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那張死不瞑目的邪僧
那張死不瞑目的邪僧 連載中

那張死不瞑目的邪僧

來源:google 作者:井桃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玉衡 現代言情 雪兒

師尊從凡間帶回一個女子,送到我面前,虔誠地跪下問道,「神女,求你告訴我,是她的轉世嗎?」我搖搖頭,看他神情凄楚,我心裏越發得意他死也想不到那個被他親手殺死的小徒弟後來竟成了他日夜供奉的神女一、生疑展開

《那張死不瞑目的邪僧》章節試讀:

收我為徒,我自是滿心愿意,立刻咬破手指遞到他唇邊。
他無奈又溫柔地笑了笑,眉眼彎彎,像夜裡明凈的月牙。」
這些血可是不夠的。」
我思考了片刻,若放多些血也不是不可,只是需要尋一個大碗來盛。」
乖徒兒,為師的毒需要你用身體來解。」
我卻犯了難,身體怎麼解毒?
他會不會嫌我無知,不配做他的徒弟?
好在他看出我的迷茫,善解人意地解釋,」就是需要你我二人雙修,為師也是為了你好,雙修是修仙者常有的修鍊方式,只會幫你淬鍊靈力,穩固靈根,提升修鍊速度。」
原來這麼容易,還有諸多好處,我看着眼前笑起來乾淨好看的師尊,心裏越發感激。
後來嘗試過了,才發覺也並非那麼輕鬆。
每月十五子時,是師尊合歡毒發作的時候。
那一天的師尊與往常很不一樣。
「痛...」我倒吸一口涼氣,雙手攥緊錦被,像身體被生生撕裂了一般。
師尊平日里柔和似水的眸子煮沸了似的,蒸騰着熱氣,紅絲遍布。
他動作異常兇狠,掐着我的後頸將我翻身按在榻上。
這種時候我總是怕極了,我感覺像是被一頭猛獸撲食,動彈不得。
「痛極了...」我忍不住喊出聲來,央求他停下。
「雪兒,再忍忍。」
他悶聲在我耳邊說道。
師尊同我講過的,若是不解毒,會死。
他這樣好,我怎麼捨得他死。
直到晨光熹微,圓月隱在雲層之後,我才舒一口氣,不由得想,該是怎樣毅力驚人的修仙者會選擇雙修這種方式。
過後我身上總會有許多淤青紅腫,不過師尊說這是雙修遇到的常事,無需在意。
他又會變得萬分溫柔,貼心地為我塗抹藥膏,直到皮膚白凈如初才肯放我出門。
師尊將我保護的很好,他總怕我被旁人蠱惑,走偏了路子。
有一次我替師尊去仙牢提審一個小妖,他一臉壞笑地問我「你同你師尊是什麼關係?」
「師徒關係。」
「你對你師尊怎麼樣?」
我想起日前聽師兄們提到的詞,正經地答他,「難捨難分,一往而深」他想也不想道,「你定是愛你師尊。」
「你師尊對你怎麼樣?」
「視若珍寶,愛不釋手。」
他若有所悟,「你師尊想必不愛你。」
我有些莫名的煩躁,「什麼是愛?」
他一時詞窮...

《那張死不瞑目的邪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