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林漠許半夏
林漠許半夏 連載中

林漠許半夏

來源:外網 作者:窩囊女婿林漠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窩囊女婿林漠

為了十萬元的醫藥費,林漠當了三年上門女婿。 三年做牛做馬,換來的只是一句窩囊廢。 妹妹病危,半夜打電話找出差的妻子借錢,竟是一個男人接了電話。 萬念俱灰中,卻從祖傳玉佩獲得先祖神醫傳承。 自此,世間眾生,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間。展開

《林漠許半夏》章節試讀:

方慧半隻腳都進了雅閣,突然看到林漠打開了邁巴赫的車門,她當場愣住了。

許建功和黃良,也全都瞪大了眼睛。

林漠借來的車,竟然是這輛價值不低於五百萬的邁巴赫?

這……這怎麼可能?

場面一時間有些尷尬,所有人都看着林漠。

林漠已經坐在了駕駛位,打開窗戶道:「時候不早了,咱們快點去吧。

方慧這才回過神,和許建功互視一眼,兩人立馬從雅閣里退出來。

開玩笑,有邁巴赫坐,誰還去坐雅閣啊?

開雅閣去接許半夏有面子?那得看跟什麼比了!

跟邁巴赫比,那可是天上地下啊!

黃良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半晌都沒回過神。

方慧坐在車裡,新奇地看着車裡的一切,滿臉艷羨。

她雖然不懂車,但也能看得出來,這輛車絕對價值不菲。

真皮座椅,坐上去舒服至極,有種坐在飛機頭等艙的感覺。

座椅還能各種調節,更是她從未見過的。

車內氛圍燈,將車內的氣氛調的恰到好處。

車輛行駛的時候,車內靜到極致,沒有一點雜音。

最關鍵的是,車輛行駛過程,極其平順。

縱然路面不平,車內的人也感覺不到絲毫顛簸。

這才是真正的豪車啊!

當然,許建功比方慧更有見識一些。

他一眼就看出,這輛車,比他父親那輛要貴得多!

沉默良久,許建功終於開口:「林漠,這輛車,你是從哪弄來的?」

方慧也立馬看着林漠,林漠的情況,他們很清楚。

認識的人,能有輛破車都算不錯了,去哪兒能借來這麼一輛豪車啊。

「從一個朋友那裡借來的。

」林漠輕聲道。

「什麼朋友?叫什麼名字?」許建功連忙問道。

「你們不認識。

」林漠隨便回了一句。

許建功又在後面問了許多,林漠都是一語帶過。

許建功有些失望,在他看來,林漠這個朋友,估計上不了檯面。

否則的話,林漠也不會這麼三緘其口了。

「林漠,做人要堂堂正正。

人窮不可怕,心窮才可怕啊!」

許建功慢悠悠地扔出一句,便閉上眼睛,也不再說話。

方慧也大致明白老公的意思,看林漠的眼神,便再次帶了一些鄙夷。

到了機場,三人在出口等了沒多久,便看到一群人走了出來。

其中,有一個女子格外引人矚目。

白襯衣,黑色職業西裝,黑色短裙,肌膚雪白,身材傲人,一個標準都市白領的打扮。

雖然戴着一個大墨鏡,遮住了半邊臉,但那剩下的半邊臉,依然精緻到讓人嫉妒。

這就是林漠的妻子,廣陽市曾經名動一時的第一美女許半夏!

只不過,現在許半夏的身邊跟了一個油頭粉面的青年。

不管是身上那一身阿瑪尼,還是手腕上的百達翡麗,都說明了這個青年的身家不凡。

這青年,林漠也見過,名叫崔一帆,是廣陽市崔家的繼承人。

早年追求許半夏很久,多次對外放言,要拿下許半夏。

沒想到,這兩人竟然坐同一班飛機回來。

而且,竟然還走在一起,這讓林漠的心也跟着刺痛。

此時,許建功和方慧已經迎了上去。

「哎呀,崔少,真是麻煩您了,讓您照顧半夏!」方慧臉上帶着諂媚的笑容,如果崔一帆能娶許半夏,那他們一家,絕對能夠再次崛起了。

對比穿着寒酸的林漠,方慧臉上又是一陣鄙夷。

這兩人放在一起對比,那完全就是天壤之別啊。

能借來一輛豪車又怎麼樣?崔一帆的家族,買輛邁巴赫就跟玩似的。

而且,那是絕對屬於人自己的車,你這借來的車能比嗎?

崔一帆輕笑:「方阿姨,你客氣了,這都是我該做的!」

林漠站在旁邊聽着,心裏咯噔一下。

這個聲音他很熟悉,不就是昨晚接了許半夏電話的那個男人嗎?

這一刻,林漠的心徹底涼了。

昨晚,自己的妻子許半夏,是跟這個崔一帆在一個房間里?

方慧許建功還在跟崔一帆寒暄,許半夏卻滿面寒霜地走了過來。

「回家吧,我累了!」許半夏聲音冰冷,連看都沒看林漠一眼,彷彿林漠根本不存在似的。

方慧:「哎呀,你這孩子,這麼著急幹嘛?好不容易見崔少一面,聊幾句嘛!」

許半夏也不理她,把手裡的行李扔給林漠,徑直走了。

林漠咬着牙,很想把那行李扔到一邊。

但是,最終他還是忍住了。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他還無法確定。

就算要發火,也要把一切調查清楚再說!

默默拎着行李走在後面,誰知道,那崔一帆卻追上許半夏。

「半夏,我送你吧!」崔一帆笑道:「我剛買了一輛法拉利,剛好你陪我試試車吧!」

「法拉利?」方慧在旁邊驚呼:「這車可不便宜啊,多少錢買的!」

「也不多,七百來萬。

」崔一帆淡笑:「也就是我上個項目賺了一點小錢,就買輛車犒勞一下自己。

「崔少果然是年輕有為,年紀輕輕就是經商能手,讓人佩服啊!」方慧感慨,同時瞥了林漠一眼,眼神更冷了。

這倆人對比,差距也太大了吧。

方慧低聲道:「半夏,要不你跟崔少一起回去,順便談點生意上的事?」

許半夏不說話,崔一帆趁機笑道:「對啊,半夏,剛好我們家的公司,最近想投資點醫療項目,咱們可以順便談談!」

說話間,眾人已經走到了出口處。

一輛火紅色的跑車就停在出口,拉風至極,引來無數人的側目。

車邊站着一個年輕人,看到崔一帆出來,立馬跑過來:「崔少,您的車!」

崔一帆接過車鑰匙,走過去拉開車門,擺出一個紳士的姿勢,笑道:「許小姐,請!」

四周不少女孩子都滿臉艷羨地看着許半夏,豪車富少,如此紳士,有幾個女孩子會拒絕?

方慧也攛掇着:「半夏,去吧,不要讓崔少久等。

許半夏略有遲疑,彷彿是在思考要不要上車。

林漠的心裏又是一痛,許半夏啊許半夏,你老公親自來接你,你還在猶豫要不要上另一個男人的車?你現在做什麼事,都已經不需要避人了嗎?

見許半夏猶豫,崔一帆立馬笑眯眯地對林漠道:「林漠,我跟半夏有點生意上的事情要談,你不會介意吧?」

林漠也不說話,拎着行李,走到邁巴赫旁邊,把行李塞進後備箱。

許半夏不由詫異,思索了片刻,還是嘆了口氣,無奈地搖頭:「崔少,不好意思,我要跟家人一起回家。

生意的事情,下次再談吧!」

林漠在車裡握着雙拳,他心裏也在打算着,如果許半夏坐上那輛車,說明他們真的緣盡了。

那麼,一切就可以結束了。

但是,許半夏終於還是沒坐上那輛車,他是否還能再挽回這段婚姻呢?

可是,看着許半夏冰冷的表情,林漠心裏不由又是一痛。

你跟我回家,就這麼痛苦嗎?如果我沒來,你是不是要乾脆跟着崔一帆回家啊?

崔一帆身邊的年輕人惱了:「媽的,那姓林的算什麼東西了,只是一個吃軟飯的窩囊廢,敢不給崔少面子?崔少您等着,我過去給他點教訓……」

年輕人剛要過去,卻被崔一帆一把拉住。

崔一帆看着那輛車,面色慘白,好像見鬼了一般,顫聲道:「別……別過去!」

「怎麼了?」年輕人滿臉疑惑。

崔一帆沒有說話,一直看着林漠開車離開,方才長舒一口氣,如釋重負。

「崔少,怎麼了啊?」年輕人奇道:「不就是一輛邁巴赫嘛,五百萬到頂了。

咱們七百萬的車,還怕他不成?」

崔一帆瞪了他一眼,低聲道:「你特么懂個屁。

車的價值不重要,關鍵是車身上的標誌!」

「什麼標誌?車牌嗎?很普通啊!」年輕人道:「崔少,你這車,車牌三個八啊,比他貴多了!」

「我說的是車上的通行證……」崔一帆咬着牙道:「你沒看到嗎?望江園的通行證,全市加一起,不到五十個。

這個通行證,就特么值一個億了,你去跟人比?」

《林漠許半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