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冷麵夫君不可休
冷麵夫君不可休 連載中

冷麵夫君不可休

來源:google 作者:柳欣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唐敬言 奇幻玄幻 柳欣妍

如果有這麼一個人,他陰狠毒辣,恨不能與天下所有人為敵,卻單單只對你一個人好,你會如何?柳欣妍想,她要一心一意地回報他,替他生兒育女,給他一個家然而最後,她突然發現,在唐敬言眼中,她和這世上任何一人都沒有區別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她的自以為是和自不量力展開

《冷麵夫君不可休》章節試讀:

古人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個所謂的『後』在這世間大多數人看來,是為男嗣。士工商如此,農更是如此。甚至很多時候,農戶人家更在意子嗣的傳承,因為女娃着實做不了太多太重的農活。
柳欣妍當年出生的時候,她爺直接轉身走人,她奶把本來給她娘準備的吃食直接分給了給柳家留後的大伯母和二伯母。至於她的名字,也按照柳家的『傳統』直接順着叫了四丫。反正女兒都是替別人家養着的,沒必要費腦子想什麼好名字,能和別人區分開就不錯了。
至於『欣妍』二字,是柳欣妍的外祖父幫着取的,欣是讓她開開心心一輩子,妍是長的漂漂亮亮的,畢竟是個小姑娘,長相還是頂重要的事。
春妮走後,柳欣妍對着門口的大水缸發獃。剛才接連下了幾場雨,水缸幾乎都滿了。即便水面不時因為樹梢偶爾低落的雨滴而泛起漣漪,柳欣妍依舊能滿直觀地看到十二歲的自己究竟長的什麼模樣。
總體來說,無非是黑、瘦。雖不至於能和炭相比,但一眼瞧着更像個假小子。幾年後的鵝蛋臉這會兒尖得能在人身上戳出坑來,那雙據說能溺死人的杏眼這會兒也因為臉太尖而顯得圓滾滾的,當一張臉太過瘦小的時候,所謂迷人的大眼睛看起來不但不美,反而有些滲人。
當年大多數見過柳欣妍的人對她最統一的評價是:除了臉長得好看一無是處。
十二歲的柳欣妍,連臉都沒法看。
雖然姣好的容貌對於他們這樣的平民百姓人家來說未必是好事,但長得太丑,不說討不討別人喜歡,自己也是看不下去的。至少美慣了的柳欣妍一時間有些沒法接受她現在的模樣的。
晚上,依舊睡得不大好。夢中反反覆復的,都是唐敬言。夢裡的他依舊是待她極好的那個他。夢醒之後,自然是難免要難受的,因為現實向來比夢境殘酷。
做唐夫人的時候,她的髮髻極不易打理,因為太過順滑。桃木梳還好,若是用的銀梳,一鬆手就能直接從發頂滑到發尾。現在的她,柳欣妍低頭看了眼分叉極多的發尾,算是應了『黃毛丫頭』四個字,頭髮泛黃不說,還乾枯如草,若不是她發量還算多,就她這點兒耐性,只怕幾天就能把頭髮擼禿了。
季敏端着溫水進屋的時候,就看到自家閨女正在和她的一頭『亂草』較真。頭髮越干就越容易打結,若是頭髮打結的時候缺乏耐性硬扯,那麼梳個頭能落一地的頭髮。
「妍妍!」季敏把水盆往盥洗架上一放,幾步疾走到柳欣妍身後,伸手就接過了她手中的桃木梳,慢慢地把女兒的頭髮梳順之後,才哭笑不得地道,「你啊,性子怎麼就這麼急,以後……可怎麼辦?」
季敏言語之中的那個停頓,柳欣妍默默地給補上了幾個字:嫁了人。
可,誰說她要嫁人了?
七星村地處偏遠,別說金飾了,銀飾都很少見,大多數婦人綰髮都用的木頭,手笨的甚至直接用布包着頭髮。這樣的景況下,像她這個年紀的小姑娘最多也就梳個外頭常見的丫鬟髮髻。就是將頭髮粗分兩縷,而後在頭頂盤成團,講究些的給系個髮帶。
「雨後山路濕滑,別走得太快了,知道嗎?」
「嗯嗯。」柳欣妍很認真地點了點頭,一點兒沒有敷衍之意。若是倒霉的,平地摔倒都能摔斷腿,更何況是在山上,摔一身泥還是小事,萬一從坡上滾到坡下斷了腿,指不定腿就能瘸了,再慘點兒摔到獵戶挖在隱蔽處的陷阱裡頭,只怕小命都要搭上。
家中瑣碎的雜事費時頗多,小姑娘肩不能挑,手不能扛的,幫不了什麼大忙,只能背個小竹簍子到山裡頭采些山貨。這個季節裡頭,野菜固然是個好選擇,但少油寡水的,吃着並不管飽,菇類倒是長得很不錯,特別在雨後,一叢叢的往外冒,不論炒着吃還是燒湯,都好吃得緊。
柳欣妍慢悠悠地出了門,正與瞧起來着急得不得了的春妮對上了眼。
「四丫,你總算出來了,咱們快走。」被力氣頗大的小姑娘拉着快走了好一段,柳欣妍的呼吸開始急促了些,她的體力向來不大好,做什麼都一副費勁的樣子。
「等,等我先喘口氣。還,還早呢!」
「早什麼呀,大春她們早都上山了,咱們要是去遲了,就得往山裡頭去了。」
嚴冬過後,山裡最是危險,便是獵戶也不敢進得太深,更遑論她們了。看了眼春妮背後背着的大約是她的兩倍大的竹簍子,柳欣妍默默地加快了腳步,遙遠的記憶中,她好似記得春妮說過的,不把竹簍子裝滿,她回家要挨打的。
紅菇、牛肝菌、青頭菌……比起春妮的熟稔,柳欣妍更像是第一次進山的憨貨,明明跟着一塊兒采菇,春妮採的都是可以吃的,她採的有的一朵就能毒死一家人。
春妮飛快地將有毒的蘑菇從柳欣妍的竹簍子挑揀出來,看着她的表情有些一言難盡,大約是怕傷到小夥伴尚且幼小的心靈,她有些忐忑地開了口,「四丫啊,你是不是,生病還沒完全好啊?」
冰雪雖然消融,但河水依舊冰冷得很,柳欣妍被推下河泡了好一會兒,當天晚上便起了高燒,村中有戶人家的孩子就曾經因為高燒不退燒壞了腦子,養到三十來歲還沒說上媳婦兒。如果是個女娃只怕早就被扔到山裡頭自生自滅了,卻偏是個男丁,那家人總寄望着他哪一天突然就能好起來。
柳欣妍被說得有些羞赧,她其實是很愛吃這些個的,但她見到的更多的是它們被精心烹飪過之後的模樣,至於它們還隱藏在枯葉之下、樹榦邊上的時候,她確實認不出來。
「我瞧着……它們長的都是一個模樣的。」這真是句不愧天地的大實話。
春妮眨了眨眼,有些認命地牽住了柳欣妍的手,「你跟着我,我讓你采,你再動手。」
「……好。」

《冷麵夫君不可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