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寧折
寧折 連載中

寧折

來源:外網 作者:傲世醒龍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傲世醒龍 歷史軍事

醉卧美人膝,醒掌殺人劍!不求連城璧,但求殺人權!當失憶五年的寧折徹底覺醒,所有曾經輕賤他的人,都將匍匐在他的腳下......展開

《寧折》章節試讀:

回去的路上,寧折又兀自開始猜測起來。

難道,自己失憶前是一個醫生?

救過老爺子的命?

所以,老爺子才非要把蘇蘭若嫁給自己?

一念及此,寧折頓時激動起來。

回去把葯交給殷華以後,馬上騎着電驢趕去康養醫院。

得去找老爺子證實一下自己的猜測!

自己現在好歹也背了個他孫女婿的身份,去康養醫院探望老爺子,醫院應該不會阻攔吧?

打定主意,寧折立即動身。

剛出公司的大門,寧折就看到一輛熟悉的車子駛入公司。

那是蘇蘭若的車。

寧折停下車,想問孫家到底能不能幫上忙。

然而,蘇蘭若卻直接開車從他身邊駛過。

「得!熱臉貼冷屁股!」

寧折聳聳肩,重新啟動車子。

蘇蘭若心緒煩亂,壓根兒就沒看見寧折。

將車子駛入停車位,蘇蘭若卻沒有急着下車,而是掏出手機,抱着僥倖的心理撥通孫雲適的電話。

從昨晚之後,他已經給孫雲適打了好多電話了。

但孫雲適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嘟……」

這一次,孫雲適終於不是關機了。

電話接通,蘇蘭若心中頓時一喜,急匆匆問道:「孫少,你爸那邊……」

「蘭若,我正要打電話給你呢。」

電話那頭的孫雲適打斷蘇蘭若的話,唉聲嘆氣的說道:「我是真想幫你,可我爸不同意啊!」

蘇蘭若臉色一變,急道:「為什麼啊?」

「還不是因為那個寧折。」孫雲適苦哈哈的回道:「我爸說,之前你們是不知者無罪,他還好說和,但昨晚寧折明知白少的身份,竟然還敢打白少,他現在也不好說和啊!」

蘇蘭若心中狠狠一抽,連忙哀求,「你再幫我求求你爸,行嗎?」

「嗯,我再試試吧!不過,我不保證結果。」孫雲適答應。

「好好!」蘇蘭若連連點頭。

又說了一堆感謝的話後,蘇蘭若這才掛斷了電話。

走下車來,蘇蘭若腦袋裏面一片煩亂。

一路上,蘇蘭若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辦公室的。

在辦公室里渾渾噩噩的坐了一陣,蘇蘭若的電話再次響起。

蘇蘭若以為是孫雲適打來的,連忙拿起手機。

然而,卻是父親蘇明誠打來的。

電話剛接通,裏面就傳來蘇明誠沉重的聲音:「蘭若,白四爺剛才親自給我打電話了,白四爺現在很生氣,聽他的意思,似乎是要讓咱們蘇家從江州消失!你趕緊回家來,咱們商量下對策!另外,注意安全……」

掛斷電話,蘇蘭若臉上早已一片蒼白。

對於白樂章發飆的事,寧折完全不知。

趕往康養醫院的路上,他一直在想自己失憶前的身份問題。

正當他想得出神的時候,一輛黑色轎車突然與他並行。

「侯爺,真的是他!」

七斤驚喜的大叫一聲,又連忙將車子靠邊停下。

很快,七斤攙扶着葉輕候下車。

看着這兩人,寧折不禁吐槽。

這江州還真是小啊!

葉輕候在七斤的攙扶下來到寧折面前,躬身道:「鄙人葉輕候,多謝先生救命之恩!」

此刻,葉輕候也很驚喜。

他正在派人到處尋找這位高人呢!

沒想到,竟然在這裡碰上了。

「你弄錯了吧?」

寧折搖頭道:「我可沒有救你的命……」

「先生哪裡話。」葉輕候搖頭道,微笑道:「若非先生指點,蒲老都不知道葉某是中蠱,長此下去,葉某定然性命不保。」

指點?

寧折微微一愣,旋即反應過來。

那老中醫按照自己說的辦法,真把葉輕候給救醒了?

自己那突然的靈光一閃,竟然真有用?

驚訝間,寧折又搖頭一笑,「我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還真有用。」

「先生過謙了。」葉輕候不信,又道:「不知先生怎麼稱呼?」

我謙虛你妹啊!

寧折心中吐槽一句,回道:「我叫寧……」

話還沒說完,他的手機突然響起。

寧折掏出手機,看着這個陌生的號碼,猶豫片刻還是接通電話。

「寧折,你給老娘聽清楚了!白四爺已經發火了,你馬上滾去給白少磕頭賠罪!要是敢不去,老娘就叫人把綁去,隨白少處置……」

手機里傳來趙淑媛怒不可遏的咆哮聲。

寧折臉色一變,咬牙道:「我說過,我會解決!」

「你去去給白少下跪認錯,就是最好的解決辦法!」趙淑媛怒喝。

「不去!」寧折想也不想的拒絕,「既然我說了能解決,就一定能解決!白家,也沒啥了不起的!」

白家再牛,總沒有宋青鳶牛吧?

既然宋青鳶說話算話,大不了就用了這個人情!

聽到寧折的話,趙淑媛頓時破口大罵。

寧折懶得聽她那些咒罵,直接掛斷電話,準備給宋青鳶打電話。

這時候,葉輕候突然笑呵呵的開口:「寧先生,我聽你剛才打電話提到什麼白家,冒昧的問一下,是哪個白家?」

「除了白四爺,還有哪個白家?」寧折聳聳肩。

葉輕候臉色微變,好奇道:「他怎麼得罪你了?」

「應該是我得罪了他!」寧折聳聳肩,「我昨晚打了他兒子白飛……」

「你……」葉輕候微微一愣,突然撫掌大笑道:「原來昨晚暴打白飛的人就是你啊!」

「你也知道昨晚的事?」寧折詫異的看向葉輕候。

這事兒,鬧得這麼大了嗎?

已經到人盡皆知的地步了?

「略有耳聞。」葉輕候點頭一笑,又向七斤伸手。

七斤會意,馬上將手機遞到葉輕候手中。

「我跟老白也有些交情,這點小事,就不麻煩寧先生出手了,我這就給老白打個電話。」

說著,葉輕候撥通白樂章的號碼。

怕寧折不信,他還特意開了免提。

「侯爺,你今天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啊?」

電話接通,裏面傳來白樂章笑呵呵的聲音。

葉輕候呵呵一笑,開口道:「老白,昨晚打你兒子的人,是我剛認識的一個朋友,給我個面子,這事兒就到此為止,如何?」

白樂章稍稍沉默,答應道:「既然侯爺開口,那就算了吧!」

「那就多謝了!」葉輕候呵呵一笑,「那就先這樣吧!回頭我請你喝酒,當面給你賠罪,我現在還有點事,先掛了。」

「侯爺言重了……」

很快,兩人結束通話。

寧折訝然。

這就……搞定了?

不用自己動用宋青鳶的人情了?

葉輕候將手機遞給七斤,又試探着說道:「寧先生,有個事兒,我想向你請教一下……」

葉輕候向他詢問下蠱的事。

他想知道到底是誰在謀害自己。

但在查出那個人之前,必須先搞清這蠱是怎麼下到他身上的!是不是只有身邊的人才有機會給他下蠱?

聽完葉輕候的話,寧折頓時恍然大悟。

難怪自己還沒開口,這貨就急着幫忙解決白家的事呢!

敢情是有求於自己啊!

想通這一點,寧折又連忙搖頭解釋:「你們誤會了,我不懂那什麼蠱,也不懂醫術,我之前就是隨口一說。」

「寧先生實在太過謙了……」

《寧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