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抗日之暴力軍團
抗日之暴力軍團 連載中

抗日之暴力軍團

來源:google 作者:雷戰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楊曉婧 雷戰

華夏閃電特種部隊總教官雷戰,重生抗日時期!他的到來,讓小鬼子聞風喪膽!他的存在,讓小鬼子寢食難安!他的名字,讓小鬼子夜不能寐!他的隊伍,殺小鬼子屠雞宰狗!他,就是雷戰,小鬼子眼中的惡魔!他,就是雷戰,小鬼子眼中的殺神!「逆鱗——龍之逆鱗,觸之必死!」「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展開

《抗日之暴力軍團》章節試讀:

  太陽斜落,作訓隊員們滿臉疲憊,在這一下午的摧殘之中,現在就只有楊飛,楊虎等有數的幾人還在堅持着,不過他們的動作也十分緩慢,每一個動作都伴隨着渾身顫抖,他們已經到了極限,剩下的都在原地堅持着。

  雷戰此時也十分的疲憊,渾身上下已經麻木了,有的地方十分酸疼,雷戰十分喜歡這種感覺,剛進入特種部隊的時,訓練完之後,也是這種感覺,他的教官就說,「知道疼就好,能感覺到疼,就說明你們還活着,想想我們的先烈,犧牲的戰友,你們就會覺得這點疼痛算不上什麼!」

  「好了,訓練結束。

  雷戰長呼了一口氣,看着疲憊的作訓隊員說道。

  聽到雷戰的命令,作訓隊員頓時放鬆了下來,紛紛趴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氣。

  「都給我站起來,看看你們的熊樣子,這點訓練就堅持不住了,啊!」

  看着趴在地上的隊員,雷戰頓時大吼了一聲,他們不知道,雷戰可明白的很,如果在極限訓練結束之後,沒有一個緩解過程就休息的話,那就和廢了差不多了,前世他經歷特種兵選拔的時候,沒少有選拔隊員被這樣淘汰。

  聽到雷戰的吼聲,這些作訓隊員咬着牙齒,忍着身上的疼痛緩緩站立了起來。

  「好了,跟我來。

  雷戰說完,轉身向著後院邊緣一處石砌的水池走去。

  水池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有一間屋大小,半米深,裏面的水十分清澈,好像是有人天天在裏面洗澡一般,每天都換上清水。
水池邊有一個小罈子,好像是雷戰儲存藥液的那個罈子。

  「都跳下去,盤坐在裏面。

  雷戰說完,提起水池邊的罈子,打開之後,頓時一股濃郁的葯香傳來,雷戰深吸了一口,感覺到身體頓時一輕。

  「幹什麼,快點跳下去。

  看到這些隊員還沒有行動,雷戰訓斥了一聲,頓時明白了什麼,他看到這些隊員都有些扭捏,有些不好意思。

  「都是大男人,還害羞不成,如果不想明天爬不起來的話,就趕緊快點給我滾下去。

  雷戰剛說完,這些隊員已經聞到了葯香,貪婪的呼吸着,同時感到身體一輕,也不再害羞,紛紛按照雷戰的吩咐跳了下去。

  「哼」

  雷戰冷哼了一聲,將手伸進罈子,掏出藥液灑在了水池之中,藥液剛接觸到水面,瞬間化開,將滿池的清水變成了散發著葯香的綠色液體。

  「好」

  「好啊。

  清水剛變成綠色液體,隊員們瞬間便舒服說了聲舒坦。

  雷戰將水壇放下密封好,也跳下水池,盤膝端坐了裏面,渾身的細胞都貪婪的吸收着藥液,他感覺到他的身體在慢慢變化着,再向著人體極限進化着,這藥液沒有讓雷戰失望,他對《神農藥典》更加的期望了,如果能找到的話,對他的幫助真的是太大了。

  時間在不經意間流失,轉眼三天的時間已經過去,在這三天之中,所有作訓隊員都脫胎換骨,每一個人身上都散發著陽剛之氣,站在那裡身影筆直,如蒼松一般。

  「好了,經過這三天的訓練,你們已經初步變的強大了起來,這你們能感覺的出來,單對單對付日本鬼子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今天下午準備一下,傍晚開始掃蕩鬼子據點,是時候讓你們見見血了,不見血,你們就不是合格的戰狼隊員。

  雷戰看着眼前的隊員說道:「下面,我來說一下任命,戰狼小隊和預備隊員的名單。

  聽到雷戰的話,他們瞬間激動了起來,滿臉興奮之色,因為他們太想要進入戰狼小隊了,畢竟進入戰狼才能學到雷戰真正的本事,現在學的都是基礎罷了。

  「楊飛任戰狼小隊隊長,楊虎任副隊長。
隊員是:楊忠勇、楊必勝、楊共生、楊昌、楊潛、楊鐵、楊金龍、楊紅安。
其餘的人為預備隊員。

  聽到雷戰的宣布,有人高興有人失落,不過沒有人反對,因為雷戰選出的這十人,全是訓練之中出類拔萃的,他們沒有入選戰狼小隊,只能怪他們訓練毅力不夠,沒有堅持下來,怪他們自己,還有一點他們的擔心,就是晚上的任務有沒有他們預備隊員的份,如果不能參加晚上任務的話,就太可惜了。

  看着失落隊員的反應,雷戰滿意的點了點頭,道:「沒有入選的,也不要失去信心,他們十個,就是靶子,被你們超越的靶子,只要你們咬牙堅持突破自己的極限,就能取代他們的位置,已經入選的,你們也沒必要驕傲,要懂得厚積薄發,你們不努力的話,就要被他們替代。
另外,戰狼小隊的武器是三八大蓋,預備隊員的是中正式步槍,還有,一起參加今晚的掃蕩任務。

  「好……好……」

  雷戰剛說完,這些預備隊員頓時歡呼了起來,他們這才發現,擔心是多餘的。

  接下來的時間,沒有訓練,雷戰帶着他們準備去了,因為是第一次實戰,雷戰可不想損失任何一個隊員。

  雷戰不知道的是,在他剛帶着隊員去準備的時候,在後院院牆外的草堆中,一個身材瘦小,衣衫襤褸,渾身髒兮兮的小乞丐起身向著羊角山外方向跑去。

  羊角山外,清風山上。

  「來來來,兄弟們喝!」

  一間掛着聚義廳牌匾的大堂之內,一群着裝混亂的人在喝着酒大快朵頤着。

  他們有的穿着國.軍的服裝,有的穿着偽軍的服裝,還有的穿着類似於便衣隊的服裝,總之一句話,十分混亂,分不清楚這群人到底什麼身份,但最有可能的就是土匪。

  「我說小發存啊,你聽說了沒有,前幾天來征糧的小鬼子和漢奸全死在了大楊庄,是一個大楊庄的傻子乾的,聽說這個傻子突然間開了竅,十分厲害,還在大楊庄招兵買馬,在楊三財的院子里訓練來着,你說,我們該拿下他們不?」

  穿着一身上好布料的張村地主張翁,微笑的對着坐在上方一個中年漢子說道。

  這個中年漢子臉上有一道斜疤,從右眼之上,一直延伸到左臉之下,形似蜈蚣般,甚是猙獰,他上身赤.裸,大大咧咧的坐在上方,聽到張翁的話,臉色頓時一變,瞬間臉上的蜈蚣疤更加猙獰了,惡笑道:

  「干.他.娘的,敢在老子的地盤上拉杆子,反了他.娘的天了,真是茅坑點燈,找死。

  「哈哈,小發存就是爽快……」

  還沒等張翁說完,一個身材瘦小,衣衫襤褸,渾身髒兮兮的小乞丐便跑進了大廳,來到張翁耳邊小聲說了起來。

  「好,好,好……」

  張翁聽到小乞丐的消息,瞬間叫了三聲好,對着中年漢子道;「好消息啊發存,那個傻子要去干鬼子的據點啊,這可是個動手的好時機。

  聽到張翁的話,中年漢子眼睛一轉,說道:「一切聽張叔吩咐。

  他叫周發存,是周庄的地主少爺,早年進入國.軍,用錢買了個連長,因為和上司不對頭,幹了一仗之後就帶着手下的兵來到清風山上山為匪,過上了逍遙快活的日子,沒事下山找個小寡婦,搶個黃花閨女,日子好不快活。

  這個張翁是張村的智囊,腦子特別好使,善於算計別人,所以兩家聯合了起來。

  兩人定下晚上埋伏在回清風山的路上,等着雷戰掃蕩據點回來之後,將雷戰殲滅在羊角山之外,拿着雷戰的頭顱去日本人那裡請功,換點賞錢,順便攀上日本人這條線。

  半個時辰之後,清風山匪也活動了起來,準備晚上的伏擊戰鬥。

  

《抗日之暴力軍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