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清風曉敘意微月
清風曉敘意微月 連載中

清風曉敘意微月

來源:google 作者:意微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木姎 陳鋆容

如果可以重來,木姎一定不會在那個午後爬上風鈴樹,那個一見傾心的人,讓她親人離散、背負屈辱少女時的春心萌動竟讓她的一生陷入了權力的交戰自古帝王不留情,但是真情不能被這般隨意踐踏!即便是皇帝如何,即便是深愛之人又如何?玩弄感情的人,必須要付出代價!展開

《清風曉敘意微月》章節試讀:

「說」

「稟太子,二皇子向皇上傳來的密件被屬下截獲。」大司馬呂劼躬身遞上一封密件。

陳鋆容伸手接過密件:「臣問父王安好:暑氣旺盛,王乃多與顧身。聞王且無性命之憂,兒臣稍得放心。近日兒臣連攻兩池,信兒不日乃至皇城,救王。請王保重,勿先與太子聲色。」看着書中的密件,陳鋆容似乎看到勝利曙光就在眼前,轉手將密件靠近桌邊的燭火上,靜靜看着它一點點燃燼,仿若獵人正在玩耍剛捕獲的獵物一般,嘴角間滑過一絲勝利的戲虐。

「一切無常,按計划行事即可」

「下官領命!等木將軍與二皇子匯合之時,臣便開始行動。」呂劼拱手說到,想到將要迎來的勝利,不禁說到「太子英明神武,趁皇上病重,讓二皇子以為皇上是被人下毒殘害有生命之憂,不得已舉兵南下,又讓皇宮中人認為是二皇子叛變造反,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派兵鎮壓,再尋得時機將其···」呂劼以手做刀狠狠在脖子間一抹,欲殺之而後快的表情讓人不寒而慄。

「不可大意,一切小心行事。」在沒有塵埃落定前,陳鋆容絲毫不會懈怠,皇權之爭,差一步可能就是屍首異地的下場。

看着陳鋆容堅毅的眼眸,呂劼不禁心中感嘆到小小年紀心思如此縝密,自己跟着這樣的君主日後必定大有作為。「容妃娘娘那邊,臣已安排妥當,娘娘的啟祥宮層層把守,一個蚊子也飛不出。」

聽到容妃二字,陳鋆容的眼眸收緊一分,眸中的狠厲如冰刀般攝人心魄,冷冷說到:「竟妄想篡奪父王將儲君之位給予皇弟,她想置我於死地,休怪我讓她生不如死。和我爭奪儲君,他也配?」

「可是,木將軍那邊,終究是有些可惜了。」猶豫良久,呂劼還是開了口,木將軍平時雖不苟言笑,讓人心生懼意,但實則為人謙和,有聖人風範,在自己剛進入仕途時,他還曾為自己解圍,因而內心也對他敬愛有加,想到他日後可能遭遇的下場,心中十分惋惜。

「成大事者不能優柔寡斷,如果不是木將軍親上戰場,也不會讓二皇子對皇宮內亂深信不疑。再者,木將軍留在宮內,早晚會知道那件事,到時他會如何站隊可就難以預料了。」

陳鋆容何嘗未知,有木將軍在身邊,自己在朝堂上就多了一個不可撼動的助力。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自己已然深陷皇權之爭,這其中不止有二皇子的阻力,也有父王的阻力,自己和父王之間,他終究是以父王為主的,如果不能取得他的絕對信任,那麼他也將是自己皇權路上最大的障礙,甚至會讓自己不得翻身,而他,不會讓自己身陷囹圄,如此被動的,既然他留在身邊福禍難料,那倒不如提早去除個乾淨。

看到太子已然下定決心,呂劼也不好再說什麼,繼而問到:「那太子妃那邊?」

「木將軍與我畢竟有師徒之情,我自小承他教導,他確實也十分盡心儘力。他在世上唯一的擔憂就是木姎了,只要她永遠不知道真相,我也能保她一生無憂。也當是我對他的踐諾吧。」

從小他便目睹了母后與容妃明裡暗裡的爭鬥,一直牢記母后給予他的厚望。世人只知江陵國的兩位皇子個個出眾都是天之驕子,但是身在皇宮中,越是優秀的兄弟越多自己路就越難走。在這條路上,他不能講兄弟情誼,不能有兒女情長,不能顧師生之誼,他唯有不斷向上走,踩着一切能用到的利益往上走,才能獲得傲視天下的權力。

這一切,他從10歲便知道了。其實小時候他是很喜歡練武的,父王常常忙於朝政無暇顧及他,而木將軍如師如父,在武學上對他頗為嚴厲,但看到他拿劍吃力,就特意製作了木劍讓他練手。

10歲那年,母后被容妃陷害差點被廢去後位,看着母后頹廢的神情,他知道,只靠武力是不能守住手中的權力的。皇后的權力是皇上賜予的,太子的權力也是皇上賜予的,這些憑藉一個人的喜怒支撐的權力,終究如浮塵一吹即散,他要的,是要能牢牢抓在手裡的,屬於自己的權力。於是他毅然放棄了練武,潛心學習社稷政論。下武精技,防侵害,中武入喆,安身心,上武得道,平天下。10歲那年,那個面容稚嫩的少年,已經有了心懷天下的志向。

《清風曉敘意微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