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快穿:拯救我的冥尊殿下
快穿:拯救我的冥尊殿下 連載中

快穿:拯救我的冥尊殿下

來源:google 作者:氿久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卿禾 氿久 霸道總裁

卿禾在涅槃重生失敗之際冥尊為她擋住了七道天雷,承受了涅槃燃燒之痛,魂魄散落三千世界替她輪迴凄慘的塵世劫從此卿禾被綁定系統進入冥尊的輪迴世界…殘疾少爺:撩了就要對我負責!偏執校霸:說好的,你保護我!病嬌少年:榮譽歸你,你歸我!腹黑將軍:為你,覆了天下也罷!…卿禾:有我在,只有甜,沒有苦!展開

《快穿:拯救我的冥尊殿下》章節試讀:

「當紅明星顧卿禾在延北高架發生車禍,顧卿禾所坐的保姆車被一輛失控的卡車撞翻在地,目前顧卿禾還被困在車裡生死未明…」

「嘀嘟——嘀嘟——」

「讓開,讓開,不要妨礙救護人員!」

「不要圍觀,沒受傷的秩序離場!記者都退出去!不要影響救援!」

一群醫護人員從救護車上跳下,最前面的搶救醫生撥開擋在前面激動報道的記者。

維持秩序的交警一邊大聲吆喝一邊圍起警戒線。

警戒線外圈扛着攝像機的記者們咔咔的按着快門,現場直播的記者在口沫橫飛的報道着。

「由現場可見此次車禍非常慘重,最為嚴重的還是當紅女星顧卿禾,其他被困人員都已被救出,只有顧卿禾還被卡在車內,救援人員正在積極想辦法,據醫護人員報告顧卿禾腦部受到嚴重的創傷已經昏迷,情況十分不樂觀…」

「啪——」一隻修長白皙的手關掉了播放着的直播視頻,嘈雜混亂的聲音戛然而止,車內又恢復了靜謐。

前排司機小心翼翼的詢問,「衡爺要去醫院嗎?」

「直接回家。」

男人低沉的聲音冷冽如寒冰,剛剛的視頻似乎只是報道了一則天氣預報,他的內心平靜得無一絲起伏,絲毫不在意視頻里被困在車內的女人是他的妻子。

*

車禍現場一片混亂,被困在車裡的卿禾處於眩暈狀態,直到頭部傳來一陣劇痛,她漸漸恢復了意識…

她緩緩睜開眼睛,卻不知被什麼遮擋住了視線,眼前緋紅模糊的景象根本看不清是什麼情況。

她試着想要抬手將糊住眼睛的液體擦乾淨,卻發現自己全身動彈不得。

這時腦海里傳來一個涼薄的孩童聲音。

「恭喜宿主契約簽訂成功。」

「你好,卿禾上仙,我是維持abc 世界秩序的系統小執,你來人間的任務是拯救輪迴世界中的冥尊大人。」

卿禾聽到這個聲音腦袋恢復一絲清明,她是天界鳥族鳳後和離淵君上的女兒,本體是一隻擁有太陽真火的鳳凰,在涅槃重生之時被魔氣侵擾,差點魂飛魄散。

涅槃失敗的她被推入黑色漩渦與任務系統簽訂了契約,完成了契約任務之後她可以回到天界重新涅槃重生。

這應該是她第一個世界的任務,只是沒想到是這樣的凄慘開局。

她在腦海回應,「我應該怎麼做?」

小執再次說道:「冥尊大人的每一世都很凄苦,他不是輪迴世界的主角,結局都很悲慘,你的任務就是不要讓他死於非命,孤獨終老,讓他感受人世界的愛並且刷滿愛意值,改變他在世界故事裏的結局,除此之外還要完成原身未了的心愿。」

「愛意值有助於完成後面的隱藏任務,當愛意指數到達100後我會發佈隱藏任務。」

卿禾鄭重點頭,「好。」

小執清冷的聲音提醒道:「任務沒有完成,你的靈魂會被永遠禁錮在青冥殿感受涅槃之火的灼燒,到時鳳後和離淵君上也拯救不了你。」

她知道如果自己不接受,那她就會直接灰飛煙滅。

她沉默了一下,最終應道:「嗯,我記住了。」

「宿主,劇情傳送完畢,注意接收。」

隨着系統的話落她腦海裏面多了很多不屬於她的記憶。

她現在的身份是顧家嫡系唯一的大小姐顧卿禾,轉世的冥尊是席家太子爺叫席衡。

席顧兩家是京市兩大頂流世家,兩人從小就有婚約,被上流圈譽為男才女貌天生一對。

五年前席衡出了一場車禍,眼睛瞎了,腿也殘了,原本的天之驕子瞬間掉落泥潭。

人人都忌憚三分的衡爺成了眾人茶餘飯後的憐憫談資。

而顧卿禾也被連累成了笑話,眾人羨慕嫉妒的婚約被無情的嘲笑。

原本顧家提出了退婚,卻在兩年前顧家出現資金困難,為了幫顧家度過危機,顧卿禾在20歲時與席衡領了結婚證,席家出資兩千億幫顧家挽回了破產的局面。

結婚後兩人沒有感情聚少離多,顧卿禾選擇進入娛樂圈發展,喜歡上了世界男主唐澤,男主是娛樂圈的雙金影帝,溫柔帥氣的禁慾系男神,與席衡有四分相似。

後來顧卿禾出了車禍,醒來就與席衡離了婚。

給了離婚協議後,與她一起錄節目的女主宋雨來醫院看望她,相遇了席衡,並且席衡一瞬間心動喜歡上了女主。

女主利用席衡的資源一躍成為了影后,最後卻跟男主走到了一起。

席衡原本就對一心喜歡別人,踩低他的顧卿禾充滿厭惡,卻不想自己捧在手心的女人直接給他扣上了大綠帽,席衡直接黑化,使出了雷霆手段封殺男女主,最後卻被男主奪了席家繼承權。

席衡因為身有殘疾被席家放棄,女主還時不時給席衡送溫暖,女主怕男主知道她以前是被席衡包養的金絲雀,最終席衡被女主設計成一場意外溺亡。

……

接收完劇情,外面的消防人員也終於把她救了出去。

「嘖~」被救出去的卿禾輕呼出聲,不知是痛的,還是唏噓這狗血的劇情,最後她陷入了昏迷。

*

「曜總,席老爺子和衡爺來了。」

被稱為曜總的男人清雋的容顏隱含冷意,一向溫柔如泉水的人眼眸布滿血絲。

「卿禾都昏迷一個星期了,他現在過來做戲給誰看?」

病房門推開,卿禾也睜開了眼睛。

精神矍鑠的老人一身中山唐裝,那雙威嚴精明的眼睛閃爍着慈祥的光芒,身後身材挺拔的男人端坐在輪椅上,眼睛綁着黑色的綢緞,白皙緊繃的臉龐稜角分明,周身氣質冷淡又疏離。

「卿卿醒過來了沒有?」

老人步伐穩健,說話聲音中氣十足。

顧清曜禮貌頷首,「席老爺子。」

席正嚴被顧清曜這一聲冷淡的席老爺子一噎,目光不悅地瞪了一眼輪椅上的男人。

卿禾是顧家千嬌百寵長大的大小姐,嫁給現在的席衡確實是委屈她,席老爺子盡量的對卿禾好,席衡對卿禾卻是不冷不熱。

這一直都很讓席老爺子頭疼,經過這次的事情他選擇了放手,俗話說強扭的瓜不甜。

自己的妻子徘徊在生死邊緣,丈夫卻不聞不問,是個娘家人都會寒心,他也不怪顧清曜改變的態度。

他嘆一口氣,「我已經命最權威的專家過來,卿卿和阿衡的婚事從此我也不強求了,讓他們自己做主吧。」

席衡命一旁的助理拿出一份文件交給顧清曜,語氣平和,「這是離婚協議書,以後她喜歡誰都跟我無關。」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快穿:拯救我的冥尊殿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