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神棍王妃很旺夫
神棍王妃很旺夫 連載中

神棍王妃很旺夫

來源:google 作者:月映鴻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花向雪 鏡夜璃

穿越到這不知名的朝代,原主是個生母早逝,渣爹不仁義的可憐嫡女,被繼母欺負,被下人展開

《神棍王妃很旺夫》章節試讀:

說起花雲錦,本就是花公奉的小妾柳月眉所出,為庶女。
可是在花家卻比這個嫡長女不知道要受寵多少倍,母愛父慈,氣勢足,在花家幾乎也是無法無天。
而花向雪從五歲就失去了母親,從那之後的日子更是一日不如一日,別說是嫡長女了,有時連個上等的丫鬟都不如。
映雪閣里經常是吃了上頓沒下頓,逢年過節孤苦伶仃的吃剩菜。
可這幾日映雪閣不一樣了。
自打花向雪尋了短見需要養身子之後,花公奉便讓人好生照顧着花向雪,妾侍柳月眉更是將好吃好喝的先送到映雪閣。
因此,花雲錦這幾日對花向雪的意見很大!
花雲錦帶着丫鬟走到了花向雪的面前,瞧着她額頭包紮着,斜靠在這裡,吃着水果。
花雲錦的臉色立馬拉了下來—— 「夏蓮,我問你,我的雲錦苑裡為什麼沒有西瓜?」
夏蓮一聽,連忙福了福身,顫抖着聲音道:「小、小姐,眼下還未到西瓜成熟的季節,這西瓜定是昨日顏貴妃送來的,想來、想來是優先送到了映雪閣……」 花雲錦的臉色更為難看了,她瞪了一眼夏蓮,這才對着花向雪冷笑了一聲:「想來你也沒有吃過這麼名貴的水果吧?」
花向雪眨巴着眼睛,看了看花雲錦的衣裳,再瞧瞧自己的,果然區別還是很大的。
這花雲錦的衣裳那是綾羅綢緞,而自己的衣裳呢?
布料瞧着與丫鬟的倒是差不多!
果然,人靠衣裝馬靠鞍啊!
「姐姐我最近身體不適,急需補品補補,這不?
昨天我讓清流去找找太后賞賜給我的補品,可誰知道,竟然不見了?
沒辦法,清流只能將那兩個西瓜給我搬回來,讓我解解饞。
妹妹難不成想吃?
來來來,不用客氣,你我姐妹,自當相互禮讓。」
花向雪笑的是柔弱又禮貌,可緊接著說的話卻讓花雲錦變了色。
「吃完了,妹妹也好幫姐姐查查,什麼人這麼大膽,竟然連太后的賞賜都敢亂動,這,怕不是殺頭大罪吧?」
花向雪說完,看向身邊的清流,眨巴着眼睛。
清流的身子一個激靈,連忙垂下頭不敢看花雲錦:「是、是,這確實是大罪。」
花雲錦心裏一個咯噔,若是普通之物她也就沒有什麼好爭奪的,可是那太后賞賜的補品都是極品之物,她沒有忍住就讓夏蓮全抱回自己的院子了。
眼下花向雪如此一說,她自然是慌了神。
太后她是知曉的,面上慈祥,可是脾氣卻怪異的很,上次也是她不小心激怒了太后這才被降罪,如今提及,心裏還是害怕不已的。
花向雪掃了一眼花雲錦便曉得她的心思了。
這個小丫頭片子,刁鑽任性就罷了,可是這喜怒不形於色的本事還是沒有學會啊!
至少在自己的面前還未能加以掩飾。
「哼,你什麼意思?
不會是想說我拿的吧?
你以為我稀罕嗎?」
花雲錦挑起下顎,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妹妹是不稀罕太后的東西?
哎喲喂——」花向雪被花雲錦嚇得頓時『花容失色』。
花雲錦驚覺自己一時說錯話,這才連忙改口:「我的意思是,我才不稀罕和你爭奪呢!
還有,你不要一口一個妹妹的,我可沒有你這樣的姐姐!
你才不是我姐姐!」
對於花向雪的稱呼,花雲錦更是一臉不屑和噁心。
花向雪倒是毫不在意,低低一笑:「瞧妹妹說的,你難不成不是老爹的女兒?
喲,這事兒,是柳姨娘告訴你的?」
花雲錦沒想到花向雪如此巧言善辯,臉色一黑:「我當然是爹的女兒,你才不是!」
花向雪眼底寒光一閃,卻依舊是笑着看向花雲錦:「若是如此說來,妹妹就應該找爹來說道說道,我若不是,那便更好,這璃王府我也自然可以不用去了,否則,他可是欺君——」 花雲錦:「……」 她沒想到花向雪會如此說,更是沒有想到每次見到花向雪都能將對方打擊的體無完膚的自己也會敗下陣來。
她氣得跺了跺腳,然後扭頭就走:「夏蓮,我們走!」
見花雲錦竟然這樣就走了,清流有些震驚的看着花向雪:「大小姐,這——」 花向雪嘆了口氣,輕輕的搖搖頭,閉上眼睛:「清流啊,瞧瞧,性子急的人就是這般,我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她,今日她眉心偏暗,怕是有點小意外啊!」
花向雪的話音才落不久,就聽見前面不遠處有人驚慌的喊着:「不好了,不好了,二小姐落水了,快來救人啊——」  

《神棍王妃很旺夫》章節目錄: