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你可以養我嗎?
你可以養我嗎? 連載中

你可以養我嗎?

來源:google 作者:小熊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薛琬 陸笙

「薛琬,我耐心有限,不要一次次挑戰我的底線」陸笙將手上的文件摔在了琉璃台上,寂靜的別墅回蕩起着刺耳的聲音薛琬喉頭一滾,冰冷的水直通胃部,刺激而又帶着點難忍的冰冷她的視線透過礦泉水瓶,看見了那摞白紙上寫着的幾個黑色大字,離婚協議書展開

《你可以養我嗎?》章節試讀:

薛琬被陸笙禁錮着動彈不得,臉上的表情微微一怔,驚訝於陸笙說的話。原來,她在他心目中已經是這樣的女人了么?

呵,這樣也好。她也沒必要和他解釋。

薛琬調整了自己的表情,裝作輕鬆自在的模樣:「你怎麼知道的,人生得意須盡歡,管理公司做項目那麼辛苦,還不能讓我到這裡放鬆一下嗎?」她故意把「放鬆」二字說得輕佻無比,語氣之間儘是輕浮。

陸笙聞言,額頭的青筋都暴了,雙眸也暗沉下來,幽深得不可見底。他單手扯起薛琬的一隻胳膊,拉起她就往外走去。

「陸笙,你幹什麼……」薛琬再次被他扯得跌跌撞撞的,她穿着細高跟的長靴,被扯得走不穩,像是被拖着前行的布偶娃娃一般。

「陸笙!放開我,易向南和安總還在裏面等我……」

薛琬被拽得說話都斷斷續續的,陸笙聽聞,火氣更加大了,飛快的拉着她來到酒吧外停着的車前,拉着她跌坐進車裡,「砰」的一聲用力關上了車門。

「陸……」

薛琬剛吐出一個字,就被陸笙一雙強有力的手臂壓着,結結實實的靠躺在了車座上。

冰涼的薄唇頃刻壓在柔軟的紅唇上,肆意的碾壓着。

陸笙禁錮的動作改為為雙手扣在薛琬的後腦勺上,舌尖直接撬開了薛琬的唇齒,強取豪奪着,吮吸着她的一切。

薛琬自是沒想到陸笙會有這樣的動作,她以為,他已經被她弄得早就生厭了。

口中的氧氣都被男人篡取,陸笙的舌和她的糾纏在一起,就像他們之間剪不斷的糾葛一般。

剎那間,薛琬有那麼一點恍惚,彷彿回到了四年前新婚之前,他們愛戀正濃的時刻。

她的手有些情不自禁的攀上了他的腰身,慢慢擁住。

卻在這時,男人的一隻手粗魯的「嘩」一聲拉開了她大衣的拉鏈,動作粗暴的扯着她的襯衫,想解開她的衣裳。

薛琬這才猛然驚醒過來,胸口一片發涼,她暗自惱怒,怎麼就被他騙得沉溺進去了呢?

她開始掙紮起來,雙手拍打着陸笙的後背,哪知被陸笙壓得死死的,根本掙脫不了他的桎梏。

薛琬襯衫外面只罩了一件大衣,陸笙輕而易舉的觸到了身下窈窕的曲線,內心的干火被點得愈加旺盛,本來靠坐着的薛琬被他順勢一推,整個人躺在了車座上,他便整個人都壓了上去。

薛琬的襯衫已經被扯開了一些,他口中毫無顧忌的奪取着她的滋味,手卻從絲滑的布料里探了進去,從下往上慢慢游移至她玲瓏的春色前。

陸笙早已被怒火衝擊得失了些理智,手上的動作絲毫不停,力道大得讓薛琬腦中警鈴大作。無比曖昧的氛圍中,他感覺自己莫名的有些躁動起來。

薛琬感受到了他身下的變化,慢慢瞪大了雙眼,絕對不可以,她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於是越發掙扎的厲害起來,動作激烈地推搡着壓在自己身上的陸笙。

「嗚嗚……」薛琬本想叫陸笙的名字,然而被鎖住的唇舌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上頭的陸笙眸中烈火燃燒正盛,哪裡在乎這樣微不足道的的反抗,強烈的掙扎讓他更加燥熱,手終於來到薛琬的玉山前,下了手勁就是一捏。

薛琬渾身猛地一陣顫慄,口忍不住半**出聲,然而也只能發出含糊不清的嗚咽聲。

兩行清淚終於忍不住滴了下來。

苦澀的味道滑入陸笙的嘴角,嘗到酸澀的他這才驚醒,停下了所有的動作,稍稍抬起身,看到薛琬早已滿臉淚痕。

他緩緩從她身上離開,居高臨下的俯視着身下淚水肆意橫流的女人。

「薛琬!」

陸笙不可抑制的怒吼起來,頃刻間,砰地一聲一拳砸向了車窗。瞬間,便聽到玻璃碎裂四濺的聲音響起。

薛琬抬眼看向陸笙,只聽到他一字一句的吼出聲:「是不是,除了我,誰都可以碰你,只有我,只有我不行!你就那麼厭惡我嗎,那麼迫不及待的想擺脫我?!」

薛琬慢慢的撐着坐起來,車裡狹小的空間讓她把陸笙嫉恨的臉看得一清二楚,糾纏皺着的眉宇讓她心頭一陣心疼,有一種想要伸手撫平他眉頭的衝動。

但是她忍下了。

「陸笙,隨你怎麼想,我只管我開心就行,哪還顧得了那麼多人的感受?」薛琬倔強的說道。

但是說完,她便瞥到陸笙砸車窗的手背,上面已經鮮血淋漓了,看起來傷的不輕。

有那麼一瞬間,她眼裡充滿了擔憂的神色,但很快,就被她壓了下去。

陸笙哪裡會錯過這樣的表情,他一把抓起薛琬的手腕,晦暗的眼眸微微發光,「你在心疼我?」

薛琬用儘力氣甩開他的手,慢慢的整理好自己身上凌亂的衣裳,然後抬頭看向他。

「陸笙,自作多情也要有個度,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在擔心你了?」

薛琬儘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冷酷無情,像看一個外人一樣看着他。

「我不信,薛琬,你真是口是心非,我剛剛沒看錯,你分明在擔心我。」陸笙堅持說道,一邊向前傾着身體,慢慢逼迫着靠向薛琬。

薛琬感受到他逼近的氣息,伸出雙手抵在他的胸膛上,冷冷說道:「陸笙,我看你真是想多了。」說著推開了他,打開車門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陸笙頹着身體,雙手向前撐在了座墊上,又慢慢地翻轉了身子坐在了座墊上。

諱莫如深的臉上,眼底儘是幽深,他看着薛琬疾步走在街道上,背影逐漸消失在街燈黃色的光暈下。

車裡還殘留着剛剛交戰時殘留的曖昧氣息,此時已經被殘缺的車窗灌進了冷風,也讓陸笙清醒了過來,自己怎麼就失控了呢。

他在車裡坐了許久,直到華燈初上,砸碎車窗的手背傳來刺痛的感覺,他才低頭看了一眼血液已經凝固了的手。

陸笙緩緩驅動黑色的賓利,往薛琬離開的反方向馳去。

《你可以養我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