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盛天皇子
盛天皇子 連載中

盛天皇子

來源:外網 作者:趙錚林芷月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趙錚林芷月

趙錚意外穿越,成為趙國大皇子。本該是世間最大的二世祖,風光無限。開局卻淪為階下囚。受人誣陷、欺凌、無權無勢,更要被置於死地!面對這悲慘處境……趙錚表示,別慫,就是干!既然別人處心積慮想治他於死地。那趙錚只好踏着他們的屍骨,步步登天!展開

《盛天皇子》章節試讀:

「大皇子,萬萬不可啊!」
「趙錚,手足相殘可是死罪,此事若被陛下知曉,罪加一等,可將你就地正法,還不速速放開三皇子!」
眼看趙錚動了殺心,傳旨的老太監急得團團轉,趕忙上前勸阻。
秦學檜更是怒視趙錚,大聲威脅。
生怕趙錚一衝動,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
「咳咳……」
而被趙錚制住的趙嵩,此刻只能勉強呼吸,除了劇烈咳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是生是死,全在趙錚一念之間。
「罪加一等?真是可笑!」
趙錚大笑一聲,臉上毫無懼色:「我本無罪,既然你們非要逼我,那也別怪我不客氣。」
「臨死前還能拉一個墊背的,值了。」
說著,手上一用力,趙嵩四肢拚命掙扎,呼吸也越發急促,似乎隨時都會斷氣。
「住手,快住手!」
秦學檜嚇得臉都白了,連忙大聲阻止。
「大皇子,只要你現在停手,方才的事,就當沒發生過。」
「我保證,一個字也不會傳出去,如何?」
面對趙錚的狠辣,秦學檜只能選擇妥協。
「當沒發生過?秦學檜,你好歹也是刑部尚書,怎麼這麼蠢?」
趙錚輕哼一聲,嘴角划過一絲不屑的笑容。
秦學檜的臉色越發難看了:「那你想怎麼樣?」
「不想怎麼樣!」
趙錚冷冷一笑,看向手中的趙嵩:「現在,跪下給我母妃道歉,說不定本皇子心情好了,可以饒你一條狗命!」
冷冽的話語,熟悉而刺耳。
剛剛趙嵩說的話,趙錚一字不差還給了他。
如此諷刺!
秦學檜一時犯了難,以趙嵩的性子,怎麼可能向容妃下跪道歉?
可還沒等他說話,趙嵩使出吃奶的力氣拚命點頭。
在死亡的恐懼下,他顯然屈服了。
趙錚目光陰沉,一腳踹在他腿彎。
噗通!
趙嵩當即跪倒在容妃面前,窒息的感覺一松,連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膝蓋傳來的劇痛,讓他連跪都跪不穩,好不狼狽。
「開始吧,道歉而已,總不至於讓我教你吧?」
趙錚目光冷峻,一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只要趙嵩敢反悔,他可以隨時把趙嵩拿下。
緩過神的趙嵩恨不得把牙齒咬碎,一張臉和潑了墨一樣,目光幾欲噴火,恨不得把趙錚大卸八塊。
恥辱!
簡直是奇恥大辱!
他堂堂三皇子,何時受過這種侮辱?
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只能生生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
「對,對不起……」
「嘖嘖,堂堂三皇子,居然連道歉都不會?既然你這麼沒誠意,那還是給我墊背吧。」
趙錚話音一冷,右手順勢掐住了趙嵩的脖子。
「別別,我誠心道歉,千萬別……」
趙嵩嚇得渾身一哆嗦,一張臉瞬間白了。
剛剛那種窒息的感覺,離地獄似乎只有一步之遙,他真的不想再感受一次。
「容妃,是我錯了,我不該如此侮辱你,對不起,求求你原諒我吧……」
趙嵩忍着疼痛和屈辱,連連道歉,反倒弄得他面前的容妃手足無措。
看了看趙錚,不知如何是好。
而傳旨的太監和秦學檜,紛紛張大嘴巴,顯然被驚到了。
很難想像,原本是來耀武揚威的三皇子趙嵩,居然被逼到了這種地步。
原來,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趙錚,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這樣可以了吧?」
誰知,趙錚淡淡一笑,搖了搖頭。
「趙錚,你莫非想反悔?」
趙嵩瞪大眼睛,眼睛裏布滿血絲。
趙錚沒有理他,抬頭看向秦學檜:「刑部尚書,你既然來了,就幫本皇子上道摺子吧!就說此案疑點重重,直接定罪未免太過武斷,需發還重審才行!」
「不可能!」
趙錚話音一落,秦學檜還沒說話,倒是趙嵩大叫起來。
趙錚居然還想翻身?
這要求絕不能答應!
「大皇子,人證物證具在,還是陛下親自下旨,此事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
「本官勸你還是認罪伏法吧,也免去不少折磨。」
秦學檜目光陰鷲,想也不想直接拒絕。
趙錚似乎也不意外,忽然笑了笑:「你真要不想寫,本皇子也不勉強你,不過,若是本皇子在太牢里一頭撞死,不知你這刑部尚書,還當不當得下去?」
「這……」
此言一出,秦學檜直接傻眼了。
趙錚拿趙嵩威脅,他可以拒不鬆口。
因為他知道,趙錚絕對不敢真的殺了趙錚。
可他要是真在天牢里一頭撞死,那可就麻煩了。
丟官事小,只怕會落得砍頭的下場。
秦學檜的臉色,就跟便秘一樣,看了一眼趙嵩,不知如何是好。
「罷了,本皇子也不為難你,你下去準備準備,為本皇子收屍吧,只要不太寒酸就好!」
趙錚搖了搖頭,一副生死看淡的架勢。
「別!大皇子既然這麼說,本官寫就是了。」
秦學檜一看趙錚的態度,一咬牙,只能答應。
他仕途半生,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若是毀在這廢皇子手裡,那就太不值了。
趙錚似乎早就料到他會答應,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很好,那就提前謝過尚書大人了!本皇子還要去天牢,兩位自便吧!」
「哼!」
趙嵩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狠狠瞪了一眼趙錚。
也不管秦學檜,轉身就走。
他本是來嘲諷趙錚的,卻反被趙錚耍得團團轉,還被迫跪下道歉。
哪還有臉繼續待下去?
如此奇恥大辱,他絕對不會這麼算了!
秦學檜趕緊追上去,臉色也很不好看,他答應上摺子,相當於把趙嵩給得罪了。
兩邊不討好。
這該死的趙錚,怎的如此難纏?!
「錚兒,你這又何必呢?」
容妃看着趙錚,覺察到兒子的變化,一時感慨萬千,淚眼婆娑。
「母妃,我們本就無罪,為何要認?」
趙錚面容堅毅,語氣不卑不亢。
「母妃放心,我們還有機會,一切都還沒完。」
「既是清白之身,必然能沉冤得雪!」
看着信心滿滿,鏗鏘有力的趙錚,容妃鼻子一酸,眼淚不爭氣的流下。
「好,母妃等着那一天!」
「大皇子,請吧!」
傳旨的太監這才敢上前,語氣也恭敬了不少。
趙錚沒有理會,對着容妃躬身一拜:「母妃切莫消沉,萬萬保重身體,孩兒去了。」
說完,毅然轉身,跟着禁軍前往天牢。
這一去,九死一生,可趙錚沒有選擇。
為了那最後一絲生機,只能搏一搏!

《盛天皇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