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神城之下
神城之下 連載中

神城之下

來源:google 作者:群山聽懂我悲歡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余長天 其他小說 沈思懿

【無系統】【無後宮】【無敵爽文】你們說,這一到九城是你們的牧場,說聖城與天城是你們的傀儡,你們神城自有你們的驕傲可如今,我余長天在神城之下,便可揮手斬神別說是你們這些所謂的神,就算是天道,我也要一劍斬之我要斬開你們醜惡的嘴臉,讓底城人可呼吸,讓萬千族類自由,讓這世間再無任何不公!從今以後既沒有神,也沒有天道,或者說,我就是這世間唯一的天展開

《神城之下》章節試讀:

其實余穆有考慮過,余長天說的是識海,但是這種事從未聽過。神開境才會代表神識的誕生,這時的識海一片混沌,都無法存儲靈氣,只有到了六城山止境才會開始開拓識海,此後的境界靈氣都會儲於識海了。但是現在的情況是,余長天剛完成筋骨境的修鍊,而且只是境界到了,也從未有戰技,心境磨練,如何能擁有識海呢?

短短一天,發生了這麼多不可思議的事,余穆已經可以改名叫麻木了,他也不再去想這些。

「長天,心法只是參考,可能每個人的實際情況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會有誤差,也不必在意。」

余穆只能給出這麼一個勉強合理的解釋,揉了揉余長天的頭,說道:

「你之前問為什麼臟腑境不修心,這是因為心代表了心境的修鍊。心境越強大,心就愈發不可摧毀,無論是意志上,還是肉體上。這麼說你明白了嗎?」

余長天似懂非懂,心境修鍊既然如此厲害,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去修鍊心境,而在這修鍊肉體。

「這原因有許多,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許多修鍊者終其一生,都沒能進入心境的修鍊,心境之道,難如登天。而且心境與境界的修鍊應該是相輔相成的,否則無論意志如何堅定,哪怕是心臟在肉體意義上不可摧毀,終究是被人拿捏。」

余穆不知道災禍何時會到來,只能在現在把能說的都說完,讓余長天盡量懂得多,讓他更強大。說完便讓余長天自己去品味這幾句話的含義了。

次日,為了讓余長天更加適應自己的境界,余穆又喬裝打扮,帶着他來到了余國國都的斗獸場。

斗獸場位於余國國都最繁華的地段,遠遠望去便能看到那裡人山人海,被圍了個水泄不通,不過作為國主,余穆自有辦法進入。

這裡說是叫斗獸場,其實裏面都是人在對戰。只不過在這裏面的不是戰鬥狂人就是急需用錢的人,而且後者居多,他們都是一群不要命的人,和發狂的獸類沒什麼區別,所以稱之為斗獸場也不為過。

整個斗獸場有三層,分別對應普通人、皮肉和筋骨三個境界,之所以這樣劃分是因為實力差距太大的對決並不好看,不夠吸引觀眾,只能說開斗獸場的人也是很有商業頭腦。

余穆先帶着余長天在二層觀看了一會兒對決,已經讓余長天臉色發白,尤其是看到打的激烈的四肢斷裂,鮮血直流,讓他不禁想吐。這種場景他從未見過,之前一直養在宮中,偶爾出宮也是護衛隨行,這種事從不會發生在他面前。

如果不是萬老的卦象,余穆也不會這麼直接的帶余長天來這種地方,這種地方只有亡命徒才會來。可是面對這未知的災禍,所有的事都要加快進度了,他也等不及余長天去歷練和緩慢的成長了。只要確定了余長天有自保之力,就立刻把他送走。

「長天,在這一層你的實力是完全超出的,不過你從未經過任何的戰鬥和訓練,也只有這一層可以讓我放心了。我已經為你取了號,等輪到你,你就上去吧。」

余穆的一番話讓余長天臉色更白了,他只是個十二歲的孩子,他想不明白為什麼,父親會帶他來這種地方,還要把他送到那群亡命徒的手裡。他扭頭看向父親,身體止不住的顫抖,本以為父親會心軟,可是余穆卻只是面色毫無波瀾的看着他,告訴他必須上去,而且真出事也不會救他。

余長天知道,不上去是不行了,余穆不會讓他就這麼算了,雖然余穆對他一直很好,但也是個說一不二的人,從小就是說了必須做到。

於是余長天強忍噁心與害怕,從通道走了進去。一進去斗獸場,整個觀眾席都沉默了一會兒。雖然余長天喬裝打扮,沒人看出他是太子,可是他十二歲的樣子不會騙人,如此稚嫩。不過下一刻這些賭徒和觀眾更加興奮了,他們來這裡就是找樂子和贏錢的,哪管你幾歲。

「這人看起來就十多歲啊,那我肯定壓對面了哈哈哈,怎麼著都不會虧了。」

「這個小孩不會是得罪人了吧, 看起來白白嫩嫩的,也不像修鍊過的呀,真這麼小就修鍊的哪個不是家族的寶貝。」

觀眾們一邊討論,一邊忙着下注,對於他們來說這只是今天的飯後談資罷了,至於具體什麼情況,誰都懶得去了解。

余長天走到場上,對面是一個中年人,雙眼血紅,渾身破爛不堪。他已經連勝九場了,這場再贏下,他就可以拿到分給他的錢,去請余國最好的醫師救自己的女兒。中年人看着余長天,這個和自己孩子一般大的對手,沒有立刻動作,眼睛稍微恢復清澈。

「孩子,不管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你都可以直接認輸的,我只是為了掙錢救我的女兒,我不想傷害你。」

他很自信,這個小娃娃不會對自己造成傷害,於是開始溝通,他對這個和自己女兒一般年齡孩子產生了憐憫。

可是余長天並沒有任何動作,他不能認輸,余穆不會讓他認輸,而且他既然上來了也不會輕易說放棄。

「來吧。」

他顫抖着說出這兩個字,這兩個字一出口,對面的那男子就沖了上來。

「對不起,但是我沒辦法。」

男子喊出這一句,一拳就直接打到了余長天的臉上將他擊飛了出去,還好他境界更高一層並未受傷。但是余長天從未戰鬥過,面對這狂風暴雨般的攻勢只能拚命閃躲,而男子緊追不捨,每一拳每一腳都是朝着余長天的命門上招呼。這樣的你追我趕讓觀眾不耐煩了,都在喊:

「別跑了,你打啊!」

「慫比!」

此起彼伏的辱罵聲讓余長天也有點氣不過,開始尋找機會反打,反正自己不會受很重的傷。於是他在這拳**加中尋找任何可能的機會反打,對面的男子也生氣了,這人怎麼打不死啊?

慢慢的場上由一追一逃變成了兩個人扭打在一起,余長天沒有什麼技巧和經驗,只靠這不穩定的境界也沒辦法給對面造成損傷,所以就一直抱胳膊抱腿,場上的歡呼聲也越來越熱烈。隨着打鬥的時間越來越久,兩個人的體力都快消耗完了,不過這樣消耗體力反而余長天更佔優勢,對面的中年人有些着急。

「這位大人,應該是家族讓您出來磨練的吧,您肯定不缺這一點錢,但我真的很需要,您認個輸吧,我求您了。」

男子眼見獲勝無望,眼神也漸漸的頹廢了起來,他只能將希望寄託於眼前的余長天身上。余長天聽到男子如此說,又想起一開始這男子對自己的善意,主動停手了。

「我認輸。」

這三個字一出口,裁判立刻宣布了男子的勝利。場上卻是噓聲一片,有的人覺得這是假賽不夠過癮,有的人想賭一把買了余長天,結果賭輸了,於是又是咒罵聲四起。場中的兩人卻沒有被影響,那個男子對着余長天連連道謝。

「本人周立道,大人對我之恩大如天,我無以為報,等小的女兒治好便來投奔大人,為大人做牛做馬。」

說完,周立道急忙的去領錢回家了。

「不對啊,你也沒告訴我怎麼找你啊?」

余長天在心裏腹誹,不過他倒是能理解周立道的心情,也沒有很在意,反正宮中也不乏這種層次的護衛。算了,余長天乾脆就當作無事發生,出了場子找余穆去了。

《神城之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