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
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 連載中

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

來源:google 作者:高卧北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雲 蘇晚晴

桃源村的廢物上門女婿林雲,意外得到天機玉上古醫術傳承,一朝逆天改命,懸壺濟世,拯救蒼生,讓所有曾經嘲笑和輕視他的人後悔不已山野桃運神醫,專治各種不服對他不屑一顧的女神嬌妻蘇晚晴,也一步步臣服在他的牛仔褲下展開

《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章節試讀:

林大海使勁掙扎,卻無濟於事。

林雲的腳似乎有千鈞巨力,死死踩在他的腦袋上。

被全村公認的廢物如此羞辱,真比殺了他還難受。

「王八蛋,拿開你的臭腳。」

「大海哥,我來救你。」

兩個狗腿子一前一後,向林雲衝去。

林雲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得了天機玉的傳承以後,他已今非昔比。

一股強大的力量,在他身體中涌動。

兩人還沒摸到林雲的衣角,便被踢飛七八米遠。

猶如斷線風箏一般,在空中划出兩道弧線,還帶出一片血花。

落地以後,聲息全無。

林雲的腳,再次重重踩在林大海腦門上,就像從來沒有抬起來過。

孫小雨嚇得花容失色。

在她的印象中,林雲一向溫柔平和,甚至有些懦弱。

他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強大?

好有男子氣概。

再看趴在地上死狗一樣的林大海,算什麼男人?

「牲口,有膽你就弄死我,不然老子把你剁碎了喂狗。」林大海猶自嘴硬。

林雲一把拉起他的右臂,反手一擰。

「啊——」

林大海的慘叫聲,在曠野中傳出老遠。

為什麼?

這還是那個任人欺負的死廢物嗎?

「打得好,有種就再來。」林大海額頭上已經滲出豆大的汗珠,卻還在死撐。

林雲手上用力,伴隨着咔嚓一聲脆響,林大海右臂脫臼。

汗水混合著塵土,將林大海染成了大花臉。

「林雲……林雲兄弟,我錯了,你放過我吧……」

好漢不吃眼前虧,林大海已經疼得氣若遊絲,不得不服軟求饒。

在絕對實力面前,再硬的鴨子嘴,都只是個笑話。

見林雲不答話,林大海又看向林成梁道:「二叔,你幫我求求他,我胳膊還得留着摟女人呢!」

林成梁雖不滿林大海囂張跋扈,但害怕事情鬧大,惹下麻煩,便勸林云:「算了,我又沒傷到哪裡,放他走吧。」

林雲鬆開腳,眼中厲芒一閃,瞪着林大海:「跪着,向我爸道歉。」

林大海不敢違逆,一骨碌爬起,在水泥公路上跪得筆挺。

「二叔,我豬油蒙了心,對您老人家不敬,我知錯了,求你原諒。」

林雲面若寒霜:「磕頭。」

嘭嘭嘭。

三個響頭下來,林大海腦門上已經一片青紫。

林雲伸手拍了拍林大海的胖臉,冷冷道:「回去告訴你爸,他侵佔我爸的家產,我會一筆一筆找他算清。」

「他吃下去的東西,全都得吐出來。」

手臂上劇烈的疼痛,讓林大海平日的威風蕩然無存,唯唯諾諾地點頭。

林成梁嘆了口氣說:「算了,你跟他講這些,他也不懂。」

林大海不過是個敗家子,成天只知道泡妞和花錢,對林成棟的事所知甚少。

「最後再送你一件禮物吧!」

林雲忽然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讓林大海毛骨悚然。

他剛才擰斷林大海的胳膊時,腦海中便浮現出一段信息。

一期梅毒患者,因生活不檢點所致,可用天機玉治療或破壞。

林大海經常流連**所,染上一些奇奇怪怪的病,實屬咎由自取。

林雲將天機玉逆時針轉動一格,選擇了加重病情。

一期梅毒,變成了三期梅毒。

林大海的表情突然變得扭曲,只覺**傳來一股鑽心的疼痛。

從今以後,人生的快樂徹底離他而去。

「林雲,你好像變得不一樣了。」孫小雨一臉震驚地看着林雲。

「你如果有空的話,去醫院做個全身體檢,或許還來得及。」林雲沒有正眼再看孫小雨一眼。

這個勢利拜金的女人,已經不是當初天真無邪的小女孩了。

兩小無猜,終歸是美好的童話。

林雲跨上電動車,載着林成梁絕塵而去。

孫小雨望着林雲的背影,一種複雜的情緒在心底湧起。

「死娘們,還愣着幹嘛?扶老子起來。」林大海的罵聲傳來。

……

回到家裡,林成梁惦記莊稼,當即要下田打農藥。

林雲好說歹說,他才同意再休息兩天。

隔壁的寡婦張秀梅聽說林成梁出院了,提着一籃子雞蛋來看他。

「老不死的,我以為你這次回來,就是個盒子了。」

林成梁呵呵笑道:「張寡婦,老子的命硬得很,不光命硬,其他地方也不差。」

說完以後,他連連朝林雲使眼色。

林雲臉一紅,暗罵一聲老不害臊,剛撿了一條命回來,就惦記那檔子事。

從屋裡出來,林雲在院子里溜達了一圈,隨手摘了個桃子下來。

放進嘴裏一咬,酸水四溢。

他皺了皺眉頭,將剩下的大半個桃子扔出老遠。

這時候,一輛白色的小轎車沿着馬路駛來。

林雲認得車牌號,那是蘇晚晴的車。

蘇晚晴在鎮上的會計事務所上班,現在應該剛下班回來。

她來幹什麼?

車門打開,一條穿着高跟鞋的**,率先映入眼帘。

曲線完美,雪白無暇。

林雲不禁咽了口口水。

緊接着,蘇晚晴整個身軀鑽了出來,帶來一陣香風。

五官精緻,身材玲瓏,不愧是桃源村第一美人。

孫小雨與之相比,遜色許多。

「林雲,我聽說你爸出院了?」

林雲點點頭說:「說來也奇怪,我爸的病突然被醫生治好了。」

他並不打算告訴蘇晚晴實情,因為這件事太過離奇,說出來也沒人信。

「現在醫學真發達,連肝硬化也能治好。」蘇晚晴並沒有深究。

「對了,我轉給你的兩百塊錢,你為什麼沒收?」

林雲笑了笑說:「你指望我拿兩百塊去救我爸的命?」

蘇晚晴板起俏臉:「我也只是個打工的,哪來的二十萬?」

「你是用拒收紅包這種方式,表達對我的不滿?」

她心想,這個男人本事不大,脾氣倒不小。

林雲搖頭:「我當時忙着籌錢治病,沒考慮那麼多。」

「借錢是情分,不借是本分,我沒怪你。」

蘇晚晴嘆了口氣,從後備箱拿出一袋水果。

「我去看看你爸吧!」

林雲趕緊將她攔住,尷尬地說:「現在不太方便,先放院子里吧!」

蘇晚晴探頭望了一眼,將袋子往林雲懷裡一扔:「不識好人心,隨你。」

林雲無意間碰到蘇晚晴的玉手,入手滑膩,柔若無骨。

觸電般的感覺,讓他心馳神盪。

結婚半年以來,他們連手都沒有牽過。

與此同時,一行信息在林雲腦中浮現:右腳扭傷,可用鳳凰單展翅推拿法治療。

「晚晴,你受傷了。」林雲不自覺地瞄了一眼那白皙纖細的腳踝。

「不關你的事,亂瞟什麼?」蘇晚晴俏臉一紅。

《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