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兩界:落葉歸根
兩界:落葉歸根 連載中

兩界:落葉歸根

來源:google 作者:愁薪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白染塵 跡心

「當我仰望星空,我常常感覺我屬於那裡」「當我凝視着你,我總感覺——我........我們,在哪見過,不是今世今朝,而是前世過往」當那空洞的身軀被時間磨滅成宇宙中最微小的粒子,當混沌踏破虛無碾壓宇宙的物理法則,使劍與魔法的世界與科技的世界交織,我們將共同在今世塑就前世中未完成的願望「今世,我希望不再痛苦,但願.....」展開

《兩界:落葉歸根》章節試讀:

清粼粼的地表捲起薄紗似的黃土,劍拔弩張的氛圍在空氣中蔓延。

時間突然在此刻凝固,天空中一把劍宛若流星般墜落。

「?????!!!!!!」

不知為何,我突然感到頭頂發涼,猛地朝上方望去,一把劍正以自由落體運動向我的天靈蓋降落。

幸好我躲避及時,才免得血濺當場。

「撲騰~」一聲,我被突如其來的襲擊嚇得半死,身體癱軟在了地面,而那把從天而降的劍徑直插在我胯間的黃土中。

「嚇死了,是哪個NPC扔的啊!」

我臉色鐵青,心有餘悸地望向天空,生怕再有什麼東西掉下來。

視野中出現了幾行字,頓時把我氣得不輕:

請玩家利用此劍,擊敗敵人。

聽後,站起身來,乾淨利索的將劍拔出。

*獲得新手鐵劍「白斬」×1

「啊這,又是這老套的新手教程。」

我一邊聳肩一邊嘆氣,輕蔑地一笑。

「告訴你們啊,我可是經過專業訓練的,單挑、群毆隨你們便,哼!」

於是,單手輕鬆地將劍指向敵人頭目——頭髮宛若火焰,手持雙刀的猛男,威猛霸氣勇敢十足霹靂無敵地說道。

「我現在一定帥炸了吧...哼哼。」

說著說著,眼睛忍不住往可愛的小琉璃身上飄。

她對我的這一舉動,沒有流露出任何錶情以及動作,仍然保持着之前失去高光的樣子。

「忘了這是劇情模式了。」

我尷尬一笑,隨後提劍往敵人衝去。他們對於我的行動充滿了警戒,幾乎所有人都向後退了一步,足以見得「我」曾經是多麼厲害的角色。

一邊跑着,一邊冷靜地分析敵方人數以及戰力——

共計20餘人,紅頭髮的人似乎是他們的首領,戰鬥能力應該是最高的,擒賊先擒王....這個方法很難實現。其主要原因是,我需要在攻擊他的時候,同時面對多名敵人。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減少他們的人數。

然後,等待遊戲出現什麼轉機,畢竟,新手教程不可能給你太難了.....

「啊嘞,我怎麼回到原地了?」

正當我思考的時候,一股莫名其妙的眩暈感出現在我的腦殼裡,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原地,而敵人以及琉璃的狀態也復原到戰鬥開始前。

「大概率遊戲出BUG了。」

「畢竟這類遊戲也是第一次實現,出現BUG也比較正常。」

當我準備再次戰鬥的時候,一發來自長得賊眉鼠眼敵人的火球打在了我的頭頂,火苗蹭蹭開始四竄,而我的HP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

「水水!」

灼熱的感覺在我的頭頂散開,我不禁變得手忙腳亂,然後....數根冰錐洞穿了我的肺部,呼吸也變得艱難起來。

HP歸零的時候,眼前畫面再次變為了剛開始的模樣,而我的視野正**也出現了幾個明晃晃的大字:

第3次嘗試開始。

「我去呦,坑人呢這,再怎麼說我也受過專業訓練。」

經過前兩次嘗試,我突然決定先把紅毛打下。

擺好架勢之後,匯聚力量與腳腕之中,利用抬腳時產生的扭動力,迅速靠前,刺穿他的腹部!

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誰能想到這傢伙對我戒備的很,直接擺好了防禦姿態,就等着我過去。最最讓我沒想到的是,那麼個武大憨粗的傢伙竟然會使用魔法?有沒有搞錯,魔法師那麼廉價的東西嗎?

當我跨入他半徑3米的地方時,他的腳底泛起了紅色的霧狀氣體,隨後一股火焰如同猛獸對我張開了血盆大口。輕微的灼痛感席捲全身,回過神來時,自己已然站在了原來的位置。

「這是欺負我不會魔法嗎?」

....................

「好了,我已經了解到你們的戰鬥方式。」

「準備,受死吧!」

架好劍勢,身心全部寄託於劍,以腕部為發力點,瞬息之間將頭顱斬落。

「救命啊!」

「我還不想死!」

「別追着我!」

「哈哈哈,跑得太慢了!」

我扔掉鐵劍,轉身撿起琉璃就跑,沉重的腳力掀起地面的層層塵土,結果我的這一舉動,徹底把敵人整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覷。

而被我攔腰抱起的琉璃,表情也變得特殊起來。

「抓住他,別讓他跑了!」

等到敵人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跑了數百米遠,而我在玩這個遊戲之前看過《兩界》官方公布的地圖,距離此處大約幾千米處就有一處城池,可以混在城內。

「草,我連個魔法都不會,怎麼和他們打?」

沒錯,在經過了數十次嘗試之後,白染塵終於領悟到——這可能是遊戲給的腦筋急轉彎,畢竟遊戲內只給出了要打倒敵人,但並沒有說什麼時候打倒。

「等我大後期,一刀一個小朋友,拜拜了您嘞。」

不知何時,天空突然變得陰沉起來,小雨粒粒,漫步於草坪。而我,腳印激起道道浪花,速度不減反增。我感覺到一股螢紅色的暖流,從我的腳底慢慢的向上纏繞,身體愈發的輕盈。

隨着我的速度不斷加快,「嘭~」一股音浪從我的身後噴涌而出,震碎了身後數不盡的雨滴。

與此同時,我的視野中出現了橙黃色的字體——

恭喜玩家習得武技《九天雷霆***》

武技,是遊戲中略遜於魔法的一種技能,其概念是自上世紀開始普及的,與魔法對NP的消耗不同,武技是通過消耗玩家體力甚至是HP而發揮作用的,在某些特殊條件下,武技甚至優於魔法。

「學習到新技能的過程是不是有點草率了?」

我無奈地哼氣笑道,繼續閱讀視野中的文字,並在它的指示中逐漸熟絡技能的使用方法。

首先最重要的是,在這個遊戲中,它打破了新的技術壁壘賦予了玩家第8感官,這個感官會被玩家用於感受遊戲空間內獨有的名為「魔素」的物質。

(PS:人體的幾大感官:1.嗅覺感官 2.觸覺感官 3.視覺感官 4.聽覺感官 5.觸覺感官 6.直覺感官 7.第六感官)

(PS:魔素:在93世紀發現的理論上存在的4維物質)

橙色字體在我能夠熟練運用《九天雷霆***》後,再次出現——

恭喜玩家獲得武技《白斬》(僅限白斬使用)

恭喜玩家獲得魔法《指心冰》

隨後,白色的字體從後面蹦出——

恭喜玩家獲得成就《兩界初學者》

恭喜玩家獲得隱藏成就《怯弱者?》

「隱藏成就?」

我一邊抱着琉璃使用《九天雷霆***》狂奔,另一邊從「隱藏」這兩個字眼中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額,好像打敗敵人才是正確的劇情走向。」

「........」

「卧槽,我真厲害,直接開啟了隱藏劇情!嘛,現在應該試試指心冰的威力了。」

轉起身,全身的肌膚吸收身體周圍的魔素,集中其中的冰屬性魔素,手指前伸指向敵人,然後放鬆指尖肌肉——泛着寒芒的光束宛若飛箭,一呼一吸之間洞穿了遠在千米之外的一個敵人。

&恭喜玩家獲得成就《殺人魔低級》

(之後,遊戲給出字體一律用「&」表示,若無特殊說明,字體顏色默認白色)

「沼,怎麼成殺人魔了。」

我不禁吐槽,然後打開狀態欄看了一眼....

NP一欄沒有絲毫顏色,

體力也快消耗殆盡,HP緩慢下跌。

「果然如此,NP在前期根本不夠用。」

我逐漸放緩了腳步,解除《九天雷霆***》,緩緩地走進城門。

「你是什麼人?」

「欸?」

「來幾個人,我懷疑他綁架兒童,請出示你的身份證件!」

「欸?!」「欸?!」

我和琉璃異口同聲道,同時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小朋友不要怕,告訴叔叔他是誰,你爸爸嗎?」

「師傅是師傅。」

「把他抓起來!」

城門的守衛對同僚使了使眼色,然後將我撲倒反按在地面說道。

「沼!」

我見勢不妙,想要逃跑,誰知這是必須走的劇情身體壓根不聽使喚。

&在《兩界》也需要遵守法律,否則將會受到封號處罰(《兩界》里有青樓,可惜你們去不了)(紅字)

&第一章《琉璃》第一節《失憶》(完)

在黑漆漆的意識中,我輕輕地將貼在脖頸的終端揭掉,來到了現實。

「今天先到這吧,」我看了眼時間,是下午5:11,伸了個懶腰從床上起來。「是時候做飯了。」

在這個世界雖然自動化水平極高,但出於興趣愛好,仍然有很多人保留着自己做飯的習慣。

我從冰箱中翻找出牛肉以及3枚雞蛋,雞蛋打開攪勻放到了每天定時沸騰的水中,再加入醬油、3滴料酒以及5片生薑等佐料,經過長時間的慢火熬煮,一道雞蛋醬牛肉湯就完美的做出來了。

「嘖,一不小心做了兩人份。怎麼辦呢?」

輕佻起眉頭,我隨後看向窗外,想起了一件事。

「對了,隔壁好像就是和琉璃....呸,白耀有着合作關係的,誰...誰來着...卿風來着。」

本着鄰里和睦以及幫白耀打好人際關係的目的,我端着多餘的雞蛋醬牛肉湯,來到了她家的「窗」(門?)外,經過紅外線掃描後,響起了「叮咚」的門鈴聲。

「誰?」

怯生生的聲音出現在玻璃後,聲音的主人應該極為怕生。

「是我,白耀的哥哥,之前見過面的。」

「啊...對...對不起,前輩,我這就開門。」

聲音的主人頓時變得慌亂,貌似有點害怕的樣子。

「嗯...她至少和我見過3次了吧,還沒記住我的樣子。」

「對...對不起前輩,我沒認出來。」

玻璃窗還未完全升起,卿風就已經彎着腰對我表達歉意。

她穿着一身純白寬鬆的衣服,半個香肩裸露在外,淡藍色的頭髮與天空中的白雲遙相呼應,與白耀的散發不同,她用星星圖案的髮夾梳着緊緊的單馬尾,顯得更加拘謹。她的眼睛則宛若黑夜中的螢火蟲,有時我能從她的瞳孔中看到星星的圖案。雖說身材略顯單薄,但總體來說還是一個難得的美人。(反正除了我妹妹,不是白毛的女生,在我眼裡沒有多大區別。)

「不,不,是我冒昧打擾了...」

「那個...前輩有...有什麼事嗎?」

卿風雙手背在後面,眼睛不敢看着我。

「對了,卿風你晚飯吃了沒有,我這裡有一份自己做的的雞蛋醬牛肉湯,不嫌棄的話請收下吧。」

我說著將印着卡通圖案的飯盒遞到卿風的面前,使她有些受寵若驚的樣子。

「沒...謝謝前輩。」

「嗯,那沒事了,我回去了。」

「前輩等等!」

她突然叫住我,緊張兮兮地開口說道,隨後回到自己的房間,拿出了一小袋東西,面色紅潤:「這...這是回禮,我自己做的薑餅。」

「厲害呀!」

我一時提起了興緻,誇讚道。

「你知道嗎,其實篩選材料的過程才是最重要的,很影響口感。」

「知道知道,材料很重要,我認為...抱歉前輩,我有點太興奮了。」

「沒必要那麼拘謹,我是白耀的哥哥,而你和白耀經常一起工作,在公共場所沒必要那麼小心。」

「是...」

「好吧,那我先走了,請務必嘗嘗我的廚藝。」

我轉身伸手,即將離開。

「真的,真的十分感謝前輩。」

「嗯,下次有機會有請你來我家做客。」

當白染塵離開後,卿風抿嘴一笑,小聲道:

「白隊長,真是個好人。」

.......

「塵,有沒有想我啊。」

視聽終端的另一頭,桌子上的物件整齊有序的擺放着,地板上乾乾淨淨,一盞古色古香的吊燈掛在天花板散發著柔和的光芒,使我眼前可人的笑容更像一朵正在融化的花朵。

白耀趴在白色的床單,穿着寬鬆的睡衣,披散着頭髮,一雙小巧玲瓏的腳在床邊晃來晃去。

「唉~沒有禮貌。」

我捂住自己的額頭,無可奈何地說道。

「哼哼,我這也是為了以後做準備!」

白耀看到我傷心的樣子,反而高興起來,還向我展示了她那「發達的肱二頭肌」。

「嗯...以後不能穿那麼少。」

我再次叮囑道,白耀的睡衣是一件極短的蕾絲連衣裙,屬於「貢獻點」買的「高端貨」(她自己說的),一雙白花花且修長的腿,就那麼在視頻前晃來晃去,甚至讓我腦補出白耀身上獨有的茉莉花香,惱得我心底有些發慌。

「哼哼,怎麼,終於對我着迷了。放心,我只給...」

「不,怕你着涼。」

剛才的話就如同一盆涼水潑在了,白耀身上,她鼓起柔軟**的腮幫,氣鼓鼓地離開,模樣甚是可愛。

「隊長。」

鏡頭下,坐在床邊有着黑色短髮,身穿印着貓咪長袖,短到大腿根牛仔褲,面容姣好的女性禮貌地笑道。

「我那不成器的妹妹就拜託你照顧了。」

「是,隊長!」

之後,我們相視,都大笑起來。

這名長相姣好的女性,名為靜思倩,是我手底下的一名隊員,擅長分析地形,是我最為得力的幹將。與此同時,她也是局裡男生們朝思暮想的女神,位於「最想約會的女生」第一名。(「可惡啊,明明伶町才應該是第一,他們難道不知道白毛才是最好的嗎?」白染塵曾如此說道。)

「那,明天見。」

「嗯,期盼着再見。」

靜思倩含手對我笑道。

呵,你們不會以為我明天還要打遊戲吧?怎麼說我也是個苦命的打工人,要想擁有那些「貢獻點」才能得到的東西,工作還是必須的。再者——在這個世界,工作純屬是一種興趣愛好。

..............

宇航局又名「宇宙空天航行探索並建設管理局」,是這個世界獨特的產物,也是時代的產物。在過去,曾經發生過嚴重的人口膨脹,導致福利政策崩環,引發一系列社會危機。最終還是由世界**組織讓老年人進入休眠狀態,減少人口出生率,以及對本罪不致死的犯人進行人道主義消滅,才緩和了過來。而宇航局,就是在那之後的幾年中逐步建立,並擁有現在的體系的。

宇航局的主要目的就是尋找地外適合或經過改造適合人類居住行星,可以說它承載着全人類的希望。

目前為止,宇航局已經找到一顆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它是由現任局長,當時任「星辰」小隊隊長的白石,也就是我的養父帶領的「星辰」小隊找到的。

因此,大量在危機年代進入休眠狀態的老人蘇醒,大量人類外遷,極大地緩解了地球的壓力,並促進了人類科技的新一次爆發——固定點傳送門成功問世。

為了凸顯宇航局「高大上」的氣質,以及消費那無處可花的經費,宇航局建築全部由新星球上獨特自然資源「黑殞」建造,又有着一身漆黑的金屬外殼,從遠處看去,甚至會以為它是那烈日下巍峨的群山,那白色的懸浮平台則是作為其戀人的白雲。

我身穿白色制服,胸口上的徽章用黃字寫着宇航局的全稱,衣服的背面印着局徽——只顯現出4分之一的地球上站立着一群小小的人,而身穿20世紀左右古董宇航服的人一根鎖鏈拴在地球,他的手則指向宇宙中浩瀚的群星。

《兩界:落葉歸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