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上官婉凝慕景睿
上官婉凝慕景睿 連載中

上官婉凝慕景睿

來源:外網 作者:重生之嬌養瘋批反派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重生之嬌養瘋批反派

前世,她用自己的聰慧才情為他拉攏人心,讓父親和外祖父用朝中權勢助他登上皇位;他登基之日,是他們大婚之期,被她拋棄的未婚夫攻破城門;那個讓她愛入骨髓的男人,為求自保竟然將她當做禮物送出,為了讓她未婚夫放他一條生路,屠她滿門;她在未婚夫身邊待了三年。三年來,他不曾給過她好臉色,只是日日求歡,卻從未給她名分。她帶着滿腔仇恨重生歸來,這一世,她護父母,斗白蓮,殺渣男,發誓要讓害過她的人百倍奉還,但是唯獨……那個冷麵戰神,她指腹為婚的夫婿,是她心中抹不去的傷痕。回憶前世三年相處,算上今生重逢相護,她漸漸明白,那三年,其實是他對她最濃烈的愛!展開

《上官婉凝慕景睿》章節試讀:

還敢命令他做事?

慕景睿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上官婉凝的心裏開始沒底,她和慕景睿事先並沒有商量好,萬一這個時候他甩手走人了,她就難以收場了。

「哈哈,把我拿下?你知不知道我是什麼人?我……啊!」

趙旭話沒說完,慕景睿身形一晃,單手就拎起他的後頸,將他按倒在了桌上。

這裡的變故引起了打手的注意,迅速圍攏了過來。

趙旭畢竟是熟客,打手一擁而上想要救他,被慕景睿打得落花流水。

上官婉凝由始至終都坐在原來的位置巍然不動。

腳下已經是一片哀嚎。

趙旭終於害怕了,吞了吞口水,質問道:「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我說了,賠我這一局棋。」

趙旭從懷裡掏出一張一百兩的銀票拍在桌子上。「夠不夠?」

上官婉凝露出了莫測的笑,搖搖頭說道:「棋局千變萬化,豈是用世俗辦法來賠?我不要銀票,只要你用銅板鋪滿棋局。」

四周圍觀的人發出了竊竊私語的議論之聲。

「這個人是不是傻呀,居然只要銅板?」

「就是,連戶部侍郎的兒子都敢打,一看就是腦子不好使。」

上官婉凝不管別人怎麼看,撿起棋局重新放在桌子上,拿出一個銅板放在了其中一個格子上。

「你看清楚。第一個格子放一個銅板,第二格子是第一個格子的兩倍,第三個格子是第二個格子的兩倍,以此類推。」

趙旭一看他們下的是象棋,挽起袖子自信滿滿。

「來啊,誰怕誰?」趙旭把銀票一甩,「去,給我換成銅板。」

所有人都好奇的圍了上來。

上官婉凝趁着眾人不注意,悄悄的給了紫衣女子一百兩銀子,在她耳邊叮嚀了幾句。

紫衣女子不動聲色的隱沒在了人群中。

不多時,銅板換來了,趙旭原本以為很簡單的事情,可是在賠到第十五格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冒冷汗了。

因為到了十五格的時候,用銅錢換算成銀兩,竟然已經達到了一萬六千三百八十四兩。

「公……公子,已經換不到銅錢了……」隨從過來稟報。

眾人看到堆積成山的銅錢,不由得嘖嘖稱奇。

「銅板沒有了,就用銀子銀票代替吧。」上官婉凝眉梢上揚,露出了得意的笑。

「那……第十六格……三萬兩千七百六十八兩……」

趙旭一聽渾身都打了個哆嗦。

「公子,銀子不夠了……」

趙旭聽聞,一巴掌甩在了隨從的臉上,臉色一沉的彷彿能夠擰出水來。

「怎麼樣?要不要繼續賠啊?」上官婉凝的笑容收斂,變成了獰笑。趙旭,棋盤一共七十二各,現在還僅僅只是十六格。就算把你們趙家所有家產都押上,你也賠不起。」

「你……你……」趙旭被上官婉凝氣得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兩條路,第一,賠銀子。如果你拿不出來就去找你爹,如果你爹拿不出來,那我就去找戶部尚書或者大理寺卿……」

「第二條路呢?」趙旭其實很想一巴掌拍死眼前這個娘娘腔,可是,旁邊那個冷若冰霜的隨從太厲害了,根本就打不過。

「第二條路嘛……」上官婉凝上下打量了趙旭一番,「趙公子的大名我也是有所耳聞的,多少好姑娘被你糟蹋過。我要你自己脫光了衣服到迎春樓門口站一夜,以示悔改。」

趙旭聽完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

這個要求簡直是能要了他的命。

他發瘋一般掀翻了桌子指着上官婉凝惡狠狠的說道:「你們誰幫我打死他,我的一萬多兩銀子就給誰。」

上官婉凝也料到了趙旭沒那麼容易乖乖就範。

她眸光一冷,收起摺扇,聲音都變得陰狠。「姓趙的,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上官婉凝朝着慕景睿看了一眼,慕景睿會意,縱身躍起,一閃身就到了趙旭的面前。

「把眼睛閉上。」

他長劍出鞘之際還不忘叮囑上官婉凝,幾道劍光閃過,趙旭的衣服已經變成了碎片。

圍觀的人哄堂大笑,趙旭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慕景睿撿起他的褲腰帶,將他雙手捆起來,吊在了迎春樓的門口。

「誰敢放他下來,就和他的下場一樣。」

慕景睿的樣子比上官婉凝更加霸道冷酷,所有人看到他都自覺的讓出一條路。

老闆娘見事已至此,不敢明目張胆的得罪了這兩個生面孔的人,只能暗中派人去通知戶部侍郎。

「誒,競投花魁什麼時候開始啊?我們可是都在等如意姑娘呢?」

催促聲讓老闆娘不得已,只好收拾好混亂的二樓,馬上讓歌姬們表演了一段歌舞緩解氣氛,接下來便開始出價競投。

「叫我來幹什麼?」慕景睿嚴肅的看着上官婉凝。

上官婉凝常年養在深閨,對眼前的一切其實也充滿了好奇。

她看着慕景睿眨眨眼,笑道:「我把如意姑娘買下來送給你,怎麼樣?」

慕景睿的眼中寒光一閃,上官婉凝只覺得驟變氣溫驟降。

「上官小姐對我可真好,不但放我自由身,還想着替我成家立業。你是怕我繼續糾纏你嗎?」

「當然不是,我是說……」

「abc 兩第二次了,還有沒有高過abc 兩?」

「五千兩!」上官婉凝志在必得,她所出的高價,引來了一陣唏噓。

慕景睿不再說話,他倒是要看看,上官婉凝究竟在耍什麼花樣。

「如果沒有人高過五千兩,那麼如意姑娘今晚就歸這位公子所有了。」

不知道是價格太高,還是那些人都忌諱着慕景睿,竟然沒有人再出價。

跑堂的把上官婉凝和慕景睿帶去了另外一個房間,恭敬的說道:「二位稍等,如意姑娘馬上就來了。」

跑堂的出去了,房間里只剩下了上官婉凝和慕景睿兩個人,香薰的味道讓人有些迷離,氣氛變得有些曖昧。

「你以前,有沒有來過青樓?」

上官婉凝猝不及防的提問,讓慕景睿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僵了僵。

,co

te

t_

um

《上官婉凝慕景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