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尊:妻主她想一妻一夫
女尊:妻主她想一妻一夫 連載中

女尊:妻主她想一妻一夫

來源:google 作者:言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無塵 現代言情 言諾

【changdu】夜空中星光閃爍,皎潔的月光透過雲層浸透出來,月色柔和而透明,輕盈而飄逸「扣扣」正準備寬衣解帶的無塵停住手中的動作,走過去打開門看着門外的人,臉上揚起柔和的笑:「言小姐」「我看着你屋裡...展開

《女尊:妻主她想一妻一夫》章節試讀:


「!!!」

言諾看着撞向自己的血衣男子,眉頭一皺。

「救命!求求你救救我!」

男子跪在地下拉着言諾的裙角,可憐的看向她,言諾看向男子瘦如竹桿的手上一條條用鞭子抽打的鞭痕。

「還想跑!老子今天就打斷你的腿,讓你永遠也不用跑!」聲音來自一個中年女人,女人揚起手中的鞭子,又想再次抽打在男子身上。

她手中的鞭子與平常的皮鞭不同,她的是雷幫專屬的釘鞭,打在人身上就像萬蟻在撕咬,生不如死,是一種非常致命的一種武器!

「啊!」聲音也是來自中年女子的口中,言諾用腳踢在女人肚子上,女人被踢到很遠。

「快起來,有我們在你不會有事的。」無塵扶起跪坐在地上的男子安慰道。

「謝……」男子話還沒說完身體虛弱倒在了地上。

「公子,公子……」

「你是什麼人?也敢來管我們雷幫的事!」女人站起身來,惡狠狠的看向言諾,她最討厭來多管閑事逞英雄的人。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你只要清楚他的事我管定了。」言諾與女人對視着。

「找死!」

女人握緊手中的釘鞭揮動道:「來人!將他們亂鞭抽死,拋屍荒狼谷!」她身後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二十幾人!

「是!」那些人從腰間抽出釘鞭,舞動了幾下,釘鞭抽打在地上發出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快跑啊!以免傷及無辜!」

人群中一個人大聲喊道,剛才還在看熱鬧的人們聽到那人說後,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了現場。

「哼!貪生怕死之輩!」女人嘲諷的看向那些人落跑的背影說道。

又道:「給我上!」

那些人將言諾圍成個圈,揚起手中的釘鞭掠過言諾的頭落在另一個人手上,個個如此形成一個網,用力往下拉,眼看就要落在言諾身上。

「阿諾,小心!」無塵看向言諾頭頂的釘鞭網緊張的喊道。

卻不想下一秒釘鞭網在離言諾一厘米的時候停下來,她身影如鬼魅不知何時,已從釘鞭網下逃脫站在了外面,所有人定在原地,無法行動!

「你給我等着!」女人見對方如此厲害拔腿就想跑。

言諾側臉望向女人眼神里儘是冷意,手中銀針射去。

「你……」女人睜大眼睛倒在地上。

其她人見此狀況心中害怕極了,就怕言諾下一秒將她們也抹脖子,又奈何身體動不了,只能站在原地。

言諾對於其她人的性命根本就是不屑的,她們不過就是一些小嘍啰,聽命行事罷了,殺她們污了她的手。

「阿諾,你快來看看他怎麼樣了?他好像傷得很重。」無塵看着懷中的男子焦急的看向言諾道。

「先回府。」言諾抱起無塵手中的男子向府邸方向走去。

言府

言諾將男子放在床上,掀開男子的衣袖,她閉了閉眼,血淋淋的一片慘目忍睹。

將男子的衣袖慢慢往上拉,男子瘦如竹竿的手臂上一條條交橫的鞭傷毫不掩飾的出現在她的眼前。

有的傷口已經開始癒合,有的卻裂開流着血,明顯是舊傷沒愈又添新傷,言諾從腰間取出白色瓷瓶,打開瓶蓋將粉末撒在男子的傷口處。

夜間,月光灑進房間,床上躺着的男子臉上沒有一點血色,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苦苦哀求道:「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以後再也不逃跑了,好痛……」

男子不停的搖着頭,將自己蜷縮在一起,雙手環抱着自己,晶瑩的液體從眼角流出。

趴在床邊的言諾被驚醒,輕聲安慰道:「沒事了,沒人打你,沒人打你……」

言諾一隻手握住男子的手,一隻手不停的輕輕的拍打着他的後背,男子似乎聽到她說的話,慢慢平靜下來,傳出均勻的呼吸。

男子睡著了,言諾卻睡不着了,她看着床上的男子,到底是怎樣的悲慘經歷才能讓他這麼害怕,連做夢都在求饒?

良久,慢步走向窗前,仰望夜空,今晚的月亮意外的亮,月亮周圍的星星閃爍着微弱的光芒。

夜漸漸被白替換,清晨的空氣很清新,讓早起的言諾忍不住多吸了幾口新鮮的空氣笑道:「古代的空氣就是不一樣!純天然,零污染!讓人的心情都這麼好!」

把雙手張開伸出窗外:「……嗯,現代有這樣的空氣該多好啊!」這是她多年來一直都在抱怨的事。

「阿諾,什麼事讓你這麼開心啊?」無塵端着清粥走了進來。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覺得早上的空氣很好,心情也就不錯嘍。」言諾臉迎着窗外閉眼嘴角揚起一抹笑道。

「喝粥吧。」無塵盛了一碗粥放在桌上,又盛了一碗粥放在自己面前。

「怎麼是你端進來?」言諾問道。

「我來的時候,剛好碰見青林端粥過來,我就隨手端進來了。」無塵說道。

言諾剛準備喝粥的時候,一道聲音傳來。

「啊!……」床上的人兒好似被噩夢驚醒,呆坐在床上,泛白的雙手緊抓着被子,額頭上全是汗珠,重重的喘着氣。

「砰!」

因為男子突如其來的叫聲,言諾手中的粥掉落在了地上,她默默地看着被撒在地上的粥,心中有點惋惜。

她的粥,她還一口都還沒吃呢…

「阿諾,你快來看看他怎麼樣了?」無塵已經坐在床上,擔心的看着男子。

「沒事,就是被噩夢驚醒了。」言諾重新拿了個碗,給自己盛了碗粥。

「求求你,救救我!」男子已經從床上下來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我已經救了你。」言諾低頭喝了一口粥看向男子說道。

「求你讓我跟在你身邊侍奉您左右!」男子抬頭看向言諾,四目相對。

言諾慵懶的眨了下眼睛說道:「你們是不是對救命恩人都喜歡以身相許啊?」

男子看向她的目光又迅速低下頭:「不是……」

「那你為什麼想侍奉我左右?」

「因為……因為……」男子糾結的神情一絲不落的被言諾看在眼裡。

「因為什麼?」言諾用手撐着頭,看向男子等待着他的回答。

「因為,在你身邊讓我很安心。」男子緊閉雙眼下定決心說道。

「我們認識的時間兩天都不到,你怎麼就確定在我身邊讓你很安心,你不怕我是壞人?」言諾看着男子問道。

「昨天你對這位公子說的話,讓我覺得你是一個和其她女子不同的人。」男子看了一眼無塵又轉眼認真的看着言諾說道。


《女尊:妻主她想一妻一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