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人間正道:將軍夢從救解語石開始
人間正道:將軍夢從救解語石開始 連載中

人間正道:將軍夢從救解語石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慌不慌張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興隆 慌不慌張

一無所有的小保安穿越到電視劇人間正道是滄桑的世界,成為戰場上一名受傷的八路軍,幸運救下軍醫所長解語石,見到活寶搭檔楊立青和魏大寶……而後,他向幾年後的范希亮招手:老范,等着我救你哈!至此開始,在以後的歲月中,聚起一批志同道合的戰友,開始了一段熱血征程一路朝着心中夢想前進,又一路伴隨着喜怒哀樂……本書慢熱,無系統展開

《人間正道:將軍夢從救解語石開始》章節試讀:

良久,張興隆收回飄飛的思緒,目前他的主要任務就是把身體養的棒棒的,不留任何隱患。

至於歸隊打鬼子的事情,等養好傷再說。

硝煙散盡,難得享受如此悠閑的美好時光,張興隆慢慢在院子里散着步,活動下四肢。

忽然,他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坐在病房門口,旁邊靠着一根長棍,應該是當成拐杖使用。

這個人是老班長,一個在乞丐原主即將餓死,用一個窩頭把原主救活,一直以來被原主視做父親的百戰老兵。

老班長名叫徐瑞,今年三十五歲,他戰功卓著,身披百創,當了近十年班長,一個堅定的革命戰士。

以他的功勛資歷做個營長是綽綽有餘,可他卻一次次讓賢,一直心甘情願的當一個小班長。

用他的話說就是:我的能力我知道,當班長勉強合格,排長太吃力,再往上純粹是害人性命。

所以,他一直以班長身份在部隊默默付出着,從他班裡走出很多連營長,甚至是團長。

從他救了原主來說,對方間接的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

看着老班長的樣子,張興隆頓時覺得鼻頭髮酸,心裏很不是滋味,顫聲道:「老班長,是你嗎?」

老班長徐瑞正在享受日光浴,腦袋被曬的有點昏沉,聽到有人喊自己,有氣無力地眯開一隻眼,看到是張興隆,精神一振,連忙把長棍抄在手裡,撐着站起身。

「哎呀,小隆,是你啊,你怎麼沒有隨部隊轉移。」老班長高興地說著,隨即看到張興隆左臂和腦袋上的繃帶,又急切關心道,「怎麼,你也受傷了?快過來,讓我看看傷到了哪裡。」

張興隆很是感動,他能感覺出來,老班長是發自內心的關心自己,便給看了自己的受傷處。

老班長用獨臂檢查一番,看沒什麼大事,便安心道:「沒大事就好,你可嚇我一大跳。」

張興隆找了個樹墩子,與老班長坐在一起沐浴陽光,各自說了自己受傷的情況。

原來老班長是被炸彈波及,左腿遭受重創,即使好了也只能瘸着走路;右臂被炸的血肉模糊,囿於器械醫藥等條件的不足,只能無奈把右肘以下部分截肢 。

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保住性命。

看到張興隆難過的樣子,老班長拍拍他的肩膀,故作輕鬆地安慰道:「嘛呢,我人不是好好的。你想想看,比起那些已經犧牲的戰友,我是不是很辛運了。」

是啊,都是這該死的戰爭,更是那些該死的倭國雜碎。

張興隆收拾一下難過的心情,對老班長笑了笑。

「小隆,不要傷心難過,俗話說: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其他的都撇開不去講了,當前我們唯一能做、要做、必做之事,便是干他娘的小鬼子,把倭國小鬼子全都趕回他們的倭島上去。」老班長繼續對張興隆說道。

張興隆點點頭,也許他能穿越過來,便是對他每每看到倭寇入侵造成的災難而義憤難平時的回應,讓他回到這個苦難的時代盡自己的一份力。

……

就這樣,日子如流水,悠悠而逝。

張興隆經常找老班長聊天談心,並與他一起教戰友們識字。

同時,張興隆還製作了一些簡單象棋、五子棋、軍棋等,讓閑的無聊又沒法行動的戰友解悶。

在此期間,遇到一位賣雜貨的貨郎,從他那買一些針。

張興隆用這些針製作一批粗陋的釣竿,讓老班長領着能走動的戰友去河邊釣魚,權當散心,釣來的魚用來補充傷員的營養。

一有時間,張興隆還會跟着村裡的獵戶進山,學習各種打獵的技巧:怎樣尋找和辨認獵物蹤跡,怎樣潛伏不被獵物發覺,如何下套布置陷阱,如何在山上生存等等。

還會跟着採藥的村民辯識草藥,進山的同時,採集一些傷員用得上的藥材。

另外,應村民的請求,幫助訓練村子裏的青壯。

因為這附近也不太平,隔着二十多里遠的黑虎山上盤踞着一夥土匪,每到麥收時節都會到附近的村裡搶糧食,土匪美其名曰:征糧。

他們村子也在被征搶之列。

再者說,如今鬼子已經入侵到隔壁縣,不定啥時候就會來到這裡,讓村子裏的青壯接受一些簡單的訓練,說不定關鍵時刻就能救鄉親們的命。

晚上沒處可去的時間,除了學習認字外,張興隆把戰友們聚在一塊,一起研究對付小鬼子的辦法。

俗話說: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於是各種奇思妙想就從他們的腦子裡冒出來。

此外,他們還付諸行動,繪製附近地形圖,製作沙盤,模擬陣地防禦戰,攻城巷戰,伏擊殲滅戰,游擊阻敵戰等等,把這些想法用上並加以完善。

在模擬作戰中,還研究如何才能最大化的利用各種兵種殺敵,如神槍手、機槍手、炮兵,工兵等等。

又比如詭雷的使用,地雷的各種用法,地道的使用,真假陣地的安排,戰壕、防炮洞的挖掘等等。

當然,張興隆把坦克和戰車也加入進去。

模擬對戰結束後,張興隆則把過程通通用本子記下來,甭管用不用得上,符合不符合八路軍的實際,有備無患,萬一將來能用的上了呢。

有了受傷期間集體智慧的結晶,這批重傷員中的一半人員傷好後重新回到戰場,在對倭作戰中發揮了重大作用。

帶領的部隊不僅繳獲大,傷亡也小,而且把各種千奇百怪的作戰方法在戰場上發揮的淋漓盡致,把兵者詭道也這句話演繹到了極致。

麻雀戰,地雷戰,地道戰等經典戰法提前出現在抗倭戰場上。

這引起了總部的高度重視,總結經驗後得以在全軍範圍推廣。

當然,這一切都是後話了。

在此期間,尚未痊癒的老班長,要拖着殘軀告辭歸鄉。

他認為以自己目前的情況,如果再待在部隊就是拖累,不能讓首長們為他的事情操心,而且他走的態度相當堅決。

張興隆知道老班長的老家已經沒有親人,況且他的老家遠在幾千里之外,千里迢迢,又兵荒馬亂的,路上很不安全。

張興隆怎麼可能放心,便苦口婆心勸起來。

諸如我們八路軍肯定要在敵後建立根據地,組建游擊隊,訓練民兵,以您豐富的作戰經驗,肯定會做的非常出色。

再其次,就算是留在根據地種地,您照樣可以為抗戰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直到最後張興隆說,我一直把您當成最親的親人看待,在心裏一直把您當做我的父親,您只有待在我能夠得着的地方,我才能安心的去殺鬼子呀。

聽到張興隆的最後一句話,老班長蓄養已久的眼淚再也綳不住,瞬間奪目而出。

他又何嘗不是如此,把張興隆當做了親生兒子。

就這樣,老班長被張興隆說服,也不再鬧着離開部隊歸鄉。

而且,他不再認為自己是無用之身,渾身充滿幹勁,傷勢也就迅速好了起來。

《人間正道:將軍夢從救解語石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