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魅上龍皇:皇上,請矜持!
魅上龍皇:皇上,請矜持! 連載中

魅上龍皇:皇上,請矜持!

來源:google 作者:墨小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纖漠 蕭兒

美貌,是一種利器,可以惑亂天下,可以拯救天下而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她要的,只是用那個男人來報復而已她是大將軍的千金,卻也是小妾的生的孩子,為了報復,她走進了青樓,想用自己的身子搶了那個未曾謀面的准妹夫可是天意弄人,當她將自己的身子交出之後,她才發現面前這個人根本不是那個可以用來報復那個女人的人錯了,錯了,全錯了,不是他,她要交出身子的人不是他啊她居然將身子給了一個陌生的男人!晴天霹靂,望着那張俊美得無暇的臉,她恐懼了,只有逃……可是當她發現那個和她有過一晚邂逅的男人,竟然是天下君主的時候,她又該怎麼辦?她的心,會淪陷嗎……展開

《魅上龍皇:皇上,請矜持!》章節試讀:

水榭亭中,檀香仍然妖嬈,雲霧消散之後,纖漠才看清了靜心師太臉上的皺紋,一道一道。歲月果真是無情的,在靜心師太的臉上留下了滄桑的痕迹。纖漠拿起石桌上的一杯熱茶,捧在手心裏,湧出一股子暖意。

那名被師太喚作「然公子」的人已經隨着一位小師傅離開了院子,亭中只有纖漠和靜心師太兩人。

「纖兒,這些年來你……過得還好嗎?」

纖漠抬起頭,將手中的茶緩緩放下,擱在石桌上,手中的暖意漸漸消失不見。纖漠望着桌上的檀香,煙霧一點點的往上竄,她沒有回答靜心師太的話,只是裝作弱不經心的說:「至少……我還活着。」

靜心師太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她手中的佛珠便滾動起來,發出磕磕碰碰的聲響。亭子中安靜了很久,兩個人都沒敢看對方的眼睛。有些傷痛,不能揭穿不能看,更不敢看。

「師太……」纖漠泯了一口茶,口中的乾澀滋味才減輕了一些,「師太,如果……我是說如果……將來有一天纖兒做了不該做的事,這裡……能給纖兒一片空地嗎?就在娘的身邊,給我留一塊空地可以嗎?」

纖漠的聲音有些沙啞,其中的苦澀靜心師太聽得出。靜心師太手中的佛珠一停,睜開半眯着的眼,映出纖漠的絕色容顏。這樣美麗的女子,卻是紅顏命。靜心師太轉過頭望向那片難竹林,竹枝上還掛着厚重的雪。

「纖兒……緣起緣滅,因果循環,世間又哪有對錯?只是別苦了自己。」說完這句話,靜心師太回過頭閉上了眼睛,不再看纖漠一眼,也不再多說一句。

纖漠下山的時候想着的還是靜心師太的話,只是那句別苦了自己卻讓纖漠的眼裡忍不住有些濕潤。她不苦,不苦,只要來看一眼娘親,看着那片被厚重的雪壓得彎了腰肢的南竹林,她就不苦。

天色有些暗淡了,京城裡開始了夜的繁華,寬敞的街道上,行人步履匆匆,男女老少在纖漠的眼裡竟是面容麻木。

纖漠知道自己的美,也知道穿着一身布衣的她,美麗便是一種罪,所以她從懷裡掏出一方絲帕,將絲帕的兩角掛在耳邊,絕美的容顏便被隱藏在絲帕之後。

纖漠想着,那傳說中的岳丞相估計也從將軍府回去了吧,而那對母女現在是不是正在廂房裡得意的笑呢?想着想着,纖漠腳下的步子便有些生硬了。

「無憂酒一杯,忘卻天下事。」

不知哪裡傳來的吆喝聲在街面上響起,纖漠停下腳步,循着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能看見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卻看不見那吆喝之人。

「無憂酒一杯,忘卻天下事。」

在纖漠回過頭的時候,那聲音又響了起來。這一次纖漠向前走了幾步,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越過一個轉角,總算是看見了那吆喝之人。

有些暗淡的巷子里只有兩個泛着暈黃光芒的燈籠,偶爾風一吹,燭光還有些飄搖。

面前是兩張小方桌,桌後一個小販車上掛着一面有些破爛的旗,旗上書一個暗紅的「酒」字,推車後是一個系著圍裙的四十多歲中年人,他一臉憨厚的模樣,肩上搭着一張抹布,抹布已經由白色變成了灰色。

老闆的嗓門兒很亮,見纖漠進了巷子,扯開嗓門兒又吆喝了一聲。「無憂酒一杯,忘卻天下事。」

纖漠望了那暗紅的酒旗一眼,猶豫了一下,還是往那酒鋪走了過去。

其中一個方桌已經坐了人,貌似一個年輕的男子,手中正拿了一壺酒,酒壺似乎空了,他拚命的搖晃着,口中叫囂道:「拿酒來,拿酒來!快!酒!」

年輕男子背對着纖漠,纖漠看不清他的臉,只是這聲音卻是熟悉的。纖漠皺了皺眉頭,腳步有些猶豫。

老闆連連答應着,手腳也利索,從小車下的柜子里抱出一罈子酒兩個大步便走到年輕男子的桌前,將酒重重的往桌上一擱,說:「公子,這是最後一壇無憂酒了。」

「無憂酒?」年輕男子的語氣有些不滿,將手中的酒壺猛的扔到了地上,吼道:「你這也是無憂酒嗎?我喝了整整兩壇,卻一點也不無憂!」

老闆的面容一僵,額頭上浸出顆顆晶瑩的汗水,一張憨厚的臉上肌肉有些僵硬,「公子……這酒只是酒而已,俗話說得好,借酒消愁愁更愁,我是個大老粗,可是這個道理我也懂。公子心裏有事,要是沒放下,就是喝光了天下的酒都沒用的。」

老闆說得誠懇,可是那年輕男子卻聽不進去,搖晃着身子便站了起來,一把揪住了老闆的領口喝道:「無憂酒!呵呵……既然不能讓人無憂,還敢說什麼無憂酒一杯,忘卻天下事?你這個江湖騙子,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訓你……」

年輕男子渾身散發著一種魅惑,瀰漫的酒氣讓整個小巷子都有些恍惚。

「不要打我爹爹。」從小巷子的盡頭衝出一個小女孩兒,穿着一個粉紅色的小坎肩,腳下的鞋子鞋底開了嘴,沾滿了污泥,隱約能看見雪白的腳丫子。她抱住年輕男子的腳,揚起的一張小臉上寫着一抹堅毅。

那雙眼睛裏的不屈與倔強讓纖漠的心弦狠狠的顫動了一瞬。這樣不願被欺負佯裝堅強的表情,纖漠是最熟悉不過的,因為每每在那對母女欺負自己的時候,纖漠便是這種表情。

「小丫,快離開!」老闆有些生氣沖那小女孩兒焦急的吼道,誰都知道那吼聲里其實是對小女孩的一種保護。

這樣護着小女孩的父親,刺痛了纖漠的靈魂深處……

「酒能忘憂,缺的是一個知己而已,我陪你喝。」纖漠邁開步子在三雙詫異的眼睛下步出了黑暗,燭光一點點的灑在她一身布衣身上,並不奢華卻依舊燦爛。

《魅上龍皇:皇上,請矜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