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逆耳
逆耳 連載中

逆耳

來源:google 作者:森嶼呀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森嶼呀 陸瑾憶

從小就能看見鬼的周瑾憶,懷着一腔熱血進入A市重案四組;沒想到第一天便遇見了一起凶殺案,痴傻的犯罪嫌疑人,消失的警員,以及遊盪在太平間被割去舌頭的被害人鬼魂;一切都讓周瑾憶毛骨悚然,更讓他沒想到的是,自己的隊友,居然都不是什麼正常人;展開

《逆耳》章節試讀:

第二天一大早,重案組全體成員頂着熊貓眼,趴在辦公桌上睡得極香。

「驗屍報告。」何深倚靠在門邊,看着屋內的人喊道。

陸明一個激靈從辦公桌上爬起來,兩步跑到何深面前接過驗屍報告,何深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睡的極香的周瑾憶,笑着道:「他還不知道呢?」

陸明點了點頭,有些頭疼地道:「這不是碰到案子了嗎,所以沒來得及說。」何深撇了撇嘴道:「老白和我說了,清彥走了以後,你們隊里就缺了一個環節,這才要了他,不過我瞧着,比清彥遜色不少。」

陸明聽了這話,翻了個白眼道:「老白就是瞎操心。」

何深笑着看了一眼陸明,丟下一句:「早點告訴他,解剖室這會兒熱鬧着呢。」便轉身離開。

陸明一臉複雜地打開驗屍報告,上面一句「屍體舌頭被割。」讓陸明臉色突變。

這時高飛走了過來,看着一臉擔憂的陸明道:「組長,怎麼了?」

陸明把驗屍報告遞給高飛,高飛看完後,有些不可置信地道:「組長,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陸明點了點頭,高飛哀嚎一聲,辦公室內的其他組員被吵醒,紛紛一臉怨氣的看着高飛,高飛回過頭,一臉可憐巴巴地道:「我錯了。」

眾人齊齊冷哼一聲,李奇看了看陸明手上的報告,微微一皺眉頭道:「別鬧,驗屍報告出來了。」

陸明笑着揚了揚手裡的驗屍報告,笑眯眯地道:「猜猜看是不是我們的案子!」

眾人翻了個白眼,一擁而上,從陸明手中奪過報告,周瑾憶在旁邊瞠目結舌地看着,他剛才好像看見李奇交閃了。

周瑾憶心裏覺得荒唐,搖了搖頭感嘆自己睡眠不足產生幻覺了,起身走向了人群,也去看驗屍報告。

李奇邊看邊念:「兇手將死者洗胃灌腸,剪下舌頭,砍下頭顱,啊,死者是餓死的,脫水嚴重,器官衰竭。」

周瑾憶皺了皺眉,眼裡閃過一絲同情,卻發現其餘組員一臉興奮,陸明也笑呵呵的,只有高飛喪着臉比較正常。

陸明看了一眼周瑾憶,笑眯眯地道:「新來的,去趟驗屍房,找老何過來一趟。」

剛從茶水間走進來的白宇聞言撇了一眼陸明,翻了個白眼坐回座位。

周瑾憶點了點頭,看着周圍人對自己露出同情地目光,有些丈二摸不着頭腦,卻還是抬腳往驗屍房走去。

「組長真損,清彥當初被嚇的好長時間都沒緩過來。」組內唯一的女警,沐瑤不贊同地道。

李奇看了一眼沐瑤立馬點頭贊同,沐瑤翻了個白眼清麗的臉上露出嫌棄,上手敲了李奇一下道:「死心吧,姐姐不喜歡你。」

一時間大家都笑了起來,李奇委屈地道:「咱倆結婚了,同志。」沐瑤皺着眉道:「我知道,我今兒不喜歡道士。」

李奇翻了個白眼,不理會沐瑤,一旁的高飛皺着眉道:「怎麼辦,我覺得新來的會嚇跑。」

眾人聞言轉頭看向白宇,白宇氣定神閑地喝了口茶道:「不會。」高飛鬆開眉頭,笑呵呵地道:「打賭嗎?賭新來的回來會不會揍組長。」

沐瑤伸出五根手指頭道:「賭五十。」一時間下注聲此起彼伏。

另一邊,周瑾憶剛到驗屍房,便看到何深在門口抽煙,見周瑾憶過來,臉上浮起瞭然的神情,周瑾憶有些拘束地道:「何法醫,陸組長讓你過去一趟。」

何深點了點頭,打開了驗屍房的大門道:「進去。」周瑾憶一臉茫然,還沒反應過來便被何深一把推了進去。

「唔唔唔。」周瑾憶抬起頭,便看到一個懸在半空的人頭對着他哼哼唧唧,那人頭臉上的肉都快要掉下來了,赫然就是昨兒從鍋里撈出來的人頭。

周瑾憶嚇了一跳,過往的回憶不斷湧入腦海。

三歲和同小區的孩子玩,卻被母親懷疑有精神疾病,只因為在她們眼裡,周瑾憶一直在和空氣說話。

六歲時因為經常和空氣說話被其他小朋友孤立。

十歲時已經去了各大精神病醫院,不停地吃藥,打針。

直到十六歲,周瑾憶才恢復正常,由於落下的功課太多,沒辦法只能連軸轉,拚命補課,好不容易才考上了大學,剛上班兩天。

周瑾憶蒼白着臉,癱坐在地上,視死如歸一般地盯着面前的人頭,直到何深開門走了進來,那人頭才消失不見。

「怎麼樣,還好嗎?」何深扶起周瑾憶,語氣淡漠地道。

「我,我好像又犯病了。」周瑾憶開口道,語氣滿是驚恐。

「哦,沒有,你看到的是真的。」何深雙手插兜,一臉冷淡地道。

「你也能看到?」周瑾憶抬起頭,眼裡滿滿的驚訝,何深搖了搖頭,看向驗屍台上的女屍道:「我能被他們的怨氣左右情緒。」

周瑾憶看了看何深,一臉複雜地道:「那個,我以前去過一家精神院還挺不錯的,你要不要去去看?」

何深輕輕笑了笑,俊朗的臉上露出一絲玩味地道:「你難道不覺得白副組長面熟嗎?」

周瑾憶渾身一震,想起了十六歲時的主治醫師,漸漸與如今的白宇對在一起,有些恐慌地道:「他,他不是心理醫生嗎?」

何深掏出一根煙,點燃深吸一口後道:「那是加入四組之前的職業,更早以前,他是個術士。」

周瑾憶沉默了一會兒後,抬起頭看向何深道:「你是說,我之前看到的都是真的?」

何深點了點頭,周瑾憶臉上揚起一抹奇怪的笑,好一會兒後,他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不是這樣的,這是我的幻想,我有精神病,這是複發了。」

何深看着喃喃自語的周瑾憶,吸了一口煙後道:「為什麼不肯接受呢?」

周瑾憶抬起頭看向何深,好一會兒後,周瑾憶才道:「因為這不可能。」

驗屍房的門突然被打開,四組的成員站在門口,李奇一閃身來到了周瑾憶面前,這一回,周瑾憶看得很清楚,他就是如同游戲裏的人物一般,一閃身到了自己面前。

沐瑤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道:「你好啊,陰陽眼,我是巫女,會下蠱的那種。」說罷手中突然出現一條青色的蛇。

高飛撓了撓頭道:「我,emmm我是武修,我力氣大。」說罷秀了秀自己的肌肉。

四組的人輪番展示完後,陸明笑着道:「從前,藍星古時候,管我們四組叫欽天監。」

周瑾憶一臉震驚地看着,陸明上手敲了他一下後道:「愣着做什麼?」

周瑾憶感覺到頭上的痛,緩了好一會兒後對白宇道:「你對我做了什麼?」

白宇喝了口茶道:「我就是關了你的陰陽眼,讓你好好學習而已,不然,你只能吃藥吃出精神病。」

周瑾憶沉默了一會兒道:「所以,警隊用我,只是因為,我能看見鬼?」

陸明搖了搖頭道:「見鬼的話,咱這兒有術士也有道士,主要是你八字全陰,又是陰陽眼,能讓鬼附身。」

周瑾憶愣了好一會兒後才不可置信地道:「附身?」陸明點了點頭道:「國外管這叫通靈師,你可以更敏銳的感覺到鬼魂,還可以從鬼嘴裏知道更多的消息,瑾憶,你很強大。」

《逆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