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逆天仙王
逆天仙王 連載中

逆天仙王

來源:google 作者:秦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明 阮玉離

【changdu】等到阮玉離身體的起伏漸漸平息,秦明取出九根銀針,刺入阮玉離的身體的九處大穴「啊」身旁的丫頭夢兒看到這一幕,險些驚呼出聲,小手將嘴巴捂住「百會頂封,鼓漱三十六,引體精氣,左右敲玉枕」「引靈池...展開

《逆天仙王》章節試讀:


清晨的空氣格外清新,秦明早早地起來鍛煉身體。

他無法吸納天地元氣修行,因此只能以這種最為原始的方法,來提高一點微乎其微的實力。

不過,今天的情況似乎有些異常,他發現自己的院落外多出了兩名守衛。

這讓他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不過卻也沒有放在心上。

可能,是阮家主派來保護他的吧。

秦明心中暗自想着,朝着外面走去。

「站住!」兩名守衛擋住了他的去路。

秦明眉頭一皺,問道:「你們為何攔我?」

「外面很亂,秦少爺實力低微,這幾天還是老實呆在院子里。」其中一名守衛冷冰冰的說道。

秦明的臉色瞬息變了,怒聲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有仇家尋到武陵城來,為了保護秦少爺的安全,還請不要亂跑。」另外一名聳了聳肩。

「所以我現在連這個院子都不能出去了?」

「老爺是這樣吩咐的。」

「那跟囚禁有什麼區別?」

「這是在保護你,還請秦少爺別不識好歹!」

「你們老爺呢?我要見他!」

「老爺是何等身份,豈是你想見就見的?還真以為自己是以前的秦家大少啊?」他們臉上露出譏諷的神色。

秦明的心在不斷地往下沉。

以前,阮家的所有人,都會恭敬的稱呼他一聲姑爺,然而此刻,對方卻用如此生冷的語氣對他說話。

「昨天才剛剛教會了玉離亘古金身訣,今天就不讓我出去,阮家想要幹什麼?」秦明心中升起不妙的預感。

「他們怎麼能這樣,不讓我們出去,分明就是囚禁我們!」夢兒十分不滿。

「我們先回屋子裡去吧。」秦明和夢兒往回走。

「賴蛤蟆想吃天鵝肉!」後面的守衛嗤笑一聲,聲音故意說得很大,似乎絲毫沒有顧忌會被人聽到。

秦明腳步一停,臉色非常難看,卻並未發飈,回到屋子裡。

「他們太過份了,我們去找玉離小姐!」夢兒怒聲道。

「不用了,我們出都出不去,別自找沒趣!」秦明嘆了一口氣。

他算是明白過來。

阮家主這是打算翻臉不認人了啊。

至於阮玉離對此事知不知情,這個暫時還不太好判斷。

「原來,一切都是騙局!目的就是為了我秦家的亘古金身訣!」秦明苦笑一聲。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秦家破滅,父親隕落,甚至連阮家都要欺騙我!」

秦明心中怒火中燒。

「可惜,我無法修鍊,實力低微,想要反抗,都無能為力!」

他從八歲起,就不能修鍊,現在還停留在外煉三重的境界。

比起整個阮家的勢力,實在是太弱小了。

「最後嘗試一次!」秦明運轉秦家的功法,亘古金身訣,再一次嘗試修鍊。

結果,依然還是一樣,修鍊出來的能量,並未用於鍛造身體,而是被吸進了心臟的深處。

「還是失敗了!」秦明的臉色失望。

就在這時,突然,嗡——

身體裏面,傳來一聲震動天地的大道之音。

隨即,彷彿天地開裂,秦明的視覺變幻,精神和意識進入到一個無比宏大的空間裏面。

這是一個血色的世界,血海滔天,有血管隱現,赫然是秦明的心臟部位!

原本渺小的心臟,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竟彷彿變成了一方獨立成界的空間。

在這血海的**,一座破碎的古碑矗立在那裡,鼎天立地,橫亘於虛空之中。

秦明瞬間認得出來,這就是他八歲時不小心把腦袋磕破的,並且飛入他心臟之中的那塊石碑。

正是這塊石碑,害得他無法修鍊,成為了人們眼中嘲笑的廢物!

石碑破碎不堪,上面布滿了細密的裂紋,靜靜地矗立於那裡,大如山嶽,沉重如淵,有灰色的霧氣籠罩着。

咚咚!咚咚!

從中可以聽到心臟跳動的聲音,響徹天地,蘊含著磅礴的力量。

這尊石碑就像化為了一個活物,會呼吸,吞吐着天地元氣,並且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漩渦!

隨着石碑的呼吸吞吐,秦明身上的血液,也跟着被吸進裏面去,進入到一個莫名的所在。

片刻,血液轉了一個圈,然後又被吐了出來。

秦明感覺自己身上的血液在極速地流動起來,帶着強大的生命力,流遍四肢百骸!

古碑吐出來的血液裏面,帶着一縷縷灰濛濛的氣體,流遍全身,融入到皮肉筋骨之中。

秦明感覺到自己變了,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強大與充盈,在這一刻,他下意識地運行起了秦家的功法《亘古金身訣》。

嗡!

氣血搬運,以一個恐怖的速度在經絡里運轉起來,橫衝直撞,氣勢如虹。

灰色的能量,不斷地改造着他的身體,迅速發生蛻變!

噼里啪啦!

他的身體彷彿響起鞭炮般的聲音,又如大鼓連續震動了數次。

瞬間突破!而且還是連破幾個境界!

從外煉三重,一躍而成為外煉七重!

「好強!」秦明站起身來,眼中精光四射,整個人的精氣神達到巔峰!

感受着體內澎湃的力量,他伸出手來,輕輕一握,彷彿要將空氣都給擠爆!

「我的身體,發生神秘的蛻變,從此以後,可以修鍊了,不再是一個廢人!」

「這尊石碑,究竟是什麼來歷?還有那些灰色的霧氣,又是什麼東西?」

他的心神沉浸於其中,試圖把這尊石碑看得更清楚一些,解析其中的秘密。

那座神秘古碑上面,大部分地方都被灰霧所籠罩着,看不太清楚。

只露出了石碑一角,顯化出一門掌法的武技。

「神碑掌!」秦明低聲自語。

這門武技,看起來非常複雜,非短時間內所能練成。

但不知道為什麼,秦明看到石碑上面刻着的內容,竟瞬間就領悟學會,融會貫通。

彷彿,石碑將其中的奧秘完全剖析出來,化成最基本的一招一式,無比詳盡,展示給秦明觀看。

秦明抬起手來,按照神碑掌上面的方法,搬運氣血,施展發力技巧。

現在的他,已經是外煉七重的境界,又經過了神秘灰色氣體的改造,氣血非常強大。

氣沉丹田,匯聚全身的力量,便見他的手掌處,隱隱有一塊石碑的虛影顯化出來,沉重如山。

這就是神碑掌!

一掌拍在地板上,發出嘭的一聲巨響,竟然直接將地板都給打裂了。

「好強大的威力!不知道是什麼等級的武技。」秦明臉上露出驚容。

這一擊,已經超過黃級上品武技的威力了。

他的心中非常興奮,被這神秘石碑的力量與奧妙所震撼。

「啊——」

就在這時,外面,響起了夢兒尖叫聲。

秦明嚯然站起身,衝出門外,看到院子里的景象。

頓時,目眥盡裂,鬚髮上指。

阮家的狗腿子李維,此時帶人暴力衝進來,正想要非禮夢兒!

「美人兒,別走啊,乖乖陪我玩!」李維哈哈大笑,如同一頭狼,撲向了美味的小羔羊。

「李維,大膽!」秦明大喝一聲。

「哎喲,秦少爺,這麼大聲幹什麼,想嚇死我嗎?」李維大笑。

「你竟敢如此無禮!」秦明斥道。

「就對你無禮,咋地?」

「你!」

「哈哈,你那是什麼眼神,要吃了我嗎?」李維一臉戲謔,搖晃着腦袋。

「你來這裡做什麼?」

李維收起臉上嬉皮笑臉的表情,冰冷地說道:「奉老爺命令,來送你上路!」

秦明腦海中彷彿響起一聲晴天霹靂,之前的猜測全部都變成了現實,阮家真的翻臉不認人,而且還派人來殺他!

僅僅只是一個晚上啊,就急不可耐地要將他除掉!

「好算計啊,好算計!阮老賊,你騙得我好苦!」秦明嘆了一口氣。

「現在的你,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留着也是個禍患,還是乖乖地當一個死人吧!」李維獰笑。

「阮老賊人在哪裡?我要見他!」秦明臉色平靜下來。

「老爺現在,已經陪着小姐,去參加流雲宗的考核了!不要指望會有人來救你,我現在送你上路吧。」

李維拔出了長劍,冷笑連連,一步一步向前,臉上殺機畢現。


《逆天仙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