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林望舒江叢羨
林望舒江叢羨 連載中

林望舒江叢羨

來源:google 作者:林望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望舒 江叢羨 現代言情

「醫生,我媽怎麼樣?」林望舒連忙站了起來,雙腳的麻痹感使她一晃,醫生連忙伸手扶住了她看着眼前女子紅腫的雙眼,他卻只能低下頭:「對不起,我們儘力了,請節哀」轟隆!一聲雷響炸在林望舒腦海中林望舒僵在原地,眼淚無知覺的掉下護士把林母的遺體推了出來展開

《林望舒江叢羨》章節試讀:

「轟隆——」
外面一聲巨大的雷聲,煞白的閃電照亮了林望舒的臉。
她回過神,起身就要往外跑。
江叢羨卻一把將她拉住。
「天帝有令,西海龍王罪不容誅,任何人不得為其收屍!」
林望舒聽到這話,不可置信地看着江叢羨:「到底是天帝的命令,還是你公報私仇?」
她眼尾發紅,看着江叢羨的眼中沒了半分情意。
今天早上,她求他,夜裡父王就被斬。
江叢羨看着她那冰冷的眼神,心裏猛地一悶。
他一把甩開林望舒。
「若不是本君,你早就和龍族一同被羈押。」
林望舒在原地踉蹌了幾步才勉強站定。
「那還要我感謝你嗎?」
江叢羨沒有說話。
林望舒苦澀地開口:「真是多謝九天戰神救小女一命!」
江叢羨聽着她陰陽怪氣的語氣,看向門口守衛。
「帶她回祈軒殿。」
「是!」
很快,兩個守衛便強行帶着林望舒離開。
江叢羨獨自站在偌大的宮殿中,心底莫名煩躁。
他不覺拿出林望舒送給自己的人間四季,腦海中浮現出林望舒曾經稚嫩的話。
「江叢羨,天界時光乏味,我用我的一片心造了一個人間的四季贈與你。」
「裏面有春季百花,夏季暖陽,秋季碩果,冬季白雪,我只願你看到它,就像是看到我一樣,天天開心。」
江叢羨不明白,曾經那個心裏都是自己的小丫頭,怎麼忽然就變了?
他還沒有察覺,就已經進入了人間四季裏面。
裏面空間很大,果然包括了人間的春夏秋冬,美不勝收。
更讓他不敢相信的是,裏面的所有樹上都掛滿了紅綢。
他順手拿下一個,只見上面寫着:「第一千一百個心愿,希望江叢羨對我笑笑。」
江叢羨冷寂的一顆心猛地一窒。
下一刻,他便已出了空間。
到了外面,他的臉又恢復冷凝。
「不過是幻術罷了。」
隨後,他將人間四季依譁重新收到了腰際。
……依譁
祈軒殿。
不知何時,一道黑色的身影來到了林望舒身後。
「小龍女。」
是魔尊夜澤。
林望舒聞言轉過頭看到他,連忙將眼淚擦掉:「你怎麼來了?」
夜澤俯身,伸手想要擦掉她剩餘的淚痕。
林望舒一下偏頭躲過。
夜澤無奈苦笑:「你說當初你要是把你那片心送給我,送給魔界,本尊肯定不會坐視你龍族不管。」
林望舒知道夜澤跟江叢羨是一丘之貉,沒有回話。
夜澤也不在意,走到她面前,若有深意道:「你如今是天下的泉眼,可不能再哭了。」
林望舒不知道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父王曾經也說過她很特別,一哭就下雨,根本不需要施雲布雨。
而且,整個龍族,也就只有她能用自己的一片心做出人間四季。
不知何故,林望舒突然感到心裏很慌。
外面的雨更大了,還伴隨着狂風,窗戶被猛地吹開。
林望舒看向窗外,就見三哥敖曦珺一身傷站在外面。

第八章天地大動

「三哥!」
林望舒忙來到窗外:「你這是怎麼了?」
她的三個哥哥一直在蠻荒抵禦凶獸入侵,如今三哥的神魂怎麼來了自己這裡?
敖曦珺神魂飄忽,一步步來到林望舒面前。
「四丫,哥終於尋到你了。」敖曦珺渾身是血的臉洋溢着笑。
林望舒眼底含淚,顫抖着伸出手朝着他的臉摸去:「三哥,你怎麼受了那麼重的傷?」
她明顯感到三哥的神魂不穩。
敖曦珺聽後搖了搖頭:「哥沒事,倒是你,怎麼又被江叢羨惹哭了?」
林望舒連忙擦掉眼淚:「我沒哭,我只是好久沒看到三哥了,想你。」
敖曦珺看到妹妹的模樣,心底滿是心疼。
他和兩個兄長一直寵着長大的妹妹,如今卻被江叢羨欺負成了這樣。
只可惜他和兄長如今回天乏術,否則一定要讓江叢羨付出代價。
「三哥也想你。」敖曦珺說著,嘴裏一口鮮甜湧出。
他強壓了下去,而後忙道:「四丫,天族和九天神殿都不是我們龍族的容身之處,我和大哥給你尋了一處安全的地方。」
敖曦珺說著,隨後拿出一枚暖玉遞到林望舒面前。
「這玉會帶你去,這次你定要聽三哥的話。」
林望舒接過暖玉,眼眶發熱。
曾經,兄長無數次說過,要聽話,,可她一次都沒有聽過。
她緊緊地握着暖玉,仰頭看着三哥。
突然發現他的身體漸漸飄忽,彷彿點點星辰一般,正在慢慢消散。
「三哥……」
她慌忙伸手去抓,手卻直接穿過。
敖曦珺看着她,雖不忍離開,卻也沒有辦法。
「三哥……」
身為龍族,神魂至此,必然是大限將至。
林望舒眼淚如決堤般湧出。
她用盡所有仙力,想要將三哥的神魂留下來。
可是,以她現在的狀況,只不過是杯水車薪。
「……好好活着!」
敖曦珺不捨得吐出四個字,隨之消散世間。
「三哥——!」林望舒凄厲的喊着。
龍吟聲此起彼伏,天地為之大動。
……
司玄殿。
江叢羨有些心悸,轉頭看向窗外,外面電閃雷鳴。
這時,有天兵急忙過來稟報。
「戰神,蠻荒龍族被凶獸圍剿,如今已全部陣亡!」
江叢羨的臉冷凝着,看不出任何情緒。
「此事切勿對外宣揚!」
天兵離開後,他不由自主來到了祈軒殿。
這裡異常的悶。
他就看到林望舒獨自坐在殿內。
林望舒看到他之後,蒼白的唇輕啟:「龍族出事了,我哥哥沒了……」
江叢羨沒有想到林望舒會知道這件事。
他走上前:「如今你已是我的妻,龍族的事與你再無瓜葛。」
林望舒細細地看着他,自嘲道:「你可有把我當成你的妻?我被你關五千年,出來後,父王亡故,如今哥哥也沒了。身為我的丈夫,這九天的戰神,你可為我着想過一次?」
她說著這些話,心裏密密匝匝地疼。
江叢羨沒有說話。
「你不願和離,那我們便不和離,我走!」
話畢,林望舒起身,踉蹌着往外走。
江叢羨垂落的雙手不覺收緊:「你去哪裡?」
林望舒並沒有回答他,只是看了一眼天界,一步步踏了出去。
外面,天氣陰陰沉沉,大雨不停地下。
江叢羨想追出去,可從古至今,他從未同人低過頭。
一旁的侍衛小心翼翼地問:「戰神,要去攔住夫人嗎?」
江叢羨頓了片刻,轉身:「不必,她鬧夠了,自然會回來。」

《林望舒江叢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