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
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 連載中

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

來源:google 作者:沐清知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沐清 沐清知 霸道總裁

【fqxs】正沉思着,「砰」一聲巨響,一個黑影從天而降重重地踩到擋風玻璃上,車身都隨之一顫,隨後從側邊翻滾了下去艹!猝不及防的變故沐清知暗罵了一聲,飛快地踩下剎車,車子與地面尖銳的摩擦聲在耳邊響起...展開

《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章節試讀:


明顯就是在給對方表明立場。

她眸光一轉:「各位,我只是個被挾持的無辜路人,現在我把他交給你們,我可以走了嗎?」

眾人:「……」

你這看起來哪裡是像被挾持的樣子?

刀疤臉若有所思,目光在她臉上遊離,忽然眼冒精光,指着她怪笑了一聲:「嘿,我見過你,你是宋仲鵠的女兒宋清知!」

沐清知原以為遇到熟人,那脫身豈不更簡單?

她心中一喜:「你認識我?」

不知道是誰大聲說了句:「哈?就是那個在姐姐訂婚當晚勾引自己姐夫的宋清知?」

話音一落,無數道炙熱的目光在沐清知的身上來回的掃,彷彿能透過布料看到什麼不該看的似的。

「是吧,這幾天雲城都傳遍了,估計被趕出家門了,雲城也待不下去了吧!」

「穿得這麼保守,看不出來是那麼sao的貨色啊……」

確實保守,白襯衣牛仔褲加小白鞋。

「你不知道,平時越正經的女的……嘿嘿,帶勁着呢!」

帶着侮辱性的猥瑣交流,一句不落地鑽進沐清知的耳朵,事情的真相她再清楚不過,卻攔不住悠悠眾口。

她垂下眼,羽睫纖長濃密,掩蓋住了眼底湧上的暴戾。

她微微偏頭,看向狼狽地跪在地上的男人,又踢了他一腳:「喂,你還行不行?」

眾人內心早已給她打上了各種低俗的標籤,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卻被刻意曲解成了其他意思。

瞬間一群人下流地鬨笑了起來:「美女,他不行,我們行,一會兒去玩玩唄!」

男人被她一腳踹得一歪,忍不住怒火中燒,憤憤地回頭,望進一雙烏黑沉寂的眼,無邊的寒意在其間凝結。

結合他剛剛說的話,他瞬間冷靜了下來。

倆人在無言的對視中,詭異的達成了某種協議。

沐清知再抬頭時,臉上帶了幾分勾人的笑意,將扣到頂的襯衣扣子解了兩顆,姿態隨意而慵懶。

她膩聲道:「好呀,及時行樂,不如現在就玩玩吧……」

本就昳麗的容色,更增添了幾分媚色。

一群玩慣了的男人興奮地吹起了口哨,這麼正的妞兒平時可把不到!

刀疤臉也被周遭的氣氛感染,笑了一聲。

直到目光掃到跪在地上的男人,才想起了正事,暗道果然美色誤人。

他清了清嗓子,正了臉色,對自己的這個沒正形的手下喝道:「玩什麼玩!二少很看重這個人,我們得先把他帶回去!」

說著就自顧自地走到男人面前,準備將他拎起來。

誰知,剛剛還嬌聲邀請他們一起玩的美人,手中的那把槍卻忽然調轉了方向……

「砰——」

槍聲打破了沿海一路的寂靜。

周遭愣了幾秒,小嘍啰們才反應過來:「操,死三八,給我砍死她!「

一伙人也不講什麼江湖道義,掄起武器就圍攻了上來。

沐清知眼前人影一閃,有人舉着刀劈頭砍來,她連眼睛都沒眨一下,直接將兩隻手都受了傷的男人一把拉起來,擋在了自己身前。

男人來不及反應,咬着牙一偏頭,肩膀硬生生受了一刀,發出一聲吃痛地低喘,隨即將那人踹飛。

耳邊傳來三聲震耳欲聾槍聲,離他最近的三人額心血液飛濺,應聲倒下。

好準的槍法!

他一邊躲避着別人忽如其來的攻擊,一邊觀察着沐清知。

只見她下手精準狠辣,身形快得能看到殘影,招招直敵人要害,三兩下就能廢掉一個戰鬥力。

好強!

這身手即使是他全盛時期,也不是對手,對付這群遊手好閒的小嘍啰根本不在話下。

而沐清知終於發現了自己身體的奇特之處——她彷彿像進化了一般,身體更加輕盈,攻擊和移動速度起碼是從前的三倍。

這些人的攻擊在她面前都像是慢速,她輕而易舉就能破解。

男人一身的傷,身手受限,一個不察被踹翻在地。

將他踹翻那個小嘍啰,露出陰險的笑意,舉起刀向他劈過來。

他下意識地閉上了眼,耳邊傳來拳腳打鬥的聲響,預料中的疼痛遲遲沒有到來,他再睜眼那人已經倒飛出去兩米遠,不知死活。

沐清知見他的狼狽模樣,目光裡帶了幾分幸災樂禍,她明知故問:「喂,你還好吧?」

他想起某人將自己當成沙包擋刀的行為,沒好氣地回答:「讓你失望了,我還死不了!」

不多時,對方僅剩下三個人,舉着刀畏懼又防備地看着沐清知。

她異於常人的戰鬥力令他們膽寒。

三人偷偷地交換了眼神,雙腿像安了風火輪,疾步衝上離他們最近的車落荒而逃。

剩下一地的「殘兵敗將」,或在痛苦地**蠕動,或不省人事……

沐清知身形不動,沒有要追的意思。

男人心中猛地跳了一下,只見她偏過頭居高臨下地看着她,薄唇微翹。

她相貌嬌媚,似笑不笑的模樣,像那魅惑人心的妖精。

此時此刻,他哪有心思欣賞美人,他戰鬥力本就不如她,身上還多處受傷,如果她要秋後算賬,他根本無法反抗!

她一步步靠近他,微微俯身,山茶花的香氣蔓延在他鼻間。

他心中警鈴大作,隨即身子一輕——她竟然輕鬆的將他打橫抱了起來!

他瞳孔巨震,難得的聲音焦急又緊張:「喂!你幹什麼!」

昏黃的夕陽下,沐清知垂眸,卷翹纖長的睫毛在下眼瞼投下一抹陰影。

她聲音很輕,像在陳述什麼無關緊要的事一般:「你不是準備跳海嗎?助你一臂之力。」

說話間,就已經抱着他走到了崖邊。

腳下海浪拍打懸崖的聲音格外清晰,海風徐徐吹來,帶着海水獨特的咸腥味,吹起她的鬢髮。

男人心裏湧上強烈的無力感,他急切地勸慰道:「你不要衝動!挾持你是我不對,我不該把你卷進來!但你現在不也沒事,我們好歹也並肩作戰過,你……」

「聒噪。」

沐清知薄唇吐出兩個冰冷的字,抱住男人的手雙也在瞬間鬆開……

救他於刀下是因為他們彼時還是同盟關係,但現在不是了。

她可是個很有原則的人。

她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塵,後知後覺地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車子損壞的錢誰來賠?

***

帝都雲京,司家祖宅。

「宋、清、知……」

司熠塵嘴裏叼着一根未點燃的煙,懶洋洋地靠坐在椅子上,桃花眼半眯,渾身上下透露着矜貴和放蕩不羈。

她也叫清知。


《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