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女總裁的上門霸婿/女總裁的上門霸婿
女總裁的上門霸婿/女總裁的上門霸婿 連載中

女總裁的上門霸婿/女總裁的上門霸婿

來源:google 作者:酸梅涼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孫靖 蘇幼薇 都市小說

鄉村少年孫靖為替父還債,入贅蘇家新婚之夜,他意外獲得藥王傳承,從此開始了人生逆襲之路展開

《女總裁的上門霸婿/女總裁的上門霸婿》章節試讀:

梁家母子聽了孫靖的話,頓時眼前一亮。

再看孫靖的着裝,不禁又齊齊暗淡下來。

梁耀軍是醫療體系里的人,每天見得最多的就是醫生。

孫靖二十齣頭的年紀,放在體系里,頂多就是個實習生罷了。

這麼多主治醫師協同會診,所有人都不敢下這個診斷,他區區一個實習醫生,能有多大能耐?

盧院長翻了個白眼。

「小孫……」

「別鬧了!」

「我這兒已經夠頭疼的了。

孫靖沒搭理盧院長,自顧自地打了個哈哈,彷彿舉重若輕。

「老太太,你是不是每天下午開始發病?」

「先是癢,然後開始痛,午夜十分痛的尤其厲害。

「對不對?」

沒等梁老太太說話,梁耀軍就已經冷笑道:

「多稀罕啊!」

「我媽在這兒都檢查了一個月了,她什麼癥狀,只怕全醫院都知道了吧?」

「還用得着你來說?」

梁耀軍的推斷合情合理,可盧院長卻是知情人士。

孫靖這是第一天來仁愛醫院報到,他怎麼可能知道梁老太太的情況?

而且還說得這麼具體……

不過盧院長也沒往深了想,只是趕緊解釋。

「梁局,您別生氣。

「他不是醫生,只是一個小護士。

「而且今天是第一天來報到……」

梁耀軍聞言大怒。

「你們醫院可以啊!」

「醫生怕擔責任,不敢下診斷,就讓一個小護士來敷衍我是吧?」

「而且他今天還是第一天上班,你們準備是拿他來當擋箭……」

嗯?

話說到這裡,梁耀軍臉上的怒氣忽然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震驚和期待。

盧院長也有些傻眼了。

孫靖把他們的表情一一看在眼裡,一臉的淡漠。

其實他內心也激動得很,只是這種時候不裝逼,什麼時候才裝?

梁耀軍扶着母親幾步走到孫靖面前,換過一副臉色和語氣。

「原來是神醫小護士啊!」

「剛剛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冒犯。

「那麼請問神醫小護士,我媽得的這個究竟是什麼病?」

孫靖面容淡淡,沒有立即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反問梁老太太。

「老太太,您養貓了吧?」

「平時還和貓挺親近的。

「對不對?」

梁家母子一聽,齊齊一愣。

梁老太太連忙點頭:「你怎麼知道的?」

孫靖一笑。

「這不全寫在臉上了嗎?」

「你這病叫黑虱症,說白了就是貓虱感染。

「是從貓身上傳染給人的。

貓虱?

梁耀軍愕然地看了母親一眼,梁老太太也同樣滿臉的疑惑。

盧院長立即反駁。

「這不可能。

「如果梁老太太體內有貓虱,我們的儀器會檢查不出來?」

「我看你還是不要瞎說了,趕緊去找護士長報到去吧!」

孫靖不想和他爭辯,聳了聳肩。

「不信拉倒唄。

「只是苦了患者。

「我剛剛看到那黑斑離眼睛已經很近了。

「要是真的蔓延到眼部,貓虱就會侵蝕眼球,到時候即便治好,也要失明!」

什麼?

梁耀軍渾身一震,轉過臉來仔細一看,果然如孫靖所說。

黑斑已經離眼部很近,就這觀察的功夫好像又近了一些,梁老太太的眼角隨即泛起一縷縷血絲。

梁耀軍連忙一把拉住孫靖。

「神醫留步!」

孫靖作勢擺擺手。

「留不了啊……」

「我們盧院長已經讓我去護士站報到了。

「我還是老老實實當我的小護士去吧……」

梁耀軍指着盧院長的鼻子,厲聲喝道:

「姓盧的,你這是誠信想害死我媽是不是?」

「讓神醫去當小護士,虧你想得出來。

「身為一個院長,不能做到知人善任,可見你有多昏庸無能!「

盧院長被罵得沒脾氣,只能訕訕笑道:

「是是是,梁局教訓得是。

「是我失職了。

「還請孫神醫留步,留步……」

孫靖看盧院長被罵得跟個孫子一樣,哈哈一笑。

「既然盧院長都這麼說了,那自然沒問題。

盧院長見孫靖折返,神情略松,孫靖還是給他面子的。

否則要是孫靖執意一走,那仁愛醫院今天估計就要停業整頓了……

梁耀軍拉着母親,關切地問道。

「孫神醫,我媽這病能治嗎?」

孫靖點點頭。

「當然可以。

「這個病在我這兒根本不算個事。

「我隨手就能給梁老太太治好。

梁家母子一聽,頓時驚喜無比。

盧院長則有些狐疑地看向孫靖,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

梁耀軍看着母親,母子兩都穩了穩情緒,這才對孫靖道:

「那麻煩孫神醫給我們配藥吧!」

「好說!」

孫靖說著環顧院長辦公室一眼,先到飲水機前拿了個一次性杯,然後走到一個養着龜背竹的花盆旁,隨手刨下一捧黃土放到杯子里,旋即走進了辦公室的衛生間。

梁家母子和盧院長三人看着孫靖的這一串動作莫名其妙。

最後見他關上了衛生間的門,梁耀軍這才忍不住道:

「這孫神醫,看來是有秘方啊!」

盧院長拿捏不住,只得附和。

「大……大概是吧……」

別看盧院長嘴上這麼說,其實他壓根就不信孫靖能治得好梁老太太。

他從一開始就不相信孫靖的診斷。

貓虱作為一種寄生蟲疾病,通常只在貓身上發病,傳給人的幾率極小。

而且梁老太太做了那麼多檢查,如果臉上真的感染了貓虱,怎麼可能查不出來?

孫靖在廁所里鼓搗一陣,出來時,一次性杯里的黃泥已經濕潤了。

他把杯子遞給梁耀軍。

「讓老太太找個地方躺平,然後把這些敷在老太太的臉上。

梁老太太依言在沙發上躺平。

梁耀軍小心翼翼地接過杯子,聞了聞,不禁皺起眉頭。

這味道有些刺鼻,他不禁好奇地問道。

「那個……」

「孫神醫……」

「這葯可有什麼說法?」

孫靖不答,只是催促。

「你甭問,按我說的做就行。

梁老太太見狀也敦促道:「兒子,快啊!」

梁耀軍不再遲疑,將杯子里略顯腥臭的黃泥一點一點的敷在母親的臉上。

三分鐘後,黃泥敷完,梁耀軍放下杯子,隨手看了看錶。

此時正是下午4點鐘。

梁老太太開始有些緊張起來,因為平時她就是這個點臉上開始癢。

盧院長站在一旁觀察着,表面上一言不發,可內心卻七上八下。

到底行不行啊?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當分針指到15的時候,梁老太太竟然傳出了淺淺的呼嚕聲……

敢情是睡著了?

梁耀軍一愣,旋即一把拉住秦放的手,用盡全力壓低着音量激動道:

「好啦!」

「全好啦!」

「我媽的病,全都好啦!」

《女總裁的上門霸婿/女總裁的上門霸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