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昆墟江山志
昆墟江山志 連載中

昆墟江山志

來源:google 作者:用戶23748349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楊清 王傑

人生如棋,世事無常廟堂爾虞我詐,市井喜怒哀樂,無非是一顆顆棋子,能做棋手的無一不是當時豪傑昆墟大地上,豪傑群雄眾多,誰能逍遙天地中......當昆墟大地的群雄為了誰能說話更大聲的時候,而我們的主人公正在遙遠的海島上奮鬥中......展開

《昆墟江山志》章節試讀:

天還沒亮,王傑就被大山的動靜吵醒了,大山要去幫村裡一戶人家放牛,這樣一來,人家會給大山一點米,一天的伙食就有了。

大山走後,王傑也睡不着了,穿好衣服,用陶罐里的水簌了簌口,在小院子里活動起來。

日上三竿的時候,大山拎着幾條巴掌大小的魚晃晃悠悠的回來了。原來大山放牛的時候,在小溪里摸了一些魚,回來熬湯給小海喝的。

只見大山熟練的將布兜里的米倒進鍋里,又倒進了一些水,蓋上了鍋,升起灶火。王傑就坐在灶台邊,看着這一切,火在灶里,鍋在火上,米在鍋里,灶火越燒越旺,空氣中的香味越來越濃。

王傑感慨萬千,大山、小海兄弟倆好歹有個相依為命的,自己以後就孤苦伶仃的在這個世界了。

吃完早飯後,大山對王傑說:「大哥哥,我帶你去找先生吧。」

王傑順手抱起正在玩耍的小海,「走吧。」

三人順着山谷中的土路往北走去,越往北地勢越低,只見路兩側都是山坡。山坡上隨處散落着灌木叢,零星的樟樹、榕樹、椰樹等一些熱帶樹木。

土路邊還有幾條小溪,溪水潺潺,這應該就是山上流下來的泉水,每隔一段都會有一個大的水潭,潭中的水清澈見底,不知名的魚兒在裏面歡快的游來游去,剛才吃的魚應該就是從這裡摸出的。

山谷越往北走越寬闊,走了大約有兩刻鐘後,山谷已經非常大了,舉目望去,東西起碼有5公里以上,山谷西側有個方圓千米大小的湖泊,正是山裡的泉水匯聚而成。

湖泊東側有着大片的草地,水草豐美,散落着零星的牛羊。村莊就坐落在草地的邊緣。村落的規模非常大,向北綿延好幾里,依山傍水,景色迷人,絕對是個修身養性的好地方。炊煙在晨色中冉冉升起,形成一條夢幻般的煙霧帶,勝似仙境。

再往前走,就進入村莊里了,蜿蜒的土路已經變成了大青石鋪成的石板路。不在是南北方向的一條路了,四通八達的路網通往村莊各處。隨着石板路的鋪開,一座座青瓦房綿延不絕。

青石路通往村莊的各處,但中間最寬的主路通往村莊的最**,也就是私塾所在的位置。隨着深入村莊的中心,路上的行人多了起來,挑擔的,推車的,男女老少形形**的人都有。

王傑看着這宛如電視里的古代的場景,露出陣陣苦澀的笑容,就在這時,一個推着獨輪車的大爺,跟大山打起了招呼,」大海,你這是去趕集呀。「

原來,今天正好是村裡的趕集日,村子的**有個巨大無比的廣場,這裡也就成了村民們平常互通有無,交換物品的地方。

大海指了指王傑:」我帶大哥哥去學堂找先生。「

大爺看了看王傑,嘴角撇了撇,臉上露出怪異的笑容。 "新來的? "

也不等王傑回答,就自顧自的走了,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細皮嫩肉的,不像呀。」

王傑一臉詫異,搖了搖腦袋,心想這都是什麼事情呀,順便將小海從酸痛不已的左手換到了右手。

順着人群,王傑和大山走到了廣場上,廣場其實就是一片巨大的空地,奇怪的是,這片空地沒有一間房子,在這擁擠不堪的村落里顯得極其的另類。廣場上已經是人聲鼎沸,很多村民已經將自己的貨物擺出來了,有山上的跑的,有水裡游的,有地上種的,還有類似鋤頭一樣的鐵器……

穿過廣場,一處青瓦,白牆,飛檐的建築映入眼帘,大山指着房子道,「大哥哥,這個就是學堂了。」

入門是個庭院,中間一處巨大的院子,一條石板鋪成的小路連接着主房,石板路將院子一分為二,東西兩側各有一個廂房。

中間的主房應該就是教學的場地了,只聽陣陣讀書聲從主房傳來,王傑對大山說,「」「我在這裡等先生下課,你帶着小海去集市上玩去吧。」

「好嘞,大哥哥,你要是和先生說完話,就到我家去找我。」

「好的,那你回去注意安全,我這邊事情結束,就去找你。」王傑將小海放在地上,看着大山牽着小海走出了學堂。

王傑看着大山走出了學堂,在院里走動起來,學堂學堂應該是目前為止看到的最好的房子了,白牆青瓦,一路走來,沒有幾家是這樣的房子。院子東西長30米左右,南北長20米左右,光這個院子就有500平左右了。

西廂房是廚房,裏面有個簡單的灶台,門口擺着一口大水缸,應該是吃的水。

東廂房的門虛掩着,透過縫隙能看到裏面一張木板床,一張桌子,幾個凳子,上面隱約放着茶壺與杯子,除此之外,便沒有其他傢具了。

正當王傑愣着發獃的時候,一個男音傳來:「不知公子來找老朽,有和貴幹?」

《昆墟江山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