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明末:我才不要做亡國太子!
明末:我才不要做亡國太子! 連載中

明末:我才不要做亡國太子!

來源:google 作者:星辰大海51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星辰大海51 朱慈爝

戰略管理碩士朱慈爝,穿越到明未1644年,成為永曆帝朱由榔同名同姓剛出生的長子誰料,身處亂世,明朝將亡,朱由榔剛登基稱帝,就被清軍一路追殺,三歲的朱慈爝流落深山,他能絕地逢生、絕境逆襲嗎?「我絕不做亡國太子!」父皇走投無路、覆亡在即,失蹤四年的朱慈爝從天而降,前來救駕,全面覺醒護龍系統,絕地反擊、逆天改命、重振河山,成為歷史上最強太子……展開

《明末:我才不要做亡國太子!》章節試讀:

第二天,瞿式耜啟程去了廣州,與朱聿鐭商議擁立朱由榔為帝之事。

誰料,他的廣州之行並不順利,不但沒有促成兩廣聯手,反而激進朱聿鐭倉促稱帝。

冬月初五,朱聿鐭在廣州繼位稱帝,改年號為紹武,以明年為紹武元年。

三日後,朱聿鐭稱帝的消息傳到梧州。

文安之、瞿式耜等人聞之大驚大怒。

一番商議後,決定擁立朱由榔稱帝,朱由榔畢竟是崇禎皇帝冊封的桂王,他稱帝名正言順。

冬月十六午後,寒露已過,天氣微涼,兩輛官轎抬進桂王府。

文安之、瞿式耜先後從轎里下來,直接進了朱由榔的書房,似乎沒有看到朱慈爝。

此時,朱慈爝獨自在父王書房前的涼亭里玩積木,欲欲不得寡歡,臉上寫滿愁苦。

怎能不愁嘛?此時的大明王朝,氣數已盡,到處是軍戈鐵馬,生靈塗碳,大明江山,風雨飄搖。

清軍正在向「兩廣」進攻,作為桂王之子,他生不逢時,完全有可能被鐵蹄踏死、亂箭身死,或者死於逃亡之中。

朱慈爝前世所學的歷史記載,朱由榔的長子朱慈爝就是在父王稱帝後逃亡中失散的。

現在自己穿越成了朱慈爝,隨着父王的稱帝,就面臨著逃亡,在逃亡中自己就失散了,自己三歲還差幾個月呀。

此時文大人、瞿大人正在書房裡與桂王朱由榔商議登基之事。

朱慈爝知道,此時的明朝,戰事紛紛,改朝換代,風起雲湧,當皇帝是最危險的職業。

李自成、朱由崧、朱聿鍵、朱以海,哪一個藩王稱帝能有好下場?

想到這些,朱慈爝心裏矛盾極了。

大明王朝危亡即,他又希望父王稱帝救大明於水火之中。

可他知道,父王一旦稱帝,就面臨清軍一路追殺,他和父王都凶多吉少。

支持父王稱帝?還是不支持呢?

眼下,就在朱由榔的書房裡,文安之、瞿式耜正在全力推崇朱由榔稱帝。

「王爺是大明正統血脈,您稱帝名正言順,您不稱帝,大明真的就亡了。」

「本王一點準備都沒有,無論財力、兵力都不具備條件呀,稱帝了,那可要與清軍真刀真槍的干呀。」

「在當前的大明王爺中,數您的威望最高,只要稱帝,大明舊部就會歸隨於您,反清復明就有希望。」

「別急,容本王在再想想。」

「機不可失,失不在來,王爺別再猶豫了,快作決定吧。」

「別說了,你們先回吧,本王靜一靜。」

……

瞿式耜和文安之怏怏地從書房出來,看到朱慈爝在涼亭里玩積木,便走了過去。

「慈爝,一個人在這裡玩積木呀。」瞿式耜問。

「是呀,瞿大人、文大人,找我父王有事呀?」朱慈爝做出一幅專心玩積木的樣子。

「是呀,但事情沒有談妥。」瞿式耜臉上流露出無奈的表情。

「哦,慢慢談吧,您們大人的事情,我們小孩又不懂。」朱慈爝一幅若無其事的樣子。

「慈爝啊,幾天沒有去悟道堂了,我們去那裡溫習溫習?」文安之走到朱慈爝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好吧!」朱慈爝收起積木,便朝悟道堂走去。

來到悟道堂,文安之、瞿式耜一個在左一個在右,朱慈爝又會在了主座上。

「慈爝呀,現在清軍佔領了江西贛州,正在進攻廣州,情況非常危急,必須動員桂王儘快稱帝,不然清軍打過來,就群龍無首了。」瞿式耜焦急地說。

「慈爝呀,我們想請你勸勸你父王,儘快稱帝,大明一日無君,就是一盤散沙,後果不堪設想呀。」文安之乾脆直奔主題。

「怎麼會一日無君呢?朱聿鐭幾天前不是在廣州稱帝了嗎。」儘管兩位大人故意隱瞞這一消息,但想不到朱慈爝竟然還是知道。

「就是因為朱聿鐭在廣州稱帝,才更要擁桂王稱帝,你想想,朱聿鐭稱帝必然引來清軍大舉進攻,廣東要不了幾日就淪陷,桂王及早稱帝,以便作好防禦啊。」

朱慈爝覺得文安之的這番話不無道理,但他心裏還是有所顧慮。

「之前我們已經分析過了,目前爭取朱聿鐭已經失敗,天時與人和我們都不佔優勢呀,我父王稱帝,根本沒有實力與清軍抗衡呀。」

「桂王稱帝,表示大明王朝未滅,你不是說過,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跟清軍周旋,尋找機會反擊,總比眼前被清軍滅了好啊!」

文安之還是說動了朱慈爝,他點了點頭說:「好吧,我勸勸父王吧。」

朱慈爝暗想,你們兩位大臣都說服不了朱由榔,我一個三歲孩子怎麼說服得了他呀。

……

晚飯過後,朱由榔就進了書房,朱慈爝屁顛屁顛地跟着走了進去。

「爝兒,有事嗎?」

「好久沒給父王彙報悟道心得了。」

「哦,最近有什麼新的感悟嗎?」

「回稟父王,悟出了救明之道。」

「救明之道?爝兒說來聽聽。」

「大明王朝危亡在即,父王是唯一能挽救大明的人,您若不稱帝,大明王朝真的就滅了。」

「你以為父王不想稱帝嗎,但稱帝了,我們打得過清軍嗎,槍打出頭烏呀,你懂嗎?」

「父王,爝兒是這樣想的,您只要稱帝,就是一國之君,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只要清軍滅不了您,明朝就還有希望。」

「嗨,聽爝兒這麼一說,父王還真想通了,但是,朱聿鐭已稱帝,父王再稱帝,大明有兩個皇帝,這不亂了綱常嗎?」

「父王呀,現在兵荒馬亂,多一位稱帝,就多一份希望啊!明朝都快滅亡了,救明要緊,誰還在乎是否符合立君之制呢。」

「聽爝兒這麼一說,父王稱帝,那是理所當然的啦。」

「那是當然。文大人、瞿大人,可以進來了!」朱慈爝說服務了朱由榔便大聲地喊。

在門外等候的文安之和瞿式耜聽到朱慈爝的喊聲,立即走進書房。

「王爺,我們準備好了,明天啟程前往肇慶,後天登基,時間益早不益遲。」

「好吧,那文大人、瞿大人你們統籌安排好就行。」朱由榔終於答應登基稱帝。

朱慈爝從書房出來,一屁股坐在花壇上,不禁仰天長嘆:「可憐我的父王啊,而我能為他做什麼呢?」

他知道,父王只要一稱帝,就會引來清軍的追殺,將從此踏上漫漫的逃亡之路。

「既然動員了父王稱帝,那就只有護駕父王了。」朱慈爝喃喃自語,護駕的信念由心而起。

但是,朱慈爝只是一個三歲不到的孩子,怎麼護駕父王呀?

「叮叮——」如手機短訊息提示的聲音響起,朱慈爝感到非常奇怪,三百多年前根本沒有手機,哪來的怪聲音呀?

朱慈爝四處張望尋找聲源時,一串清脆的女中音在他的大腦里響起:「檢測到護龍系統,宿主是否要安裝?」

護龍系統,顧名思義就是護駕皇上的系統,有這樣的系統怎麼不安呢。

「安裝。」朱慈爝毫不猶豫地回答。

「叮叮,系統安裝成功,但超級功法、神奇軍書、巨量財富三大核心功能,只有年滿七歲的宿主才能使用。」

聽了系統功能介紹,朱慈爝禁不住罵了起來:「我明明才兩歲多,安裝了這系統,你說要七歲才能使用,這不是吭爹嗎?

」叮叮,任何系統都有使用條件,宿主可以提前幾年出生,也可以等幾年具備條件後再使用。「系統發出語音。

朱慈爝想了想,覺得此話有理,他怎麼能怪系統呢,要怪就只能怪自己。

他不禁狠狠地跺了跺腳,如果自己早出生幾年,有超級功法,護駕父皇就不成問題了。

不過,他轉念一想,自己現在已兩歲零八個月,只要父王在接下來的四年多中,能逃過清軍的追殺,待四年後護龍系統全面覺醒,他就能幫助父王逆天改命!

但是,眼目前的四年多,護龍系統靠不上,那就只有靠自己另想辦法了。

朱慈爝畢竟只是兩歲零八個月的孩子,他能想出什麼辦法呢?

《明末:我才不要做亡國太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