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農女翻身記:嫁個將軍好種田
農女翻身記:嫁個將軍好種田 連載中

農女翻身記:嫁個將軍好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鳳五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孟大 孟彤 穿越重生

陰險的爺爺,刻薄的奶奶,叔叔恨不得要榨乾他們身上的每一滴血,都被掃地出門了,還挖空心思想來占她家的便宜窮家病爹,老娘還是個人人可欺的軟包子,我的天,這日子要怎麼過?閻王許諾榮華富貴,痴情夫君和一世美滿幸福呢?誰才是她的真命天子啊?N年之後,他冒着被她一掌拍死的危險,一臉逝死如歸的撕開了她的衣服……她終於震驚了,你不怕我一掌拍死你嗎?他笑得一臉曖昧,能死在你手裡,我甘之如怡……展開

《農女翻身記:嫁個將軍好種田》章節試讀:

「分家吧!」一直低着頭坐在炕上的孟老頭突然嘆了口氣,說出了分家的話,他看着還跪在地上的孟大,漠然道:「老大,你的身子你自己也清楚,手心手背都是肉,俺跟你娘不能為了你,再委屈你的兩個弟弟了。」他轉頭對陳金枝道:「把老大分出去單過吧。」

那語氣輕鬆乾脆的,像是只不過丟棄了什麼不要了的髒東西一樣。

不甘、憤怒、無奈、凄涼等各種情緒排山倒海般的襲上心頭,孟大心裏又悲又痛,一口氣險些就要喘不過來了,可他知道自己還不能死。他要是死了,他命垂一線的寶貝女兒二丫要怎麼辦?他自卑怯懦到誰人都可欺負的妻子要怎麼辦?

喘不過氣的眩暈感襲來,孟大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舌頭,藉著巨痛這才把那口珍貴的空氣吸進了肺里。漫上眼帘的黑暗退去,孟大的那口氣總算是緩了過來,他流着淚大聲哭喊,「爹,您把俺分出去單過沒關係,可您能不能先請個大夫來給二丫看看,用了多少銅錢您從分給俺的東西里扣行不行?再不請大夫……再不請大夫,俺的二丫就……」孟大捂臉痛哭。

屋裡的幾人聞言,不由把目光看向地上躺着的孟彤,卻才發現她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眼睛。

孟大柱見狀就不由嗤笑道,「大哥,您這是哭的哪門子喪啊,你女兒不是好好的醒着嗎?」

孟大和低頭哭泣的春二娘聞言一愣,連忙扭頭往地上的孟彤看去,這才發現之前已沒了呼吸的女兒,不知何時已睜開了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他們看。

「二丫!俺的二丫!」孟大和春二娘又驚又喜的撲到孟彤身邊,孟大小心翼翼的伸手把她抱到懷裡。

「爹?娘?」看着孟大滿是病氣的瘦肖臉龐和春二娘枯稿的面容,孟彤難掩心頭上涌的酸澀。這兩個人就是她這一世的父母,她看到他們為了救她給人下跪,苦苦哀求。他們跟前世的父母一樣,會為了保護她豁出命去。

孟彤轉頭看向四周,這裡是她的前世,既不富貴,家庭看來也不太合和睦,或許是因為自己復蘇了前世記憶的關係,雖然是第一次見這一世的爹娘,孟彤對他們卻似有了無限的牽掛。

孟彤用力閉了閉眼,在心中安慰自己:既來之則安之。實在是,地府的不靠譜也讓她失了信心。第一次勾錯魂也就罷了,現在連讓她還個魂,答應好的條件也能錯漏百出,孟彤實在沒有信心自己現在死回地府能夠撥亂反正。再則,這裡的環境雖然看着貧窮,但她好歹還是還魂在人類社會的,萬一等她死回去了,再還魂時被扔到原始社會去,到時可咋辦哪。

既來之則安之……

「爹和娘在這兒呢。」孟大像是在抱着易碎的瓷片一般,小心的摟着自己的女兒,春二娘則是緊緊的握着她的手,眼睛緊緊的盯着她,都不敢錯眼。

孟大紅着眼輕聲安慰女兒,「二丫別怕,你跟爹說,你現在哪兒不舒服?」

孟彤知道自己還在發燒,她不知道還魂之後是不是會附帶退燒功能,在沒有十全的把握下,她只能先選擇自救,「娘,俺想喝水。」

「娘,娘這就給你端水去。」春二娘連臉上的眼淚都來不及擦,連忙從地上爬起來,跌跌撞撞的就跑了出去。

「沒規沒矩的東西,出去連個招呼都不知道打,俺就是養條狗,那狗都知道要跟俺搖搖尾巴,這沒爹沒娘的孽障果然就是養不熟。」盤坐在炕上的陳金枝看着春二娘跑出去的背影,嘴裏絮絮叨叨的罵著。

他的女兒病的都快沒命了,連想喝口水,母親都要春二娘先跟她打過招呼再走?他們這孟家何時這般重規矩了?母親這是巴不得二丫病死,巴不得他也早點死,巴不得拿春二娘當牲口使喚啊。孟大心裏跟明鏡似的,他滿眼痛苦的垂下了頭,只能裝作什麼都沒有聽見。

陳金枝又罵了一陣,發現沒人搭理她,便覺得有些索然無味起來,她瞥了眼地上抱在一塊兒的長子和孫女,便厭惡的扭過頭去,對一旁歪靠着牆坐着的孟七斤道:「你去把你趙大叔,劉秀才,還有村長都請來,今兒就把那分家的文書給寫了吧。」

孟七斤聞言高興的蹦了起來,大聲「嘿」了一聲轉身就往外走,路過地上的孟大父女時,還故意停下來大聲的「喃喃自語」道:「娘早就該把你們分出去了,看看你們把這個家都拖累成什麼樣了?」

孟大的身體驟然繃緊,一臉凄苦的用力閉了閉眼。

被自己的親兄親如此嫌棄,他的心裏定然如刀割一般的疼的吧?孟彤伸手抱住孟大的脖子,努力湊到孟大耳邊小聲的安慰他,「爹,你還有俺和娘。」

「嗯!」孟大拚命的點着頭,用力的眨着發酸的眼,想把眼裡的水霧壓回去,嘴角卻是微微翹着的。正如女兒所說,他還有她們母女,為了妻兒,他這副破敗的身體,無論再難也得多拖上幾年。

春二娘沒敢在灶房燒水,怕婆婆罵她浪費家裡的柴禾,還要罵她的二丫是賠錢貨。她在自家連着炕的灶上燒上了水,就急急沖回堂屋,一聲不吭的把孟彤從孟大懷裡抱起來,轉身就沖回了自家屋子。

陳金枝拍着炕桌大罵,「不懂規矩的小賤蹄子,你當老娘這裡是客棧啊還是茶館啊?你想來就來,說走就走?有娘生沒爹養的東西,你的年紀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吃了俺老孟家這麼多年的飯都沒學會一點兒規矩,活該你爹娘不要你,把你賣給人家當牛做馬……」

母親對妻兒的咒罵彷彿沒有盡頭一般,孟大隻覺得自己不單是身體,連心都是疲憊不堪的,可為了軟弱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兒,他不得不硬生生的撐着那口氣。

因為他很清楚,他現在前腳一死,妻子和女兒只怕後腳就會緊隨着他一起去了。

《農女翻身記:嫁個將軍好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