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浪子回頭寒窗苦讀
浪子回頭寒窗苦讀 連載中

浪子回頭寒窗苦讀

來源:google 作者:山樺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唐雪 陳列

他本是二十世紀的商界鬼才,年紀輕輕,便已經擁有了千億的身價,榮登了福布斯排行榜展開

《浪子回頭寒窗苦讀》章節試讀:

初秋,除了偶爾有落葉從樹上徐徐飄落,小草有些許的泛黃,天依舊很熱,特別是正午的驕陽照在身上,炙熱難耐,讓過往行人領略到了這秋老虎的厲害!
陳列一覺醒來,想要睜開眼睛,卻被刺眼的陽光照得根本無法睜開,努力了幾次都沒有成功,這時他感覺到身體劇痛無比,腦袋也渾渾噩噩!
自己不就睡了一個午覺嗎?
怎麼弄成了這般模樣!
陳列本能抬起手臂遮擋在眼前,在經過一番努力後他終於睜開雙眼,但是眼前的一切卻讓他目瞪口呆!
上空是炎炎烈日,身下滿是黃土。
自己明明躺在寬大的雙人席夢思床上,怎麼會出現在這樣一個地方,莫非是在做夢不成!
陳列很快推翻了這個想法,接下來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那就是自己很有可能,不,準確地說自己應該是被人綁架了!
原因很簡單,雖然陳列只有二十八歲,卻擁有有着上千億身價,眼紅的人自然多,想在他身上打主意的也不少。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一定是有人在趁着自己午睡的時候潛入自己家中,將自己打暈後把自己綁架,目的不言而喻,就是一個字「錢」!
陳列掙扎着坐了起來,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周圍的環境非常的陌生,一排排茅草房讓他彷彿回到了六七十年代的農村。
「怎麼還有這麼落後的地方!」
陳列嘴裏嘟囔着,眼睛落在了不遠處一個房子上,只見門前竟然掛着一塊木製的牌匾,上面寫着「福源賭坊」四個大字。
看到這四個字的一霎那,陳列腦海忽然湧現出另外一個人的記憶,就在剛剛自己,不應該是另一個叫陳列的人,在這家賭坊里輸了錢,賴在這不走,被賭坊裏面的夥計暴打一頓,最後被扔出去後,腦袋重重撞在了地上一塊大石頭上直接嗝屁了。
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記憶?
「難到自己穿越後重生了?」
陳列腦海中閃現出一個可怕的念頭。
穿越和重生!
陳列沒少看這方面的小說和影視劇,覺得那些不過是作者和導演憑空捏造,博人眼球而已,穿越怎麼可能!
可如今,活生生的現實就擺在眼前,讓他不得不相信,這件事情的真實性。
陳列心裏無比的鬱悶,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只不過是睡了一個午覺而已,卻不曾想竟然讓自己穿越,重生到古代和自己同樣叫陳列的一個人身上,這讓他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許久,陳列才讓自己心情平復下來,用盡吃奶的力氣站起來,環顧四周看着眼前既陌生又有些熟悉的環境,陳列一臉茫然,此時此刻的他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陳列,你果真在這,還不快回家,家裡出事了!」
這時一個二十多歲,身穿着古代時期的粗布衣服的人,氣喘吁吁跑過來。
憑藉著之前宿主的記憶,陳列知道對方叫湯浩,是自己的發小,也是在世時宿主唯一的一個朋友。
「湯浩,你慌慌張張的出了什麼事?」
這時之前宿主的記憶慢慢湧入陳列的腦海,知道這代宿主的家裡有一位身體多病卧病在床的老父親,一位含辛茹苦操持這個家的母親,並且還有一位只有五歲大叫冉冉活潑可愛的妹妹!
「唐家人,來你家退婚了!」
湯浩一臉焦急,說話間很是自然抬起手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
「退婚,退什麼婚!」
陳列摸着腦袋上的傷口一臉疑惑不解地問?
湯浩這時看到陳列還往外滲血的腦袋,搖搖頭露出一臉的無奈、嘆息着說道:「陳列你一定是賭輸了,被人給打出來,腦袋瓜子被打懵了,你說退什麼婚,當然是和你從小定娃娃親唐家的唐雪和你退婚!」
被湯浩這麼一提醒,陳列腦海中很快湧出一段模糊的回憶,小時候之前宿主陳列爺爺還活着的時候,給陳列定了一個娃娃親,姑娘名叫唐雪!
「趕緊跟我回去看看吧!」
陳列還來不及細想,就被湯浩拉着一路小跑着向著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接近家門口,遠遠的陳列就看到在一個院落外圍着一群看熱鬧的人,當看到回來的陳列時,不知道是那個沒有素質的人喊了一聲:「陳三年,那個畜生回來了!」
聽到這樣的一句話,陳列頓時滿臉漆黑,同時又有記憶浮現在腦海。
陳列爺爺在世時,陳家開了一個酒坊,雖然與那些大戶人家相比還差了許多,但與周圍貧窮人家比就是富人,正是人們口中常說的,這個家庭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陳列的爺爺沒有讀過多少書,陳列父親陳路陽根本就沒有讀過書,陳列爺爺不想自己孫子也和自己還有兒子一樣,因此在陳列六歲的時候就被送去私塾。
陳列爺爺一直幻想着孫子有朝一日能夠考取功名,魚躍龍門為陳家光宗耀祖。
 

《浪子回頭寒窗苦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