。」

程諾拿起桌子上的手機看了眼又放下,「周五下午一點半,有時間嗎?過來複診。」

阮棠點點頭,「有時間。」

身為全職網文作者,時間分配最自由了。她又是一個人住,沒人找就把自己關在家裡碼字,偶爾也會去爬山散散心,尋找一下靈感。

「那好,到時客服會提前聯繫你。」

「嗯,謝謝程醫生。」

程諾點鼠標的手一頓,一雙黑眸帶着幾分落寞。

他微微側頭抬起眼皮看了眼阮棠,淡然笑着道,「今天的治療結束了,前台付款。」

阮棠聽到能走,嘴角一揚,「好,程醫生再見。」

語調都輕快了不少。

程諾面若冰霜,「再見。」

門被輕輕關上,程諾眼看着阮棠離開他的辦公室,俊臉幽沉往身後的椅子上癱了癱,渾身覆著一層陰鬱。

他捏着眉心,嗓音微啞,喃喃地問自己,「一定要和他永遠保持距離嗎?」

口腔診所門外。

「䍃䍃!」

阮棠的一聲哀嚎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不過她不在意,繼續和童䍃吐槽,「我才看了一顆牙就花了五百塊,還沒補好。」

「正常正常,五百都是便宜的,那好點了嗎?」童䍃關切地問。

「別提了。」

阮棠長吁了一口氣,眼珠骨碌一轉,「你猜我今天遇見了誰?」

「誰?」

「程諾。」

「程諾......」

童䍃難以置信,突然驚呼一聲,「程諾?」

話筒里的女聲大到震得阮棠的耳朵有些不適,把手機挪遠了一點,「是,程諾。」

「你同桌?理科男神?緋聞前男友?」

阮棠愁眉苦臉,「那些陳年舊事咱能不提了嗎?」

「我倒是不想提,可一提到他,我就能想到這些關鍵詞,能怎麼辦?」

童䍃繼續道,「你和我說說,你倆怎麼遇見的?」

「下午去看牙……」

阮棠邊走邊和童䍃講述她今天在口腔診所發生的所有,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家門口。

她按了下指紋,脫掉鞋子隨手把門一關,快步沖向沙發把自己摔進沙發里。

哭喊着說道,「䍃䍃,我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麼尷尬過!」

「哈哈哈哈——」

果然,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

就像現在,她在痛苦,而童䍃的笑聲卻震耳欲聾。她都能想像得到,童䍃笑得會有多誇張,恨不得把嘴咧到耳朵後邊。

阮棠翻了個身,凈白的小臉憋得通紅,「童䍃!」

阮棠氣鼓鼓地喊了一聲,「我已經夠慘得了,能不能不笑我了?」

「能。」

童䍃連聲應道,繼而努力憋着笑問她,「糖糖,我問你一個嚴肅的問題。」

「什麼問題?」

「嗯......」

「就是.....」

童䍃頓了頓,試探地問,「在同學們傳你們兩個談戀愛之前,你真的沒有對程諾動過一點點的小心思嗎?」

阮棠凝神,童䍃繼續道,「你們兩個可是同桌了整個學期誒,更何況,他可是程諾。」

「不和你說了,我要去寫大綱了,拜拜。」

「哎?」童䍃還想再聊一會,「糖糖你——」

阮棠沒給童䍃說話的機會,直接掛了電話,她輕吐出一口氣躺在沙發上發獃。

手機一震,童䍃說:【糖糖,你在逃避!】

《橘子味軟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