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請你別再記得我
請你別再記得我 連載中

請你別再記得我

來源:google 作者:阿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言 殷紅 現代言情

除了我的忌日和過年,她很少會回來,我想她是在害怕,是在逃避,城鎮里的大多數人,都知道我們的故事,每當阿言和他們聚在一起,都會有人不經意地提起我,阿言的衣角被揉捏出褶皺,她極力剋制着眼眶的淚水,回到家後就會把自己鎖在房間悶着被子放聲大哭,還會小聲的罵我:「你是騙子!你是騙子」是啊,阿言,我是騙子,是膽小鬼,是落荒而逃的乞丐,是守不住神殿讓神明墜落的囚徒...展開

《請你別再記得我》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阿言的書名叫《請你別再記得我》,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那晚,我做了個夢,夢到阿言穿着高中的校服,她問我:「消失的幾年你都去哪了?」,我不明所以,但是嘴卻不受控制地張開:「過去的一切都是假的」,這時她瞬間淚眼婆娑,撲到我的懷裡緊緊地抱住我。
...哼唱着新聽來的歌曲,那時突然有人叫她名字,我抬頭望去,她慌忙把伸出陽台的頭縮回去,然後弓着腰悄悄跑走。
原來她的名字叫做林言,有點蠢。
她望向我目光太過熱切,不用聽她說,就早就給了我答案,那時以為,她會像其它人般,喜歡着我膚淺的皮相,或許過不了多久,新鮮好奇感消散;又或更加大膽一些,將心意當作砝碼,等到拒絕的審判。
奇怪的是,她都沒有。
————一年後,我在同一個考場遇見了她,不知何時剪的劉海蓋住眉毛,靈動的雙眸在看到我時又緊張的低頭,眼眉低垂,睫毛好長。
我沒有再回頭,背後的炙熱早已透穿我的身體。
回到家時,又是相同id的好友申請,我不知道這是誰,每天早晚一次的申請好友,一次次的忽略又捲土重來,煩不勝煩。
有一天,在同班同學的空間評論下看到了這個熟悉的id,我點進她的空間發現了她最新的照片,扎着一個小馬尾留着劉海捧着臉笑着,是阿言。
後來我同意了她的好友,躺在好友列表裡,沒有說過話。
——接近一個月的時間,好像很少能再校園裡遇到阿言,就連從她教室門口路過,她都不會再出來看我,也對,皮相帶去的新鮮感,維持不了多久。
那日洗完澡後,又是連綿不斷的爭吵聲,從小到大一如既往,我關上房門隔斷嘈雜的紛爭,這時叮咚一聲有人給我發了消息,是阿言:「你談戀愛了嗎?」突然得讓我有點莫名其妙,我認真的回復:「沒有」……——有段時間因為爸媽離婚,我的心情也變得非常糟糕,每日沉迷於網絡遊戲,阿言就是在這個時候,主動找我聊天,每天早上起床就會收到她的消息,問我吃早飯了嘛?看着空蕩蕩的房間,我才想起是吃飯時間,隨便買了點吃的應付了一下。
她每天都會給我發很多消息,問我吃飯了嗎?問我在幹什麼,我會在打遊戲的間隙偶爾回復她的消息,那時候覺得這個女生有點煩。
又一次她在我打遊戲時發消息過來時,我不耐煩的問她:「你是不是很閑?」幾秒後,她回我:「是呀是呀,所以你可以陪我聊天嗎?」這時,遊戲開局,我點了一個表情發給她。
後來,這個女孩變得更加大膽,除了每天找我聊天,還會調侃我叫我「老頭子」,她的思維跳躍得我常常跟不上,又覺得有趣。
我們的關係也似乎在慢慢發生變化,每晚她都會給我講小故事,大多數都是在網上找來的幼稚童話故事,她總是不厭其煩地說要講給我聽,講到最後自己先笑了,很可愛的女孩子。
聲音從聽筒傳來變成和煦的風,一陣陣吹向我。
有一次她沒有像往常打卡一般問我早上吃了什麼,我以為她是因為什麼事情忘記了,和朋友打遊戲的時候心不在焉,餘光盯着手機屏幕等着她的消息,過了中午,聊天記錄依然停留在她說的:「晚安」我安慰自己說她或許是因為過年事情比較多忘記了吧,我頭一次感覺到心裏的不安,好像之前忽略的一個問題,自己已經開始慢慢的依賴她,拿起手機翻閱空間時,看到留言板她留下的話,一下笑了起來。
等到了晚上她才姍姍來遲般說道:「今天去了奶奶家,鄉下信號不太好」,收到她的消息,我心上的石頭也放了下來,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說:「哦」。
可能信號真的不太好,我一直沒有收到她回的消息,等到了我們每日約定的睡覺時間,我問她:「今天的故事還講嘛?」,沒過一會她就打來語音電話說:「講」。
鄉下的蟲鳴聲在靜謐的夜晚被放大,伴着女孩綿柔的說話聲,推我進入夢鄉。
那晚,我做了個夢,夢到阿言穿着高中的校服,她問我:「消失的幾年你都去哪了?」,我不明所以,但是嘴卻不受控制地張開:「過去的一切都是假的」,這時她瞬間淚眼婆娑,撲到我的懷裡緊緊地抱住我。
似真似假,竟將我困於夢境里,心底也有個聲音吶喊:「不要醒來」。

《請你別再記得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