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瀰漫九天的星光
瀰漫九天的星光 連載中

瀰漫九天的星光

來源:google 作者:雷慧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昭 現代言情 謝玄知

教導多年,欣賞他的處世之道,為官之行,如果不是公主,我甚至想做一個女官一路上沈昭都騎馬行於喜轎一側撿枝在王府的侍婢里混臉熟,我一個人有些悶,便往轎簾那靠了靠展開

《瀰漫九天的星光》章節試讀:

教導多年,欣賞他的處世之道,為官之行,如果不是公主,我甚至想做一個女官。
一路上沈昭都騎馬行於喜轎一側。
撿枝在王府的侍婢里混臉熟,我一個人有些悶,便往轎簾那靠了靠,找沈昭講話。
「駙馬,你怎麼來長安迎我了?」
「母親之命,不得不從。」
「哦,辛苦駙馬跑這一趟了。
那侯夫人她……對我還滿意嗎?」
「母親很喜歡公主。」
「那就好。」
「臣父親沒有妾室,母親也只育有我和大哥二子,大哥已娶親,暫無子嗣,族中兄弟和睦,公主不必擔心。」
他似提醒我,含笑道。
「對了,臣是臣族中兄弟里,長得最丑,脾氣最差的一個。」
我心裏陡然一跳,但也含笑回道。
「我既已嫁給駙馬,駙馬什麼樣我都喜歡。」
「臣聽聞公主素來喜書畫琴棋,而厭武將,臣不擅風月,只恐惹公主生厭。」
我一噎。
「都是平陽不懂事的戲言,還望駙馬切莫因此和我生了嫌隙。」
他沒接話,隔了好一陣沉默,卻問了個無關緊要的問題。
「公主在臣面前,為何要稱我?」
我想也沒想就答他。
「我和駙馬既結為夫妻,便也是家人,包括駙馬的母族父族都是我的家人,我在長安時,也從不在父母姊妹面前稱本宮,其實駙馬也可以不必以臣自稱,不過我和駙馬才見面,若是駙馬不自在不習慣,那按駙馬的心意來,我也知駙馬在漠北掌軍,待日後相熟些,我自以夫君來稱駙馬。」
他也不知是不是滿意這個答案,沉沉笑起來,隨後喊停了轎子,我還在疑惑,他便已掀開轎簾,喚了我一句,公主。
我側頭一瞧,還不爭氣地呼吸一滯,漠北能養出這般樣貌的郎君?
他族中子弟,到底都有多好看?
要知道我喜歡謝玄知八年,卻從未在意他那副芝蘭玉樹的長相,他如松石的根骨,立於風雪中不折的脊樑,才是我所慕的。
色即是空,色即是空。
可我還是沒捨得偏開視線,沈昭他,當真是好看啊!
該怎麼形容他的眼睛呢?
那雙嵌在眼眶裡漆黑的瞳仁,恍若有瀰漫九天的星光,好像叫所視之人夢裡,從此是銀河輕覆。
也不曉得我盯着看了多久,還是撿枝重新坐進轎子里來,我才回過神。
沈昭就配合地停在那方便我看他,直...

《瀰漫九天的星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