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是我的掌上寵(書號:8961)
你是我的掌上寵(書號:8961) 連載中

你是我的掌上寵(書號:8961)

來源:google 作者:鳶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鳶 現代言情 裴月鶯

簡介:修鍊狂魔南鳶拐了一隻神獸,助她穿梭於三千世界,收集信仰之力向來只殺人不救人的南鳶,從此洗心革面,做起了好人可惜,好人難噹噹成兒子來養的小怪胎搖身一變成了魔域大佬,發瘋地想圈養她?恐女自閉症晚期的便宜夫君突然不恐女不自閉了,發瘋地纏着她生娃娃?就連隨手撿個死物,都能變成果體美男躺床上,陰測測地求負責?後來南鳶啥都不想養了,一心只跟男主battle結果,男主他、他也瘋了……南鳶面無表情:「大佬,你身上的氣息熟悉得讓人討厭」大佬波瀾不驚:「我的世界給你你,給我」展開

《你是我的掌上寵(書號:8961)》章節試讀:

眾所周知,南鳶酷愛修鍊,是個惹不起的大佬。

雖然**美艷絕倫,但干起架來只想讓人哭着叫爹。

某日,聽說南鳶大佬拐走了聖獸虛小八的獨苗苗,帶着那隻幼崽去abc 世界浪了。

一時之間,被奴役過的大妖們痛哭流涕,高興得嚎叫了三天三夜。

……

此夜,月黑風高,宜拐獸。

南鳶一手拎着壇順手摸來的桃花釀,一手抱着虛空獸虛小糖,大搖大擺地走了。

「鳶鳶,我們這算離家出走嗎?」長得像一團棉花的幼崽蹲在她的肩上,扭了扭小肥腰,聲音軟綿綿地問。

「……算吧。」

南鳶仰頭灌了一口桃花釀,步履穩健,腳若生風,背影瀟洒恣意,沒有半分身為獸販子的自覺。

「幸好我給爹爹留言了。」

南鳶兩指夾着酒罈邊沿,又飲了幾口,飽滿紅潤的唇被酒水浸潤得晶瑩剔透,在月色之下更添一分艷色。

「鳶鳶,你想先去什麼世界?」

「都可以,隨你。」先隨便找個世界待着,要是不開心了再換一個。

「那鳶鳶想要什麼身份?」

「無人打攪的身份最好。」她最討厭嘰嘰喳喳的人了,影響她打坐修鍊不說,還聒噪得要死,她怕自己一個忍不住直接剷平整個地界。

虛小糖沒想到鳶鳶這麼好說話,雙眼亮晶晶的,「好噠~我去翻一翻爹爹給我的《abc 世界手札》,先給鳶鳶找個差不多的世界適應一下。」

罈子里的酒釀剛好飲盡,女子皓腕輕輕一翻,空酒罈被拋了出去,在安靜的夜裡發出一聲脆響。

一人一獸漸行漸遠,很快融入了夜色中。

……

蒼淼大陸,積雪城。

城主府,閉關密室。

虛空一陣波動,出現一個黑色漩渦,一團血霧從漩渦涌了出來。

血霧散去,一黑衣女子信步踏出。

與之同時,女子的肩頭划過一道星光銀河,一個毛絨絨的球狀靈獸顯露身形。

一人一獸盯着地上那一灘東西,表情懵逼。

虛小糖哇的一聲哭出來,「來遲一步,我給你找的身體死翹翹了!」

南鳶:何止死翹翹,身體都爆破變成了一灘肉泥了。嘖。所以她餓的時候喜歡吞活的,因為碎了之後是真噁心。

「人剛死,魂魄未散,可以搜魂。」南鳶伸手在虛空中一抓。

片刻後,她便獲知了這灘肉泥的生平事迹。

此人名為裴月鶯,中級武師,老城主去世之後,裴月鶯子承父業,成了積雪城的新城主。

蒼淼大陸強者為尊,人分為靈修、武修和普通人。

靈修修的是天地靈氣,武修修的是身體強韌度。

哦,說的簡單點兒,就是比誰硬。

南鳶覺得,她身體最硬,可以躺贏。

武修因為修鍊身體的緣故,放眼過去都是肌肉男肌肉女,不過裴月鶯是個例外。

她臭美。

為了保持苗條的身姿,修行不好好修行,整天吟詩作對悲秋傷春,還貪戀男色,養了不少臠寵。

要不是她老子留下的老僕人忠心耿耿,她早就被下面的人搞死篡位了。

這兩天女城主改邪歸正專心修鍊,修的卻是一種邪術。

哦豁~

一個不小心,爆體身亡。

南鳶從自己的本命空間里掏出了一瓶化形水,直接化形成了裴月鶯的樣子。

虛小糖驚恐臉阻止:「鳶鳶,不可以!我們不屬於這個世界,不披着一層人皮的話,會被天道粑粑發現的!」

南鳶不以為意,「那就等發現了再說。」

狗屁的天道,她最討厭天道了。

清理好地上的肉泥,南鳶分分鐘進入角色,歪在城主專用軟榻上,調整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躺着,神情懨懨。

她修鍊遇到了瓶頸,只能另闢蹊徑,看看能不能跟她媽和她老子一樣,弄點兒信仰之力和功德值來突破瓶頸。

不過,她還沒想好,如何獲得這個世界的信仰之力。

本來想搶在氣運之子之前,弄死這個世界的終極反派。

幹掉大反派,那就等於拯救了天下蒼生。

功德加身,信仰之力也會源源不斷。

但小糖哭唧唧地說不行。

不能壞了這個世界的主線。

呵,小慫包一個。

「鳶鳶,我們多做好事叭,名聲有了,敬畏的人多了,我們就能得到信仰之力了。」

虛小糖一雙豆大的小眼閃着光,對未來充滿了憧憬。

它要帶着鳶鳶干一番大事業!

南鳶的表情變得有些許微妙,「你的意思,讓我做個……好人?」

普天下之大滑稽。

讓她一個只會殺人揍人的大妖去當個好人?這小東西是不是沒見過她吃人時候的殘暴樣兒?

虛小糖看不懂南鳶高冷麵癱臉里的豐富內涵,在它眼裡,南鳶就是個冷艷女王,超牛逼的,唯一的缺點就是缺乏生活常識。

它聽說,鳶鳶數百年都在悟道,是個生活白痴。

於是,它用小爪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鳶鳶不怕,有我在呢,我懂的可多了!」

南鳶瞥它一眼,揉了揉它軟綿綿的毛,「行,以後聽你的。」

拐走人家的幼崽,說起來這就不是人乾的事兒。

她有那麼一絲絲愧疚,決定好好寵着虛小糖。

「對了鳶鳶,有件事忘了跟你說。」

虛小糖咬着小爪子,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五年後,積雪城會被一位厲害的魔淵大佬屠城,一整座城的人全部死光光。嚶嚶,真是太慘了。」

南鳶:……

南鳶沒有表情的高冷麵癱臉上,彷彿浮現出幾個字:你特么在逗我?

《你是我的掌上寵(書號:8961)》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