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萌寶來襲:總裁寵妻計劃
萌寶來襲:總裁寵妻計劃 連載中

萌寶來襲:總裁寵妻計劃

來源:google 作者:文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纖塵 現代言情 莫子琛

一場離奇的車禍奪走了她五年的記憶和嬌美的容顏五年零九個月後,她帶着兩個萌娃華麗回歸從此,霸道總裁是她家的常客,動輒就要玩親親,要抱抱「你,出去!」葉纖塵衝著那男人道展開

《萌寶來襲:總裁寵妻計劃》章節試讀:

第1章 只恨一個人

——哀大莫過於心死,愛與恨只是一念之間

岳妮住進莫宅,是半年前簽定協議時,就說好的。

葉纖塵穿戴整齊站在門廳里,手上握着那張已經毫無意義的白紙和一張空白的支票,只感覺渾身冷得有些發抖。

她是莫子琛的妻子,僅限於正午十二點之前,這一切精確得就像是一道數學題的得數,沒有第二種答案。

十二點的鐘聲才落,岳妮就來了。

就像半年前,她來到莫宅時,看到另一個女人從這裡匆匆地離開一樣。

很難想像,一個小時前她還坐在餐桌前,被人尊稱莫太太。

一個小時後,她已經依照半年前就已經簽定的協議里說的那樣,可以得到一張隨便填寫的空白支票,還有這半年裡作為莫太太時得到的所有的手飾、包、化妝品、衣服……甚至還有門口停着的那輛紅色的法拉利汽車。

「你終於如願了?」莫子琛冷漠的眼神里看不出半點留戀。

沒錯,葉纖塵需要的是這張空白的支票。準確地說,是葉家需要。葉氏集團因為早在一年前就陷入了經營不善的境地,而不得不四處拉投資。

可是這年頭,誰又會做陪本的買賣。

葉纖塵努力地想讓自己擠出一抹微笑,她想笑着離開這裡,然而嘴角扯出的卻是僵硬。

「你就是賤!」莫子琛眼底的鄙夷,她不敢看,葉纖塵甚至不敢再抬頭。

她感覺眼裡有什麼東西沁了出來,她感覺手腳冰冷得有些發麻。

轉身,拉着那個幾乎算是空着的箱子想要出門。

她的肩頭卻被莫子琛狠狠的扼住,生疼。

「少在這裝什麼清高,孫伯,把她的東西都扔出去!」他高高在上的聲音,清冽冰冷得像一把匕首,字字句句刺在葉纖塵的心上。

門被踢開,葉纖塵和那個巨大的包一起滾在雨里,應和着莫子琛的冷笑,天空炸響了一個雷。

這輩子,葉纖塵只想愛一個人,那就是莫子琛。

這輩子,葉纖塵只想恨一個人,那就是莫子琛。

她對他的愛戀是從十八歲冬天的相遇開始的,整整四年里的相戀,換來的只是這半年夫妻的相守,就在前一天的夜裡,她還窩在莫子琛的懷裡,夢想的地久天長。

她甚至懷疑過,他們是不是真的簽下了那個協議。

只愛半年。

半年等於六個月,等於一百八十天。

泥水裡,摔倒時,她還舉着那張空白的支票,寧可讓自己摔得如同一隻落水狗,狼狽不堪。

不敢回頭,不能回頭,也不要回頭。

爬起來,雨水裡洇開一片殷紅,就像一朵輕閃即逝的彼岸花,開得那麼刺眼,消失得那麼迅速。

葉纖塵開着車走了,就像她從來都沒有來過。

窗口玻璃後面的那對冷目,在閃電的光里,越發地冷酷。

「凌風,給銀行打個電話,掛失支票。另外報警,說莫宅失竊!」莫子琛轉身上樓,走到轉樓梯轉角,停下。

「如果警局抓到嫌疑人,告訴他們,我不合解,我要那個賊做牢。」

呯地關門聲,來自於二樓書房,彷彿整棟莫宅都在雨里震顫。

連日的雨,讓人心跟着潮/濕。

看/守所鐵柵欄外面,一雙黑亮的皮鞋佇足,那是莫子琛。

他還是來了。

「也許,你求我,我會放過葉氏。」莫子琛勾起葉纖塵的下巴,手如鐵鉗堅/硬,眼裡儘是冰寒。

「葉氏?!我一個人還不夠嗎?」葉纖塵終於吼出了聲,那些纏綿悱惻、山盟海誓,就像是一個笑話。

他一直都知道的,也許從相遇的那第一天,他就已經知道她的用意。

往事的一幕一幕化成了錐心的利器,葉纖塵已經疼得麻木。

「夠?那得看我的心情!」從認識他的那天開始,他就是可以拿捏一切的主宰。

莫子琛的嗤笑轉為憤怒,他現在更像一隻咆哮的獅子,「葉纖塵,四年半的戲……你演起來,也夠累的!」

一行淚從葉纖塵的眼角滑落,冰冷至極。

「怎麼?現在想煽情是不是有些晚了?」莫子琛鉗着她下巴的手指猛地甩開,葉纖塵像是被丟棄的石子,倒地時膝蓋磕在水泥板上。

她甚至感覺不到疼痛。

沒錯,一個裝扮成謊言的女人,是沒有什麼資格煽情的!

大滴的淚落下,砸在水泥板上,很快被落下的雨點遮蓋、洇化、衝散。

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雨幕閃耀的鎂光燈影里。

他走了,帶走了葉纖塵心底里的最後一點妄想,她從未想過,兩個人會走到今天。

而他,居然連那最後一點自尊也不會留給自己。

即便,她在莫子琛的面前已經徹底放下了那些曾經的高傲。

但那些,於一個心死的人來說,又有何意義!

記者們蜂擁而上,頭版頭條裏面的葉纖塵,已經由一個大有希望的平面模特,轉瞬變成了可怕的女賊、詐騙犯!

只要他想,葉纖塵這輩子都別想再翻身了。

「葉小姐,你能說說當初接近莫大少的真實目的嗎?」

「據我們所知,葉氏套取的大部分資金也於你有關……」

「葉小姐,你能說說轉移的那筆資金……」

一個被誅心的人,多加幾條罪名又有什麼?

只是她不甘心,她是真的愛了,也是真的錯了。

錯在她為什麼會真的愛上他,錯在她為什麼會真的把一顆心都撲在他的身上,錯在她的愛對於他而言,只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莫子琛,我是愛你,可你仗着我對你的愛就這般的折磨我!我恨你!」

……

一滴熱淚從葉纖塵的眼角莫名地滑落,浸透眼罩。那次車禍後的五年來,她時常做一個奇怪的夢,夢裡有個男人掐着她的喉嚨,很疼。

葉纖塵酸澀地抹了眼角。

「喂,大個子!」憨實而稚嫩的聲音傳來。

「你知道搶劫是要被處以十年以上徒刑的么?」那是葉嘟嘟。

葉纖塵聞聲,急忙扯下眼罩,這才反應過來,她們現在是在回國的飛機上。

這小傢伙又要管閑事?

一個靚萌的小正太正站在戴着黑線帽高個子的跟前,無所畏懼地舔了舔手裡的棒棒糖。

這是要對峙的節奏,她的這個兒子雖然才只有六歲,可聰慧過人,果敢如妖!

葉嘟嘟!

《萌寶來襲:總裁寵妻計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