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汝乃天驕
汝乃天驕 連載中

汝乃天驕

來源:google 作者:沈嘉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季臨淵 長公主

她已經挽起了發,露出雪白頸項,一圈都是紅艷艷的吮痕,她又把手裡的發一摔,重又落了下來,蓋住那些斑駁的痕迹,她望向他,「你好像是後天成親?」季臨淵停下擺弄手中的盒子,眼尾那梢紅很瀲灧,他也望着她,「怎麼,長公主賞臉,來吃杯酒?」她咯咯笑起來,笑得肩頭直顫,「你不怕嗎?萬一我醋意大發,把你夫人的臉劃花了,你會殺了我嗎?」...展開

《汝乃天驕》章節試讀:

只能是他的。
他舉着酒慢慢踱步走開。
他需要清醒,他不能發瘋。
長公主吃酒吃到半盞,雪白的臉上染了紅霞,她摸了摸臉,有些發燙,她可不能在季臨淵的喜宴之上出洋相,也不能在初識的安和煦面前失態。
她踉蹌着出去透風,季府她熟得很,知道哪裡安靜些。
她沿着曲徑小道,分花拂柳,尋到後苑的小樓去。
這是一處年久未修的老樓,做倉庫用的,放些不值錢的玩意兒,沒人守着,只有影影綽綽的光,朦朦的。
她在小樓扶梯旁坐下。
有野火花燎燎燒在扶梯一側,她折了一枝下來,捻起一瓣花,搓揉一番,擠出汁來,滴在指尖上,那紅得發紫的汁液在指甲蓋上漸漸凝固,她的指甲蓋有了生動的顏色,只是那濃郁的紫色,像是要吃人的獸,相當張狂。
她低頭看,看着看着,吃吃笑起來,也不知道在笑什麼。
忽然記起來什麼,她提着裙擺,踩着木階往樓上跑,一把推開門,瘋了似的,翻箱倒櫃,雙手扒拉着找東西。
她記起來,她有一對心愛的娃娃,丟在季府了,她要把它們找回來。
可是無論她怎麼找,也找不到,折騰之下,她蓬頭垢面,正垂頭喪氣的時候,有人推門進來了。
她轉過身,月光跟着來人,無聲地,進入了這老樓里。
門落了鎖,他慢慢朝她走過來,一身酣酒氣,眼尾那抹紅,像胭脂擦過一樣。
季臨淵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她看了他一眼,他的狀態,不像好相與的樣子。
難道,首輔大人,對她臨時起了殺意?
或許,成親了,他定性了,清醒了,殺了她,他們季氏就掃清一切障礙了。
他的姑姑太后會很高興,他的表弟小皇帝也坐穩皇位了。
她不能死,死在這破樓里。
他一步步向她逼近,她慢慢往後退,手下四處去摸物件,她記得,剛才在那裡,有個琉璃盞。
她舉起來,沒有半點猶豫,使儘力氣向他頭上砸去。
哐啷。
她沒得逞,他奪下來,把琉璃盞摔在地上。
她退無可退,抵在一張大紅檀木桌前,季臨淵擎住她的手腕,抵在她身上,他的眼,也醉了,琥珀水澤里,只有一個長公主,不甘心的長公主。
季臨淵,不要殺我。
她紅着眼圈兒,她不是怕死,只是不甘心死在這裡,一個破樓。
她做了那麼多,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羽翼,再等等,她就可以和季臨淵抗衡了,她缺的是時間。
他貼着她的臉,躬身俯下去,她被迫仰躺在大紅檀木桌上,季臨淵繞過她的臉頰,叼住她的耳垂,她整個人都在戰慄,只聽他喑啞着說:沈嘉懿,你的權謀,學得不精。
翅膀還沒硬,就想掙開他。
他還可以利用,為什麼不繼續利用呢。
他是在宣判死刑,可這個時候,她反倒冷靜下來了,勾唇一笑,道:我半路出家,自然不如你學得好。
首輔大人,今天可是你大喜之日,殺了我,不吉利。
我就在你眼皮底下,跑不了的。
不是嗎?
季臨淵低聲笑,不作聲,他去解她前襟的扣子,頗有耐心地,溫柔地解。
衣裳下藏着擁雪堆峰,取悅了他。
他的手掌覆上去,滾燙,幾乎要將山尖的雪融化了。
她藉著月光,看清楚他臉上的慾念。
首輔大人,瘋了。
他是瘋了,大紅檀木艷得冶,深紫金服半裹着,托着半裸的她。
她把月光都披在身上,比酒還迷亂人的心智。
他什麼都知道,她要嫁給安和煦,因為安和煦有另一半玉玦。
西陵有兩支軍隊,分別聽半塊玉玦指揮。
季臨淵有一半,麒麟軍納入他麾下。
安和煦有另一半,可以指揮龍驤軍。
可安和煦並不知道那麼多,他只知道,那半塊玉玦是要給他媳婦的。
季臨淵低聲說:沈嘉懿,你要玉玦,我也有,你怎麼不管我要呢?
他忽然撞進她的身子,沒有預兆。
她的指甲深深嵌在他鐵臂里。
在這小破樓里,只有腐朽的味道,光沉沉的,她在他身下,承受着他一次又一次的索求。
野合。
永遠沒有洞房花燭夜。
她笑着:首輔大人,我犯不上自取其辱。
說著,她笑聲忽然又黯淡下去,好像,我也總干這樣的事。
她的聲音一下子靜了下去。
屋裡只剩下桌子咯吱咯吱的聲音。
忽然,有人踩着木梯上樓,一盞燈漸漸照亮門口。
誰在裏面?
是查房的下人。
長公主無聲地笑起來,她望着季臨淵,長公主荒唐,什麼也不怕,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她故意扭腰,把季臨淵逼急了,不管屋外的燈、人,掐着她的凹陷,疾風驟雨。
無聲的對弈,終於,結束了。
門口的人奮力搖了搖門,掣不開,翻着一大串鑰匙,發出清凌凌的聲。
在夜風裡,聲音很刺耳。
那人沒有找到鑰匙,忽然不知從哪冒出來一隻貓,撲到那人身上,直衝着那人嗚啞叫。
晦氣,小鬼貓,把人嚇死。

《汝乃天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