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青梅應該和竹馬在一起
青梅應該和竹馬在一起 連載中

青梅應該和竹馬在一起

來源:google 作者:程九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言 現代言情 程悅竹

青梅竹馬敵不過「天降」?不可能,溫言表示最後和程悅竹在一起的一定是自己,怎麼可能是那個啥都不知道的「天降」呢!展開

《青梅應該和竹馬在一起》章節試讀:

自那次之後,程悅竹再也不嘴饞了,別人給她的東西,在吃之前,會問一下溫言,這個我可以吃嗎?

晚上回家的路上,程悅竹好像不太開心,問道:「溫言,我媽今天早上說晚上熬湯給我喝,要一起去嗎?」

「好啊,我也很久沒有吃過阿姨做的飯了。」溫言聽她的語氣不太對,擔心的問道:「怎麼了嘛,是哪裡不舒服嗎?」

「我爸媽又吵架了,要離婚了。」

「他打你們了?」

「沒,我媽不太想離婚,但是我爸太讓人失望了,這次我一定勸我媽離婚。」程悅竹無奈的說道。

「好好跟阿姨講,說不好,讓我媽去說。」

「好。」

回到家,打開燈後,發現家裡一片狼藉,程悅竹有些害怕,趕緊找手機給媽媽打電話,接電話的是,溫言媽媽。

「喂,小竹啊,我們現在在人民醫院……沒事的,有我在呢……你想來看看,就讓溫言陪你來。」

「知道了,阿姨。」程悅竹全身都在抖,眼淚汪汪的看着溫言,說道:「溫言,我怕」

溫言聽她說話都帶哭腔,心疼壞了,抱了抱她,安慰道:「別怕,我在呢,我會保護你們的。」

「那你陪我去趟人民醫院吧,我想看看我媽媽。」說到這,哽咽了一下,強忍住淚水。

「我讓李叔送我們去。」

「好。」

白詩音(溫言媽媽)坐在孟月的床邊(程悅竹媽媽),看見兩孩子來了,連忙擦乾眼淚,站起來抱了抱程悅竹。

「阿姨,我媽媽她嚴重嗎?」程悅竹努力讓自己不哭出來。

「沒太大問題,多養幾天就好了,這兩天吃飯睡覺都可以來阿姨家,我明天叫個保潔給你們家裡打掃一下,你安心上學,剩下的都交給我。」白詩音安慰道,溫言輕輕拍她的背說道:「沒事,別怕,我們在呢。」

「謝謝阿姨。」程悅竹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道:「阿姨,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媽媽怎麼受傷了呢?」

「我當時在客廳看電視來着,突然從你們家裡傳來一聲巨響,我就拿了鑰匙和棒球棒,就去開門。當時,你爸媽正在爭執,屋裡花瓶,盤子都碎了,桌子也倒在地上。」

說到這邊,白詩音哽咽了一下,又繼續說道:「爭執中,你媽媽的頭撞到了茶几,他也挨了我幾棒子。我已經報警了,下面的事情就交給警方吧。」

聽到媽媽受傷,程悅竹再也忍不住,大哭了起來,白詩音和溫言一起安慰着她,情緒才緩和一點,然後靠在白詩音睡著了。

「兒子,你帶她回去睡覺吧,這邊就交我,你爸一會會來陪我的。」溫言抱起程悅竹,鼻子哭的紅紅的,眼角還有淚痕,實在讓人心疼。

「知道了。」

兩人走後,白詩音握起孟月的手,不開心的說道:「我當初就看不慣那男的,讓你慎重慎重,還不聽,現在後悔了吧,還好我在你身邊,我要是不在你身邊,這麼晚了,你讓悅竹一個小女孩,怎麼辦啊。」

白詩音抬手擦了擦眼淚,繼續說道:「等你醒了,就去辦離婚,不要再給他求情了,你看看,這都第幾回了,孩子都知道了,大不了咱們就一個人,你要是覺得工作太累,我養你,這種打女人的垃圾男人,不要也罷,知道了嗎?」

白詩音又給她講了好多以前的故事,然後披了件衣服,趴在她床邊睡著了。

溫言把程悅竹放到床上後,就坐在旁邊陪着她,她好像做噩夢了。

「爸爸,你不要打媽媽,不要。」

「乖,小竹子,這裡沒有其他人,只有我,別怕,我在呢。」溫言握着她的手,輕聲哄着她,女孩的手心都是汗。

「媽媽,別離開我,我不要跟爸爸一起生活。」

「不會的,阿姨不會丟下你一個人,而且還有我呢,小竹子,別怕 我在呢」

雖然這樣哄着,但是程悅竹還是睡不好,噩夢連連,時不時還會講兩句夢話。

溫言突然想起來,之前有一次,程悅竹發高燒,特別難受,然後孟阿姨給她唱了歌,很快,程悅竹就睡著了。

這個時候還是需要母愛的力量,溫言記得,當時他在一旁,覺得阿姨唱的很好聽,就給錄下來了,還說是要留以後調侃程悅竹,睡個覺,還要媽媽哄,現在應該能派上用場了。

溫言打開錄音,孟月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程悅竹聽到媽媽的聲音,情緒明顯穩定了很多,安穩的睡著了,溫言懸着的心這才放下。

《青梅應該和竹馬在一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