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請你別在記得我小說
請你別在記得我小說 連載中

請你別在記得我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阿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言 現代言情 阿言剛

阿言,已長成大人的模樣,黑色的長捲髮隨着行走的步伐被風揚起,駝色風衣的衣角也跟着搖曳,皮質長靴摩挲着地面發出噠噠噠的聲音,像往年般她只帶了我愛喝的奶茶,說出了新的口味,讓我嘗嘗...展開

《請你別在記得我小說》章節試讀:

《請你別在記得我》作者阿言寫的小說,男主女主阿言。
下面給大家帶來精彩片段:這是我死後的第八年,阿言來到我的墓碑前:「我不會再記得你」。
...這是我死後的第八年,阿言來到我的墓碑前:「我不會再記得你」。
阿言,已長成大人的模樣,黑色的長捲髮隨着行走的步伐被風揚起,駝色風衣的衣角也跟着搖曳,皮質長靴摩挲着地面發出噠噠噠的聲音,像往年般她只帶了我愛喝的奶茶,說出了新的口味,讓我嘗嘗。
說起奶茶,就記起和阿言剛在一起的那一天,本來準備了很久表白的話,行至嘴邊又只能說出一句:「你喝奶茶嗎?」,阿言說喝,我便對着她說:「喝了就是我的人咯」,我仍記得阿言像個小兔子般瞪直了雙眼,她問我:「你是不是和朋友打賭輸掉了才這樣」。
冬日橙黃的路燈照在阿言的身後,我剋制住想立刻抱緊她的漣漪說:「我喜歡你,阿言」,她害羞的低下頭,光影在它的髮絲上留下斑駁,我看着她的臉頰逐漸泛紅,最後她喝了我帶去的那一瓶奶茶,也如願成為了我的女朋友。
有雪飄落到她的肩頭,順着曲展的臂彎飄蕩滑下,恍如我澎湃的心,在她身旁縈繞。
回程時,阿言從山頂徒步走下,還在路邊摘了一朵黃色的小花拿在手間把玩,嗅吸它的淡香,步伐暫停幾秒,眼淚潸然落下,今年,還是像往年一般,邊走邊哭,走至山腳再用手抹去淚痕。
阿言,是小花貓。
時光荏苒,白駒過隙,今年是那年,於我而言早已沒有任何意義,世界高速發展,所有人都在往前走,而我停在原地,永遠留在17歲。
從盤山回到市區,她的父親給她備好行李送她去車站,坐乘那個時速飛快的「火車」,離開了這座城。
除了我的忌日和過年,她很少會回來,我想她是在害怕,是在逃避,城鎮里的大多數人,都知道我們的故事,每當阿言和他們聚在一起,都會有人不經意地提起我,阿言的衣角被揉捏出褶皺,她極力剋制着眼眶的淚水,回到家後就會把自己鎖在房間悶着被子放聲大哭,還會小聲的罵我:「你是騙子!你是騙子」是啊,阿言,我是騙子,是膽小鬼,是落荒而逃的乞丐,是守不住神殿讓神明墜落的囚徒。
————豆大的雨珠滴答落着地上,路面被雨水沖刷淤泥化水急促流進下水管道,那時我正在公交站台等雨停,阿言頂着書包跑進公交站台,抹了抹臉上滴落的雨水,往包里掏着什麼,我以為是紙巾,正想把手裡的紙巾遞去,沒想到她竟然從包里掏出了傘。
這個女生好奇怪,為什麼有傘卻不打,寧願淋雨?又等了一會,雨稍微小了點,一輛有點炫酷的黑色摩托車停在她面前,她興奮的蹦躂過去叫着爸爸,中年男人拿出雨衣穿到她身上,車聲呼嘯而過,真好,她還有人來接。
「這是我第一次遇見阿言。
」第二次遇見,是在春風和煦的午後,那天我被幾個損友拉到操場,聽到一段突然的告白,誠然望着我的眼神炙熱得無法忽視,但我還是在聽完後說了一句對不起就轉身離開,周遭的起鬨與我無關。
這一次,我又遇見了她,那時我尚不知她的名字,只是在看見她後想起那個雨後不願打傘的怪異女孩,原來她和那些起鬨的人一起,來看這一場熱鬧。
側身走過時,她身旁的人說:「你個小屁孩,不該問的別問」,驀然聽到這句話覺得有點好笑,我轉過頭去想看看怪異的女孩是什麼反應,沒想到她直勾勾地盯着我,跟其它女生望向我的眼神一般,沒意思。
後來,我經常會在學校的各個地方遇到這個怪異的女生,在籃球場打籃球時,她站在體育館的二樓,那裡是最佳觀景台,不像和其他女生一樣擠在一樓看台吶喊尖叫;在食堂排隊打飯,她好像很喜歡吃西紅柿炒雞蛋,每次都會排那個隊伍,也有可能,是因為那個隊伍正好每次都在我排隊的旁邊;在學校小賣部,她會假裝在貨架上磨蹭很久選零食,等我走進她就隨手拿一個手邊的去結賬。
有天,我在一樓花叢邊完成班級衛生。
「我們背對背擁抱濫用沉默在咆哮愛情來不及變老

《請你別在記得我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