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 連載中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

來源:google 作者:林上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徐瑾如 蕭疏逸

看八卦請離廣告牌遠點,徐瑾如因在路邊聽八卦,被頭上的招牌一砸砸到了另一個時空穿成個正在出生的胎兒,本來以為能快快樂樂的做個鹹魚到出嫁結果一朝事變,全家收拾鋪蓋回到村裡老家從此開啟了種田生活自帶美食天賦,並且打通隱性金手指,種田、飲食信手拈來,從此發家致富不是夢種田的路上不小心撿了位相公,以為撿來的相公是乞丐,沒想到竟大有來頭想做鹹魚的她知道後,半夜想要翻牆逃跑某人:你這輩子是逃不掉了徐瑾如:那我走還不行?展開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章節試讀:

顛簸了一個時辰後,終於回到了村裡。因為最後一趟沒有什麼人,等其他人都下車,李大富直接就把車趕到他們家。

徐瑾如跟瑾玉兩個小孩因為太累了,在車上直接就睡著了,準備到家的時候,顏氏才把他倆叫醒。

徐瑾如不禁感慨道,是不是我前面那幾年過得太舒適了,現在每一天都過得很累,前天搬家收拾房子,今天逛街買東西。

這一天天的都是過些什麼日子,真想念在書房裏面的日子。難道是老天看不得自己閑魚,決定給自己的生活加點調味料?

想歸想,但是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拍了拍臉清醒下,幫助顏氏扶瑾玉下車,然後就開始把東西往家裡搬。

逛街買東西的時候沒覺得多,一直買買買都感覺不夠,等到整理東西的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買了那麼多東西,難怪現代的男生都不願意陪女生逛街。

本來是想請李大富在自家吃飯的,但是他強烈推辭,因此只好作罷。

等送走李大富後,一家人癱坐在堂屋前。真的是累得夠嗆的,就連平日里精神滿滿的瑾玉此時都提不起精神了。

大家齊齊坐在那裡累得說不出話,個個都喘着氣。

徐父是個男子體力還好一些,就是累慘了家裡一眾婦幼。

臨近飯點,一家人肚子在同一時刻咕咕的叫了起來,相互看看了看,哈哈哈大笑起來。

他們逛街時吃的那碗面,在集市走了那麼久早就消化完了,加上剛才的運動,此時大家餓得能吃下一頭牛。

在眾人的注目下,昨天剛拿到廚房大權的徐瑾如站了出來,像是黑暗中的一道光,照亮眾人前進的路。

「阿娘,你來幫我打下手,我來煮。」

「阿爹,你就在面洗東西。」

「好」

對於女兒的安排,他倆沒什麼意見,反正還有他們兩個大人在呢!

總不會吃不上飯吧!

緊接着,徐瑾如從採購的物資裏面拿出了新買的鍋、碗、筷子、盆。

鍋是花了一兩銀子買的,還花500文買了一把菜刀。

因為鐵礦是掌握在朝廷手上,要有朝廷出具的證明才能夠進行相關的生產經營。

而且去鐵鋪購買鐵製品,需要實名登記,預防有人不懷好心。

碗筷是在同一家店買的,走了很遠才找到的這一家。小碗3文一個,大碗6文一個,各買了十個。

筷子買了八雙,店家給送了兩雙。美其名曰十全十美,這老闆比她還能說。

還好買到的碗也挺好看的,白色的碗面飄着一層淺淺的青色,好看極了。

很是符合她們母女倆的審美,當即就買了下來。

接着拿出買的肉,買了兩斤瘦肉,一斤肥肉,一斤五花肉。

瘦肉13文一斤,肥肉就貴點18文一斤,五花肉因為帶了肥肉就賣了15一斤。

看見旁邊沒有肉的骨頭用三文錢買了下來,拿來煮湯,昨天去村長家的時候,發現路邊有個能打湯的野菜,順手扯回來了。

徐瑾如想了下今晚上吃什麼菜,然後就開始動手了。家裡就兩個鍋,一個新買的一個舊的的。

舊的那個就拿來煮飯吧!新鍋拿來炒菜,順便開一下鍋。

安排妥當後,就開始煮飯了。

顏氏負責淘米煮飯,將洗好的米放入鍋中,再加入過手背的,放火煮開再換小火慢慢煮。

徐瑾如將洗好的肥肉跟五花肉切好,放在碗里備用。再從後面菜地里野蠻生長的韭菜摘一點回來。

至於為什麼有韭菜就不知道了,反正她現在已經放平心態了,有就吃,不論它是怎麼來的。

今晚就炒一個五花肉炒韭菜,加上一個湯,再做一個青菜就夠了。

首先是煉油,將切好的去皮肥豬肉放進鍋中,再放點清水,然後慢慢的熬,等到肥肉的顏色變得金黃,就可以先把火滅了。

如果等到肉熬幹了,這個油的顏色可能會發黑,甚至是發苦。

等到油差不多涼的時候,就可以放進陶罐裏面了,這還是買菜籽油的時候買的,裝菜籽油的那個叫老闆送的。

緊接着往油渣裏面放放點鹽,一碗香噴噴的油渣就好了。

饞壞了隔壁家的小孩,哦不對,是門口的正探頭探腦的瑾玉。

徐瑾如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接着用筷子夾起一塊剛撈出鍋的油渣吹了吹,然後伸到瑾玉的嘴邊。

瑾玉說:「阿姐先吃」,以前在京中的時候,這孩子有什麼好吃的都會先拿來給徐瑾如吃,這習慣一直沒有變過。

「瑾玉先吃吧,阿姐等會再吃」

顏氏看着她們姐弟之間的對話,打趣道:「阿娘好傷心啊,就坐在這裡,你們兩個誰都不給我我吃」,說著假裝抹眼淚。

瑾玉看了看準備到嘴的油渣,看了看他娘,最終決定讓給她。

顏氏在他一臉的糾結中一口吃下了這塊油渣,還得意的說:「瑾玉給的就是好吃」,看着快哭的幼子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來。

徐瑾如扶額,怎麼以前沒發現自家娘竟是這樣的。她急忙安慰瑾玉,然後將剩下的油渣給他端到院子擺好的桌上。

然後喊來她爹,讓他看着點瑾玉,別讓他吃太多,小心喉嚨痛。

囑咐完的徐瑾如繼續回到廚房幹活。

看着飯差不多熟了,就開始炒菜了。

先煮的是湯,因為需要將那個骨頭先煮一下出味,這個過程有點久,所以放在第一個。

等骨頭煮得差不多了,就把洗乾淨的野菜放進去,稍微煮久一點點,讓野菜的味道出來。

煮好的野菜盛了足足兩大碗,今晚喝個夠。

然後就開始炒肉,五花肉放鍋里小火煎一下油,然後再放點糖炒下糖色,將五花肉炒至微微變黃。

顏氏看着她放糖的動作,稍微的愣了一下,問道:「婠婠,這肉甜甜的會好吃嗎?」

「等會吃飯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接着就倒入切好的韭菜,可先將韭菜根先放進去炒,因為比葉子難熟,等炒得差不多了再把韭菜葉倒進去。

然後加入適量的鹽,翻炒至變色,即可出鍋,一道香噴噴的五花肉韭菜就做好了。

最後是一道炒青菜,本來是打算用菜籽油炒的,後來想想還是用豬肉。

豬肉炒菜比較香。

徐瑾如讓顏氏放大火,然後就往鍋中放一些豬油,等油熱的時候,將青菜放進去,菜葉上的水滴進熱油里,濺得四處都是。

給顏氏嚇了一跳,看着女兒淡定的樣子,她繼續坐下來看火。

這頭徐瑾如快速翻炒,準備熟的時候加點鹽再翻炒兩下,然後喊顏氏將火給滅了。

接着跟顏氏一起將菜端到院子里的桌上,早在炒菜前,徐父就把桌子搬到了院子里。

夏天炎熱,在院子里有風吹過,吃飯也涼快點。

等大家都坐下來後發現天色剛剛好,太陽落山後一抹晚霞掛在天邊,但是大家都沒有心情看。

因為餓得慌,特別是顏氏,本來就餓了,還要呆在廚房裏面看着自己女兒炒菜。

鍋里飄來的香味不斷刺激着她,但礙於面子,表面上還是正經的。

等到徐父發話可以吃後,大家紛紛舉起了筷子,夾向了那碗沒有見過的五花肉炒韭菜。

徐瑾如則是給自己盛了一碗湯,湯因為野菜微微發苦。

「嗯,還是熟悉的味道。」

湯因為是先出來的,到現在不是很燙了,徐瑾如小口小口的喝着,感覺整個人都舒展開了。

顏氏邊吃邊稱讚道:「婠婠,這個五花肉炒韭菜真好吃,我從來沒有吃過,話完立馬又吃了起來。

「婠婠,你別說,這個放糖的肉還挺好吃的,跟以往吃到的不一樣」

徐父也跟着稱讚:「為父也覺得好吃,這個肉色澤好看,而且這個肉吃起來另有一番風味,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這炒青菜也不錯,綠油油」

「好次,好次」,瑾玉一口飯也發表了兩句。

他們家向來沒有吃飯不可以說話這種說法,大家都是有什麼話就說的。徐父偶爾還會講兩個笑話給小孩聽。

之前她們一家去徐父一位同僚家中吃飯時,整個餐桌上沒有一點聲音,就連筷子碰碗的聲音都少見。

那天看着那樣安靜的氛圍,徐瑾如都沒有敢多吃,回到家立馬讓廚娘給她下一碗面。

看着他們吃得香,徐瑾如趕忙加入戰場,再慢點就什麼都沒有吃了。

吃到嘴裏不禁感嘆,真好吃,在這個沒有受過現代工業影響的食物,味道是真的不一樣,美味極了。

徐瑾如想要是再多一些調味品就好了。

看着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徐瑾如給他們一人盛了一碗湯。

「婠婠,這個真的能喝嗎」「那個骨頭我認識,就是這個野菜真的能吃嗎?」看着面前的湯,顏氏問了出來。

「阿娘,可以吃的,而且還很好吃」

「您放心好了,你看我剛才不也是喝了嗎?」

「哦哦」

「還有,婠婠,你是怎麼知道這個菜能吃的」

徐瑾玉心想總不能老是說吧,說出來不得嚇死他們。於是隨口說道之前看遊記看到的。

看着父母一下子就信了的徐瑾如,突然覺得多看書也是有好處的。要是你整天出去玩,書不沾一本,你這樣說有人信才怪。

於是大家都十分相信的捧起了碗,剛喝進去第一口,微微的苦,然後進到喉嚨里微微回甘,越喝越上頭。

就是瑾玉好像喝不習慣。

「阿姐,我好好的沒有生病,為什麼要吃藥」

瑾玉皺着眉頭問徐瑾如。

噗呲,徐瑾如一下就笑出聲。「傻弟弟,這個不是葯哦,這個是一種野菜,就是味道有點苦,能清熱解毒呢」

「我們瑾玉有沒有信息喝完呀」

在徐瑾如期盼的目光中,瑾玉鼓起勇氣一口將那碗湯喝光。

然後跟徐瑾如說下次不要喝這個了。

一家人吃飽了一起坐着發獃,還是天差不多黑了才將飯桌收拾好。

「阿娘你會洗碗嗎?」

顏氏老實說不會。

「那我們明天再洗碗吧!今天大家都好累了」

顏氏想了一下,覺得可行,反正都不會洗碗,今天洗明天洗都一樣。

於是徐瑾如用水沖了一下碗上面的殘留物後,就去屋裡等洗澡了。

今晚還是一家人睡,這裡的夏天跟現代的夏天不一樣。沒有那麼熱,晚上的時候還是涼爽的。

現代的夏天只要你不在空調房裡,那你可能會中暑,熱到簡直不想外出。

到了等到一家子都躺好了,就開始夜談了。

首先提問的是顏氏,她們徐瑾如這手廚藝是哪裡來的?

徐瑾如稱自己天賦異稟,之前去廚房裡看廚娘炒菜學的,關於做法那就是書里看見的。

顏氏在黑暗中幽幽的看向徐瑾如,果真有天賦異稟的人?心想怎麼我就沒有這個天賦?

「阿娘,你就別操心廚房的事情了,只管交給我就好」

輪到徐父發問:「婠婠,你看的是什麼書,說來為父聽聽,為父到時候也想見識下」

徐瑾如聽了一愣,這誰知道是什麼書,我胡說的。

不過還是回了句,不記得了,只記得那些能吃的部分了。

徐父一時無話可說,難道自己女兒平時就愛看這種吃吃喝喝的書?

想着她之前那愛吃的模樣,好像也不是不可能,於是就選擇相信她的說法。

兒大不由娘了,女兒有了秘密都不跟老父親講了,唉!

「婠婠明早吃什麼?」顏氏突然出聲問。

……………

「不要吃那個苦的葯了」瑾玉意思模糊的說了句。

……………

「阿娘,明早的事情明早再說,睡醒了就知道吃什麼了」

徐瑾如實在是頂不住了,跟顏氏講完後沒過多久就睡著了,甚至打上了小鼾。

顏氏摸了摸徐瑾如的腦袋說:「夫君,我們婠婠真是懂事,我像她這般年紀的時候,還不知愁為何物,雖然說不受寵,但是不缺吃喝」

「都怪我連累了你們」

「夫君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有點感慨,你是知道我的。我們一家一起努力肯定能過上好日子的。

說完顏氏也沉睡過去了。

留下徐父自己思考,不過緊接着徐父也睡著了。

生活要懂得苦中作樂。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