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連載中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來源:google 作者:花兒總會凋零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明 穿越重生 花兒總會凋零

主人公周明意外穿越到三國,開局拜在了司馬徽門下,成了卧龍鳳雛的師弟諸葛亮:「師弟,這些事,你把握不住的,讓師兄來」龐統:「師弟,你怎麼老愛做這些小玩意兒啊?」主人公周明與自己的師兄們相愛相殺就此在三國拉開了序幕……展開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章節試讀:

第二天天亮,洛陽城外的大路上,一輛馬車緩緩向南方而去。

馬車上,傅肜和典韋在外面駕車。車廂里,蔡文姬和貂蟬坐在一塊兒,周明坐在對面。

「我沒想到你會跟我走。」,周明笑了笑,對着蔡文姬說道。

蔡文姬回了一個甜甜的笑容,「父親說,洛陽接下來很亂,讓我先走,等他完成你託付的事後,就會趕來。」

「唉,此次不知道將伯父留下,不知道是對還是不對。」,周明搖了搖頭嘆息的說道。

蔡文姬看着周明說道:「既然父親肯為了你託付的事留下來,那他就覺得值得。要不是父親執意讓我跟你走,我也會陪在父親身旁的。」

周明笑了笑,「那可不行,怎麼能把才女留在戰亂的地方呢。」

蔡文姬聽後,搖了搖頭說道:「如今大漢王朝,已經到了將傾的地步。我不知道為什麼你不願意去幫幫朝廷呢?」

周明看着蔡文姬,然後從車廂里走了出來,站在甲板上,慢悠悠的說道:「因為我要救的不是王朝,我要救的是這天下的百姓!」

蔡文姬和貂蟬聽到這句話後,渾身都顫了顫。貂蟬心裏想着,他的目標竟然這麼大嗎?可他看起來比我還小呢,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只是騙我們的呢?

蔡文姬卻想的不同,這才是她蔡文姬認可的男人。心懷蒼生,有大才,卻不驕橫跋扈。想着想着臉就紅了起來,該死,怎麼感覺好像在考慮夫君一樣。

三天後

董卓五千飛熊騎兵抵達了洛陽,同一時間,丁原率領自己的五千并州鐵騎也進入了洛陽。最後雙方達成協議,各自帶一百人進城,其餘的都駐紮在城外。

而兩天後,城內就傳出,袁隗要殺丁原和董卓,並且收並他們的兵馬。

才消停了兩天的洛陽,一下子就又熱鬧起來了。袁紹和袁術僥倖逃脫,袁隗慘死當場,洛陽的袁家直接被滅了。

袁紹出逃,直奔汝南而去,而袁術直奔南陽。

周明站在一處山坡上,聽着傅肜的彙報。

「哈哈哈,這王允真是個人才啊!這兩邊計策用的妙啊,又是給董卓送女人的,又是給丁原送刀的。嘖嘖嘖,這是怕他們一下子搞不死袁隗嗎?」,周明捧着肚子笑個不停。

傅肜湊到周明身邊問道:「少爺,這計策是不是你出的?」

周明起身看着傅肜認真的說道:「傅哥,我很老實的,這種不要臉的計策,可不是我乾的哈!」,說完就向馬車走去。

典韋摸了摸大腦袋,「俺看少爺人挺好的啊,應該想不出這種計策吧。」

傅肜無語的瞪了典韋一眼,「你以後就知道了,少爺使黑手的時候,能讓你驚掉下巴。」

「咳,說什麼呢,傅哥,我看你最近勾欄去多了,這月錢得給你少少了。」,周明站在遠處黑着臉說道。

你說歸說啊,你別當著妹子面說我啊,這讓我面子往哪兒擱。

就比如說,現在蔡文姬和貂蟬看自己的目光都變得有點兒不一樣了。這個坑貨啊!

傅肜反應過來後,急忙改口:「少爺從來不用那種計策,要搞都是直接搞,從來不繞彎子!」

典韋聽了半天,一臉懵逼。而兩個小美女卻一臉不信傅肜說的話。

蔡文姬跟着周明鑽進車廂後,問道:「你為什麼要對付袁家呢?他們家不是號稱四世三公嗎?對大漢王朝挺衷心的吧!」

周明看着面前這個傻的可愛的小才女,無奈的說道:「誰給你說的忠於漢朝,袁隗這個老陰貨,私底下里幹了不知道多少骯髒的事。

至於你說的四世三公,這可不是讓他們拿出來炫耀的,這是一種榮譽,結果呢,反而成了他們出人頭地的招牌了。

作為一個世家的領頭人,要是心不黑,手不狠,怎麼可能坐的穩那個位置?」

這個時候貂蟬也走了進來,「我挺認同周公子的說法。」

周明看着面前這個身材婀娜多姿的小美人,笑了笑道:「看來貂蟬姑娘對這些挺有見解的啊」

貂蟬在離周明相差一尺的位置坐下,周明都能聞到她身上的香味。

「早年在宮中,對這些多多少少聽到了一些。」,貂蟬捋了捋耳邊的頭髮,說道。

還別說,這小美女要是再過個幾年,真的是個禍國殃民的存在。

「我們出發吧,等回到了襄陽,還有很多事處理。」,周明說完後,就催促典韋和傅肜駕車離開。

這時,周明對外面的傅肜問道:「傅哥,我讓你給馬騰送信,送了嗎?」

傅肜邊駕車邊說道:「少爺放心,信早就送出去了,估計應該到了,那個小魔女被少爺你收拾了一頓,放她離開後,應該很快就會有回信了。」

周明聽完後,就直接靠在車窗邊眯了起來。去陳留的路人,他就把那個女人放走了,然後又給馬騰送了封信,應該這個時候他已經做出選擇了。

西涼

「爹,我要帶兵殺了他,那個混蛋!」,一個女孩兒的聲音憤怒的說道。她就是周明放走的馬雲祿,而坐在上面的就是馬騰了。

此時的馬騰手裡拿着一封竹簡,對底下女兒的咆哮聲完全沒有聽見一樣。自顧自的敲擊着桌角。

「妹妹,別生氣了,下次哥遇見了他,一定給你報仇!」,一個男子說道。

長的挺玉樹臨風的,還挺壯實,就是臉上的稚嫩還是能看的出來,應該才十三歲左右。

「行了,你們兄妹兩個就別吵了,那個周明先生給為父帶了一句話。讓我現在不要帶兵去洛陽,可董卓在昨天傳來的書信是讓我帶兵去洛陽。」

上座的馬騰揉了揉眉心,無比的頭疼,「那小子讓我再等一年,等明年再出發,不知道他的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爹,以我看,那個周明就是個被人吹出來的,我們現在帶兵去洛陽,直接可以跟董卓一起治理洛陽。等明年,黃花菜都涼了。」,那個壯漢抱拳對馬騰說道。

「超兒,你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是董卓的兵馬更多,他讓我過去,萬一把咱們的西涼兵馬吞了怎麼辦?而且現在洛陽正處亂局,先讓他們狗咬狗,最後我們再漁翁得利不好嗎?」

「為父就是沒搞懂,他為什麼會這麼好心的提醒我呢?按祿兒當時的蠻橫的行為,他應該不會這麼好心。這個小子到底是什麼目的呢?」,馬騰揉了揉眉心。

馬雲祿氣鼓鼓的走到馬騰面前,「爹,那個臭小子就是混蛋,他隨身都帶着可以迷倒別人的藥水,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嗯?」

馬騰看着面前的女兒,心想,不會這小子看上我家祿兒了吧。那也可以啊,要是能把他拉攏過來,自己說不定問鼎中原都有可能。

馬騰現在越看自己的女兒越順眼,馬雲祿被看的有點兒不舒服,問道:「爹,你這樣看着我幹嘛?」

馬騰咳了咳嗓子,小聲對馬雲祿說道:「祿兒啊,你也快到結婚的年齡了,我看那個周小子就不錯。要是你們能在一塊兒,對你,對我們馬家都有好處。」

「什麼?」,馬雲祿瞪着大眼睛吼道。

⋯⋯

襄陽城內,一輛馬車緩緩停在了周府的門口,周明和蔡文姬還有貂蟬從車上下來後,向裏面走去。

「你們來到這兒呢,就當自己家,隨便吃,隨便喝,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周明對兩位小美人說道。

「叮,宿主改變了貂蟬和蔡文姬的人生軌跡,獎勵已經發放。」,周明愣住了,這麼快的嗎?貂蟬從現在開始起是他府上的人了,自己去哪兒,她不得也去?至於蔡文姬,她只是過來避難的啊!

算了,不管了,反正好處都已經發放了,接下來不得抓緊搞地,搞糧食就有點兒說不過去了。

第二天一早,他房門就被推開了,一道倩影跑了進來。

「周明,你可算回來了,都出去快一個月,我以為你出意外了呢。回來也沒說過來找我。」

周明抬頭一看,原來是黃月英這小丫頭。

「咳,月英啊,你先出去,我穿個衣服。」,周明現在裹着被子,全身都是光的。因為裸睡習慣了,一時半會兒改不過來。

「哦,好,你快點兒哈,我父親也來了。」,黃月英高高興興的跑了出去。

黃承彥?他來幹嘛?算了,不管了,先穿衣服。

當周明來到客廳時,黃承彥坐在那兒滴溜滴溜的喝着茶。黃月英和蔡文姬、貂蟬兩個在遠處說著悄悄話。

「起來了?還讓老夫等你。」,黃承彥沒好氣的說道。

周明撓了撓頭,說道:「黃伯父,你也知道,我昨天剛到襄陽,舟車勞頓的,回來後就直接睡著了。」

黃承彥點了點頭,然後對周明說道:「這次我來呢,就是給你和月英把婚事訂一下。」

「啊?」三道聲音不約而同的響起。一道是周明的,一道是蔡文姬,另一道是貂蟬的。而黃月英已經臉紅的像個蘋果,雙手捂着臉。

「啊什麼啊,你還有幾年也就可以成家立業了,月英也到了婚配的年齡,而且你們也熟悉,剛好合適。而且你這次出遠門時對月英承諾過的,別以為老夫不知道!」,黃承彥冷哼了一聲。

額,這老頭怎麼知道的,不會當時在偷聽牆角吧,靠,這麼不要臉的嘛。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